我的陌生網絡好友

作者: 用戶 最後更新: 09/08/2017
在這個年代每個人都有或多或少的網友吧,我也是這幾千萬人中的一份子。
雖然說班上的朋友多半是用FACEBOOK結識外國的網友,而我卻是基本上交的都是中國的網友。
這得說到中二時那時候有一個很熟稔的朋友介紹我一個叫QQ的程式,至今我還不能自拔。
從主群轉到其他成員開的群,眨眼間就4年過去了,我認識的網友是真的不少但能夠聊上好一段時間的真的不多。
其中就有一個我叫他做弟弟的網友,以下就先叫作小晨。
在我們這個群裡最出名的話題就是手遊的王者榮耀,而我和小晨就是最常引起話題的群成員。
我的常用角是王昭君就是用來控人的,而他用的是李白或是馬可,基本上我放了一個技能一在一旁gank的他就會上前收人頭。
所以很多時間我們不管是打排位還是匹配都會找上對方一起玩。
我們兩個的親密度是已經爆滿的、而關係就是「閨蜜」,這是因為他說和女性朋友玩就會開「閩蜜」的關係。
由於我們兩個常常一起出動,每場對決要是他在我就會在,他不在我也不會打,這樣的連繫就被我們群的人叫我們做「拍檔」。
至於認識了這麼久為什麼還只是拍檔的關係而沒有友情以上的感覺,這得說到他並不喜歡網戀這一回事,所以我也不太敢說向他告白或是說到更深的關係。
畢竟我們兩個人住的地方也是滿遠距離的。
就算我是真的喜歡他也不敢想太多。
我們兩個合作是真的很好,而他的個性也是我喜歡的那種比較爽快中帶點腹黑的感覺,畢竟認識了3年多他的事我基本上都清楚。
整天不是在玩遊戲就是在QQ聊天,話題由下廚到遊戲或學習都有,可以說是想到什麼就聊什麼都不會靜下來的。
本來還想著一直都會維持著好朋友的關係,一天他問了我一個問題。
小晨︰我有一個女性朋友很喜歡,你說我向不向她告白好?
該不會是?
我︰你想就告白唄,對方是怎樣的一個人?
小晨︰是我班上的一個同學,她就是很溫柔而且廚藝還很好,上次我生日她送我的餅乾好吃極了!
看到這個地方我也只是呵呵地笑了。
我︰你喜歡她就告白啦,反正你的條件也不是差。
嗯,小晨這個人身高有175長相也是滿好的,還會彈鋼琴什麼的所以其實在我們群中是滿受女生歡迎的。
可是她們都不太敢說找小晨私聊因為會有我這「姐姐」把關嘛。
小晨︰可是我不敢去告白,要是告了後她不喜歡我怎麼辦?
我︰明天不是愚人節嗎你就去告個白,要是成功那就好了要是她拒絕你就說句愚人節快樂不就好了嗎?
小晨︰對哦!
而這個時候我的心裡是默默地祝福著他不會成功。
隔天他發來了一條訊息,「我成功了!」。
當時我的心徹底地涼了。
他發給我告白的對話什麼的,還有兩個情侶頭像問我哪個比較好,我也只是輕輕地笑了說你們自己選吧。
這個時候我心裡的感覺就是那種、想哭但眼淚只在眼眶打滾掉不下來的感覺。
而且我也不可以在這個時候哭啦,畢竟是我鼓勵他的嘛!
他把那個女生也拉到群裡來,整天就是秀著恩愛。
順帶一提從他女友的空間裡會看到一堆他們的合照,還有不少是比較親暱的,這個大概就是現實中談情的幸福吧?
那個女生就是那種很典型的黑長直也是比較文靜的那種,和我這個整天在男生當中打混的假小子不一樣。
這種女生比較受歡迎吧?
看著他們一天天的聊天,群裡的話題也開始轉移到他們兩個身上,遊戲什麼的已經不重要了。
現在大家口中說最多的不是「拍檔」的精彩而是「情侶」的恩愛。
成為了現實自然玩遊戲的時間就會少了,而我這個「弟弟」就再也不陪我玩遊戲了,就算玩也只是數天來一局但不到一會又說「我去陪女友」就消失了。
每當看到這個情況我勾起的嘴角都會下垂著可是也只是無可奈何地接受了。
嘛、「女友」比「姐姐」重要嘛。
看著「離線中」三字我就只是默默地點下了「退出遊戲」。
沒有他在的遊戲顯得特別的無聊。
過了好一段時間我們靜了下來,友誼的巨輪也沒有了。
靜靜地看著置頂的那個人天天換著不一樣的情侶頭像,每次看到新的頭像就會希望這個是普通的而不是情侶用的。
這個也許是我自己小小的私心吧,總是希望他們會吵架然後分手。
再次聊起來是凱的出現,新角色出現我們就在聊天看看對方覺得怎麼樣。
可是這種愉快的氣氛過不了多長時間,又是一天他發來了一句「我女友吃醋了怎麼辦」。
看到這一句我的心也是哇涼哇涼的。
小晨︰她說我和你太近了所以不開心了,你也懂、女生就是想得比較多啦。
我︰我懂我懂,我以後不再找你就好了吧?
小晨︰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不要太近就可以。
我︰她擔心我是喜歡你什麼的吧?
小晨︰。。。對
我︰她完全的沒想錯呢,我是真的喜歡你呢,要是你沒向她告白大概我就向你告白了呢!
小晨︰。。。
我︰我是開玩笑的啦!
小晨︰那就好
我︰而且我才不會喜歡你,你都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小晨︰不會就更好了
「更、好」嗎?
看著他的回答我只是輕輕地勾起嘴角,打滾已久的眼淚慢慢地從眼尾流下來了。
把手肘放在頭上我咬著下唇強忍著掉下來的淚水。
沒錯、我只是一個「姐姐」怎樣也不會有你那個「女友」要來得重要。
不管說多少我也只是網路上的一個朋友而不是在現實中的朋友。
只是我想太多了。
也許要是一開始我敢鼓起勇氣向你表白現在站在你身旁的人會是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