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精選 

當你老了,換我陪你

系列: 作者: 曹毛 最後更新: 13/04/2021
至我出生以來她一直都在。

       我又回到過去的屋邨,屋裏的燈彷彿一直亮起,沒有一刻熄滅。我仰望夜空,明月高掛星空相伴,不禁讓我回想起她那清徹的雙眸,美豔動人,一旁綠意盎然,枝葉婆娑,陣陣芳香撲鼻,就像她身上獨有的花香,藤蔓相互糾纏繞著樹幹,宛如她背後的馬尾烏黑亮麗。我踽踽而行慢慢地往舊居去,傳來陣陣飯菜香叫人食指大動,饑腸轆轆,不禁讓我懷念她的一手好菜,記得小時候爸媽總不在身旁,我與好友玩到深夜才返家,她夜夜俯視窗外看我何時回來,剛看見我的身影便火急火燎翻熱飯菜,每餐都是三餸一湯從不例外也鮮有重複,每當我想吃甚麼,凡是她可以便會煮給我吃,記得有一次我給她出了道難題,是新鮮活雞,不知何時我已經沒吃過鮮嫩的雞了,她差不多跑遍整個香港也要給我找來,那天同學們也上我家聚餐,滿山滿谷的九大簋鋪滿長長的飯桌,同學們狼吞虎嚥,對我投放羨慕的眼光,我也是自豪啊!那次以後同學們總籍口上我家,為的只是打一頓牙祭,瘋狂過後她都會默默收拾毫不怨言,還帶着微笑。然而這畫面已不復見了,我走到快餐連鎖店點同一樣的食物,店員不耐煩的臉,味道始終是變了,我也沒吃下去的心思了。

        她的話也不多,很多事物盡在不言中。我走進她的房間,堆積如山的舊物品,我總讓她收拾收拾但她總説這樣有用,那樣有用的,後來我也就放棄了,一箱箱堆滿房間與塵埃飛舞,那箱有點面熟,是我兒時的玩具箱,真讓人懷念,我襁褓之年她在嬰兒床與我共享天倫之樂,可惜時光匆匆飛逝,留也留不住,這些玩意她也沒有丟掉,仔細地藏起來。抽屜裏有一罐藍罐曲奇餅盒,她從不讓我碰,可笑的是那是我送她的,是我第一次領薪水滿心歡喜買了一盒給她,她是視如珍寶,一直捨不得吃直至快過期她才吃掉,罐子也沒有扔一直留着,該是放她最珍貴的東西,打開蓋來一陣曲奇味撲鼻而來,兩張照片、一封信和一隻金鐲,一張是她年輕時和我拍的照,一張是我們家的大合照她也在一旁,信是給我的內容就不多說了,她認識的字不多,不過在我一旁觀察,加上不斷嘗試也夠寫封信了,金鐲是從小便伴着她的,在最窮困潦倒的日子也不會賣,聽説是她家人留給她的,信中提到金鐲給我了,我與她也算是相依為命,床頭擺着一幅照片,是她與我家的貓suki的合照。

       瞥見角落裏的輪椅,她老了,很多事情力不從心,腿也不利索,難以服侍我了,於是她決意辭職,我勸也勸不住了。剛開始我是無所適從,大概是多年來被她寵壞了,家裏的電器一概不會用,每件事都要親力親為,還得從頭學過,真是累死了,她讓我送她去老人院自生自滅,以免拖我後腿,可我怎麼捨得呢,就讓她在家裏住上一陣子,可我還是忙啊也沒有時間陪伴她,於是她成了獨居老人,後來我領養了一隻貓,家裏才有了點生氣。忽然有一天我開門回家,一佝僂人影倒在地上,我頓時手足無措,她中風了,我自覺不能自私的把她留在身旁,便尋尋覓覓找一間較好的老人院,她臉上掛着不放心,定要找到人服侍我才能把懸着的心放下,可千挑萬選沒人能通過她這關,以她的要求一輩子也找不到人,她在老人院與其他人關係也不錯,常常跟人玩樂,她獨愛貓於是我千方百計想方設法也要把家裏的貓送過去,我也會盡量抽時間去陪伴她,她寧願拿着拐杖踉蹌蹣跚而行也不願坐輪椅,她覺得坐輪椅就成廢人了,可後來她的身體機能逐漸下降,不得不坐輪椅了,她滿臉沮喪,於是每逢週末我都會推着輪椅帶她四處去,逛逛街啊,喝喝茶啊,聊聊天啊⋯⋯,有時我們也會通電話,可她總是不肯多聊,讓我去忙吧便亟亟斷線。

       秋風起,青草黃了,綠葉快掉了,樹上僅餘禿枝。再一次見面亦是最後一次已是在醫院了,聽到她病情惡化,我急忙從外地回港,未待多久又匆忙走了,頭髮如白雪暟暟,兩鬢如霜,皺紋一道挨着一道,瘦削的背形,唯有清徹的雙眸不變,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她說若能回鄉看看,此生便算是無憾了,我將她葬到她的故鄉,也算是完了她的心願。每當明月高掛之時,我總會想起她,久久不能忘懷。

       不是親人卻被親人更親,她就是-桃姐。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