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參賽細則 得獎作品名單 得獎作品欣賞 詩學講座 詩意朗誦頒獎禮

小學組 中學組 公開組
 


 

舊電池 作者:偷吻杜魯福
學校:香港管理專業協會羅桂祥中學
...............................................................................................
  某次從網上看到「舊電池」這個名稱,心生好奇。



  「港英舊電池」意指那些港英時代遺留下來的人士,這些人的特點是在港英年代非常親英國政府,對總督唯命是從,對英女皇堅決擁護。



  「舊電池」的「電力」來自港英政府,英國人光榮撤退以後,舊電池的電力也就宣告耗盡。以後的日子如何,就看舊電池的取態了。有些,比如說陳方安生,本來還是作公務員之首,帶著一眾公務員竭力維護政府的。禽流感事件中力稱無人需為忽視疫情問責辭職,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可是在特區政府要求之下,作為公務員首長的陳方安生還是多次與特區政府對著幹,民意更遠高於行政長官。陳方安生最後由於有心人的流言,加上中方本身對港英舊電池不信任而提早求去。自此以後特區政府積極搞出了個問責制,削去政務司司長之權力,一如宋代皇帝把宰相之用人權、預聞政事權等一一削去(在問責制之後各部長均可直接向行政長官提出政事而無需經過政務司、新設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統領公務員隊伍等)。



  陳方安生的例子顯示出香港染紅了之後港英舊電池的失勢。要向前走,就只好充充電,換上新電池重新上路。不少人一早已經看見中國接手香港後,自己的「電力」將會耗盡的圖畫,因此早在回歸前已經轉投中方陣營,來個忽然愛國,為電池充充電。



  這些人可多的是,今天政壇上的親中人士,不少也只是些忽然愛國的舊電池,二十年前還是竭力效忠港英,打著「民主抗共」的幌子,今天竟然也高喊愛國愛港、和諧社會,面目轉變之大可說是神乎其技,埋沒良心之力稱得上超人一等。有些人時常覺得民建聯所有人都最無恥,其實不盡然,我個人就認為這些舊電池比始終如一的愛國者更無恥。建制派中根正苗紅,真心喜愛共產黨的人,大概還是值得我們去尊重,至少他們真心向黨,真心愛國,比那些為了錢或者其他非金錢回報而掩著良心挺共的鬼卒,情操可說是高尚得多。



  這篇文就是介紹這些忽然愛國的舊電池,看這些鬼卒如何成為「變色龍」、「舊電池」。這些人多的是。早年非常出名,而且接近第一批投靠紅色陣營的,應該是羅德丞等人。羅德丞極愛「國」,一時愛英國一時愛中國。中英談判之際,他極力為香港人爭取居英權,更出資成立「太平門公司」為香港人爭取移民英國。1985 年,即中英達成共識之後的一年,羅氏便變了臉,辭去行政局及立法局的公職,轉為向中方獻媚,再過一年,即 1986 年即成基本法起草委員之一。及後,羅氏繼續為黨服務,1989 年提出在立法會內「分組點票」的制度,獲中方採納,立法會從此被廢了一半武功。同一年年底更獲時任國務院總理李鵬接見,在舊電池中風頭可謂一時無兩。及後更愛國愛到放棄英藉,轉拿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



  看到這裡,可能還是覺得羅氏真心愛國,但是當羅氏 1996 年宣佈有意參選特首,並沒有獲得中共的支持以後,迅即在政壇上消失的事蹟來看,似乎還是一名見風駛陀之人。看見英方要放棄香港,就暗中向共示愛。愛國愛到要當特首,主子的心裡卻不信任舊電池,從此在政壇銷聲匿跡,真心還是假腸一窺便知。



  羅德丞以後,譚惠珠、范徐麗泰等舊電池便明顯低了一級,不懂審時度勢。在中英談判時,這些人都落力為香港爭取權益,抱著行政局成員身份向中方爭取再爭取,更推銷香港「公司方案」、「主權治權」等今天看來這些人不可能會做的事情。到了一個地步,他們得知英國已決意放棄香港,竟然傷心不已。根據另一舊電池鍾士元之回憶錄所指出,范徐麗泰在尤德總督宣佈英國撤離香港的事實時更加低頭落淚。



  如此種種,對照今天他們的身份,就更加可笑。我們怎能想像一個自稱愛國愛港,被視為親共人士的人當年為了英國撒走而傷心垂淚?當插頭的保險絲由藍色變成了紅色,插頭插著的一粒粒舊電池也就煥然一新,忽然愛上了共產黨。仍然愛國,只是那個國已經由大英帝國變成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效忠的也由女皇換成主席了。



  我相信隨著中華人民共和國(貌似今天連「中共」也成貶義詞了,為了政治正確只好正名,但我想中共應該反思為何一個簡稱會帶有貶義)在香港的影響力不斷增加,忽然愛國的港英舊電池只會有增無減。下一個是誰?會是 1994 年就劉慧卿立法局全面直選方案投下棄權票的人嗎?還是當年與民主黨不相上下,今天可以上北京看國慶匯演的人?不知道。或許今次最激烈的人,明天會突然成為變色龍。政治就是這樣的充滿不可預測性。正如 1994 年的立法局辯論之中,民建聯宣稱 2007 年可以全面直選,自由黨指出根據基本法 2004 年可以體現全面民主,今年已經是 2010 年了,咦?為甚麼呢?原來主子開個會,就連「基本法早已就民主發展的進程作出規定,不容許民主發展停滯不前、而全面民主將會在第三屆立法會選舉中體現,即二零零三年」都可以拋棄,何承天議員你記得當年代表自由黨在會議廳上說過的話嗎?譚耀宗議員又如何?蔡素玉議員又怎樣?



  也許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志向,電力耗盡有些人會選擇言退,有些人會選擇要新主子為自己充電從而延壽,然而無論如何,做事也不能太過份、說話也不能太過份。劉迺強、譚惠珠等人,身為共人卻忘記自己舊電池的一頁,竟敢天天大放厥詞,是當香港人全部失憶的嗎?日子雖然過去了二十年,但你們所作所為史書還是會記下的。



  這很可能就是中共害怕歷史的原因。她不願意面對歷史,因為出爾反爾、埋沒良知是她的本質。
...............................................................................................
瀏覽人次: 1634

上一則作品 目錄 下一則作品


讀者評語
總共有 0 個意見 評語

讀者 評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