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傳:奇遇

系列: 禁忌 作者: 用戶 最後更新: 04/12/2019

一九四一年十月二十五日,日軍攻陷香港。在半島酒店內,我眼看香港現已被全面攻陷,英軍全被日軍俘虜,自己的港督府也被日軍長官強行佔領。在走投無路,四面楚歌的情況下,我震抖着拿起木桌上的鋼筆,在絕望的投降協議書上簽名。我,令到大英帝國的威名受損。等到他日戰爭結束之時,我還有什麼顏面去見大英子民呢?

        「哈哈,各位親愛的香港市民。從今天開始,我們日本人將代替英國佬接管,帶領香港走向一個光輝燦爛的未來!」日本長官的一聲宣布,也代表着香港的黑暗時代正式開始。街頭上,閃爍的聖誕燈飾熄滅了,蒼綠的聖誕樹搬走了,悅耳的聖誕頌歌耶停播了。哀悼的鐘聲,一遍又一遍地被敲響,大聲宣告着香港的末日。今天,是命運扭轉的一天,是黑色聖誕節,也是香港淪陷的一天。

        我被日軍帶進收押所, 等候之後的處置。我望着鐵欄外的風景,那一片波光粼粼,碧波蕩漾的大海。我傾聽着大海的哭泣,海面上漸漸激起千層浪,波濤洶湧,一波接一波地淹沒了我。我瑟縮在牢房的一角,在紛擾的海濤聲下,靜靜地合上眼簾。

        熹微的晨光溫柔地喚醒了我,視覺給予我存在的證據。映入眼簾的第一個景象,就是一片綠草如茵的大地。草地上,隱藏了好幾部的樣奇怪物體,向着土地不斷地噴出又長又遠的水柱。四周都有一些平民在休憩玩耍,活潑的小孩在追逐水花,白髮斑斑的老人躺臥在草地上曬太陽。這,是我夢中的天堂嗎?囚禁我的牢房,為何會消失得無影無蹤?

        另外,不知為何,我的旁邊還有一份地圖,一張黑白相,我的隨從艾力和一位不認識的中國隨從。我拍醒艾力,問他這是哪裏,他說不知道。這時,中國人隨從用流利的普通話跟我說:「港督大人,依我看這裏是不曾存在的陸地。身後數十米的地方倒早已經填了海,不過……難道港督大人你悄悄地填了?」

        我看着這片不存在的陸地,不存在的海岸線,疑惑地搖了搖頭。為什麼?現在,不是正在戰爭嗎?為什麼會如此風平浪靜……

        艾力慢慢地站了起來,上次去詢問前面的老婆婆這是什麼地方。這位華髮蘑菇頭,厚厚的金色圓形眼鏡,乾癟的櫻桃小嘴,結結巴巴地回答道:「喂鬼佬,昨天玩服裝秀玩到累昏了嗎?這裡是西營盤的中山紀念公園呀!」艾力若有所思地點頭。此時,後面的我和中國隨從都走了過來。老婆婆看見這位中國隨從,忽然心頭一震。看見了我,更是嚇得攤到在地上。我慌忙去問候他,老婆婆冷靜一會兒之後說:「不,其實我有密集恐懼症,人一多就膽戰心驚。」他看着我們三人非常迷惘的樣子,忽然想到了一些東西,道:「嗯,不如這樣,反正我整天無所事事,不如我們坐在海傍慢慢聊,幫你們清除釐清疑惑吧。」

        老婆婆帶着我們三人來到海濱長廊,坐在一張古色古香的木椅上。我望着這個看似熟悉,但又非常陌生的維多利亞港。平靜的海面上,似乎不再那麼乾淨,多了一些奇怪的垃圾。白色絲帶在海面上飄來飄去,斷斷續續。不時會有各式各樣的輪船駛過,噴出幾丈高的白浪。對岸,是非常密集的高樓大廈。上空中,偶爾有大型飛機在上空飛行,不過並非從啟德飛過來。這,真的是我所認識的那個香港嗎?

        坐在旁邊的老婆婆,不急不慌地自我介紹道:「你好,歡迎來到中共秘密情報局的二一一七號實驗。你們已被催眠來到一個未來的幻想香港,希望你們能在七日內好好生活,好好思考一下香港未來的去向。」

        我正想提問時,老婆婆繼續說:「為免引起恐慌,你們先穿上這個時代的衣服吧。反正我家是開服裝店的,就先借給你們七天吧。」說着,老婆婆帶我們離開中山紀念公園,穿過長長的行人天橋,來到西營盤。我拿起地圖,圖中的街道和這個時空差不多,不過就是大廈建高了許多,而且多了一些未見過的連鎖店。滄海桑田,日新月異。此時此刻,我彷彿穿梭到如假包換的未來香港,一個漸漸失去過去影子的香港。電車猶在,但已經變得面目全非了。由單層到到雙層,無冷氣到有冷氣。馬路上,多了很多巴士、的士和私家車,比之前繁忙得多。香港,在短短七十多年間迅速發展,變得面目全非了。

        老婆婆帶着我們穿街過巷,兜兜轉轉,走了許久才到第達一個隱蔽的地舖。老婆婆還說,我們會在她家中住七天,然後回到最初醒來的那片草地離開未來香港幻境。我帶着興奮不已,但又憂心忡忡的心情開始這個奇幻的一星期。

        第一天,我們散步到鄰近的中環參觀。昔日的主要商業中心,跟現在的中環比太遜色了。昔日的中環,三四層的英色紅磚建築林立,已經是一個繁榮的地方。現在的中環,三四十層高的巨型時尚摩天大廈矗立,有中銀大廈、匯豐大廈、以及今昔非比的太子大廈,比以前更繁榮,更興盛。街道上隨處可見各種名牌商店,外籍人士在中環穿梭,一斑斑整齊的白領工人為工作疲於奔命,生活節奏極快。最神奇的是,他們個個都拿着一種奇怪的裝置使勁地戳着。我特意去看一下今日港督府的模樣,一回到那條熟悉的下亞厘畢道。才發現已改名為禮賓府了,不過就是更大更漂亮,也不再是我的家了。這個時代,真的令我大開眼界,也令人感慨萬千。

        第二天,我留在老婆婆的家中探索這部神奇裝置。聽老婆婆說,這部神奇裝置名叫手機,包含了眾多功能的電子設備,如拍照、錄音、照明、記錄等等,當中最神奇的兩項功能就會是上網和下載程式。老婆婆解釋道,在我身處的時間後再過四年就出現第一部電腦ENIAC, 五十二年後後出現第一部手機IBM Simon,網際網路也在同期開始急速發展。網絡是一個全新的電子世界,人們可以在這個世界內任意存取資訊,實現即時通訊和交流。程式就是一個精心設計的電子程式,不同的程式有着不同的功能,如休閑、遊戲、教育等等。這個時代的科技令我大開眼界,科技已經進步到另一個次元,另一個境界了。

        第三天,老婆婆帶我們去歷史博物館,順便觀賞一下現代的維多利亞港。我們從西營盤走到灣仔,我才經過今日的維多利亞港已經變得面目全非了。在這個時空中,維港不斷被被填平,變得越來越窄。我拿起手上的地圖和現在的維港對比一下,原來今天的維港面積只剩下以前的約六成而已。之後,我們漫步到灣仔搭天星渡輪到對岸的尖沙咀。而現在尖沙咀變得跟中環一樣繁華了。殘餘的歷史痕跡,就只有當年九廣鐵路尖沙嘴站的那座鐘樓依然屹立不倒。我們沿著新穎的海傍,再次觀賞着維港兩岸的壯觀天際線。歷史博物館內有香港不同時代的展館,有史前時代、漢朝、唐朝、英殖時期等等。我們沿着一個又一個展館穿梭着,重新回顧一次香港歷史。在英殖時期的展館裡,不知為何楊慕琦港督的展板被布蓋着了。在日佔時期之後,香港不斷接收大量的難民,人口迅速增加。從捕魚,穿膠花,到今天在寫字樓工作,香港從一個小漁村蛻變成一個嶄新的國際大都會。不過,那個在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的香港,未來是否真的如此美好?我的未來,將會如何呢?

        第四天,我們去深水埗觀察,因為據老婆婆說深水埗是跟香港最貧窮的地方之一。我們乘坐港鐵前往深水埗,從入口踏進神秘地下通道,在錯綜複雜的鐵路網絡穿梭,之後再從出口走回地面。港鐵列車又靜又快,車站大堂也是寬敞舒適。想不到二零一八年五月五日的香港,是一個如此發達的城市。然而,走進深水埗之時,我看到的是跟中環和尖沙咀截然不同的一番景象。一條條密集的橫街窄巷,佈滿了五六層高的殘舊唐樓。天橋底下的隱蔽角落,住了不少流浪者和露宿者。他們都在簡陋的小木屋內居住,水電煤樣樣欠奉,衛生環境也非常惡劣。瘦骨嶙峋的老人推着一車車紙皮,略盡綿力靠糊口過活。儘管一個城市再光鮮,總會有它的黑暗面。我用老婆婆借的手機上網查一查資料,發現香港是全世界最難負擔樓價的城市,現多人最少要不吃不喝十八年才能賺夠錢買樓!我想起自己還在做港督的時候,只顧吃喝玩樂,甚少下區視察民情。當我離開這個環境,回到真實的香港之時,我是否應多些留意市民的需要,略盡綿力服務香港呢?

        第五天,我們在老婆婆的家中看電視,認識一下香港現今的政治局勢。香港在一九九七年回歸祖國,實行一國兩制。然而,中國只承諾一國兩制維持五十年不變,那麼是不是表示香港將於二零四七年被中國政府全面接管?自從一九九七年之後,香港的司法和立法制度不斷地受到衝擊,民主制度也日益衰落。從中國人大八三一決議、佔中事件、到銅鑼灣書店事件和立法會議員DQ風波,都不難看出中國大陸的勢力正在一點一點地蠶食香港,情況岌岌可危。電視播出你了五月五日的立法會泛民派議員許智峯搶手機事件,建制派議員紛紛狂轟他行為嚴重失當,應該引咎辭職。我去追問老婆婆,才知道立法會內的建制派議員所做的勾當都被政府包庇,只因他們支持政府。相反,反對政府的泛民派議員,做錯了一點芝麻綠豆小事就被他們小事化大,動輒就要他們離開立法會。我不禁莞爾,為何香港表面上歌舞昇平,繁榮安定,卻又危機四伏,民主倒退。究竟,我們香港的未來,會變得如何撲朔迷離,糾纏不清呢?

        第六天,我的中國隨從說想了解一下現在全球的情況,於是老婆婆就上網找一部紀錄片向我們介紹現在的全球局勢。片中說到自從第二次世界大戰竹結束後,冷戰開始,聯合國也在此時成立。在美俄長期的對峙結束後,各國殖民地陸續復國,科技日益昌明,世界重歸和平。然而,隨着技術進步,伴隨的是新的危機紛至遝來。人口爆炸,過度開採,使全球面臨資源短缺危機。單是最基本的清潔食水,就已被九個國家佔據六成。隨着人的壽命提高,以及因全球暖化造成的反常天氣破壞農作物,都使糧食危機日益嚴峻。如果世界維持目前的人口增長速度,數十年後將會有十數億人三餐不繼,千萬人死於饑荒。石油等能源也會越來越貴,引發全球性的暴亂。現在這一刻的世界,是整個人類歷史上最危險的年代。在大自然的反撲面前,人類與芻狗般脆弱,無能為力。我們,還有機會可以再過去做一些補救,改變這個危機四伏的未來嗎?

        第七天,時限已到,差不多要離開幻境了。在這個幻境生活了七天之後,各種思緒在我的腦海裏翻滾不停,起伏無間。我們認為無足輕重的舉動,都有可能對未來的世界產生巨大的變動。今天不關好滴水的水龍頭,遲早有一日會造成洪災。身為港督的我,也應該要好好思考一下香港的未來,以及回去之後該做的事了。老婆婆帶我們離開服裝店,走過長長的天橋和繁忙的馬路,回到中山紀念公園的那片草地。在微風吹拂之下,我們默默地和老婆婆告別,溫柔地合上眼睛。

         一九四五年九月二十八日,我在奉天俘虜收容所醒來。四野之內,渺無人煙。沙塵滾滾,清風颯颯。我孤身一人在收容所內無助地等待着救援。一小時,兩小時, 四小時, 八小時……皎潔的月光高掛蒼天,穹蒼的星辰忽隱忽現。在遠處的地平線上,出現了一群騎着駿馬的人奔馳過來。似乎,我的使命,遠遠還未結束呢…… 

        「報告,我是嚴磊山,我們從一九四一年十月二十五日穿梭到二零一八年五月五日的香港,渡過七日後回到今天。」中國某處的中共高層會心微笑着道:「嗯,很好,想不到花了七十七年的實驗,竟然奇蹟地成功了。那麼,在那個時空中接待你們的是誰?」嚴磊山道:「是一個叫嚴文鳳的老女人。」中央高層道:「好,那麼我們就等多七十三年,到了二零一八年再檢討實驗吧,再見。」中共高層放下電話筒,想像著那個遙遠的未來,到底是一番怎樣的景象。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二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接過二一一七號機密實驗的報告,讚許地點了點頭道:「很好,這樣一來,時空穿梭的技術一定能大派用場。哼,那個老女人,除了毁滅世界外,還是有利用價值嘛……嚴氏父女,恭喜你們為我國作出巨大的貢獻,我個技術必定突飛猛進,實現絕對的管治了。哈哈哈……」

        香港中山紀念公園草地上,老婆婆仰望藍天,暗自喃喃道:「父親,想不到你當年說在未來香港遇見的老婆婆,就是你自己的女兒啊。哈,人活得越久,遇到的有趣事情就會越多啊。這樣一來,我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也算是仁至義盡了。伊卡洛斯,如果你還在世,你會如何想呢……」老婆婆倚天長嘆,那傳奇般的大半生,再次漸漸浮現……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