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的留言

作者: 用戶 最後更新: 10/11/2019

昨天夜裡,我仿佛發了一場可怕的噩夢,一場使我現在仍心有餘悸的噩夢。當他身體往前傾斜的一瞬間,我的心徹底停頓了。只要再遲多一秒鐘,無邊的夜空就會為他默哀。

    但也許,若我看不見那則昨夜的留言,我會後悔一輩子。

    近這幾個月來,我城已經變成一座不晴之城,有一股比夜空更深邃的黑暗牢牢地籠罩著這城。一次偶然卻又不意外的事件,輕輕一插,便戳破人民的情緒臨界點。憤怒、怨恨、失望,各種壓抑已久的情緒如海嘯般傾瀉而出,席卷此城。對政府的失望,化為一發不可收拾的遊行、示威、暴動。理性的底線一再淪陷,不可能的幻想一再打破。在短短幾個月內,我城已完全改頭換面,化為一座抗爭之城。不,也許更確切地說,它只是誠實地展示了自己隱藏的一面,狠狠地撕破那層輕薄的假象而已。我城的模樣,鮮血淋漓,卻又無比真實。也許,我們一直都知道真相,只是選擇了自欺欺人,自願沉浸在美麗的謊言罷了。

    昨夜,我剛從喧鬧的大街回家,腦中仍充斥著社會動蕩不安的消息。這個地鐵站又緊急關閉,那個警署又爆發衝突,這股不安總是緊緊纏繞著我,久久不能散去。甫進家門,我馬上把兩小時前已耗盡電力的電話充電,然後打算洗個澡輕鬆一下。

    五分鐘後,手機自動開啟,一陣煩人的「叮叮」手機通知聲又響起。也不知是何時開始,社交應用程式的留言,從分享無聊透頂的搞笑短片,變成瘋狂轉發抗爭片段。大家的爭論從有意義的政治,降格成為低級的誰比誰更瘋狂、更野蠻。「大家互相包容」這類天真的言辭早被拋棄,在各方根本不願妥協的情況之下,只有簡單粗暴的暴力才是解決紛爭的爽快方法。弱肉只能為強食,腐肉安能去子逃?在所謂的高級討論背後,大家從來就沒有想過自己會失敗,更何況接納對方?再虛偽的說辭背後,其實政客的所作所為跟兩個小朋友爭玩具差不多。哪管你據理力爭,多數便是主導,力量就是王道。

    什麼時候,我們的心胸變得如此狹隘,連一絲包容也難以做到呢?

    忽然,我看到一句留言,霎時間嚇呆了。接著,幾秒鐘過後,我的背脊直發冷,冷得額頭也飆出汗來。

    「對不起……我,實在走不下去了。你就連我的那一份好好走下去吧……」

    我毫不猶豫地,一把拿起銀包,直衝下樓去乘的士。在的士加速狂飆之中,我的心跳隨著的士一起加快。腦海中湧現的,盡是好友阿宏過去幾個月來,一直向我訴苦的片段。他一向情緒較為波動,又承受著來自學業、家庭等的壓力,加上幾個月來社會動蕩不安的氣氛,更是使他一蹶不振。尤其是過去兩星期以來,他整整缺席了五天,上課時也是一直低頭不語,同學安慰了也無濟於事。而我,身為他的好友,明明了解他的痛苦,卻連安慰也做不到。因為我不是他,我不可能百分百完全體驗他體驗的絕望,痛苦。於是,我也沒資格能去勸他別那麼傷心。我以為,立場不同,就是絕對的界限。我只能作為一個旁觀者,默默看著一則又一則四處流竄的留言,正一步步地把他推向深淵。

    但現在,我還有最後一次機會,去挽救我的好友,去彌補那些夜裡沒有送出的留言。至少,我還有最後一次機會,身為他的朋友,陪他一起墜入深淵,而不是冷眼旁觀。

    下車後,我直衝上他家,使勁的拍著門口,大喊:「阿宏,你在嗎?阿宏……」此時,有位鄰居走了出來,道:「小夥子,你要找阿紅嗎?他剛上了天台,說要去散散心……」

    此時,來不及讓我驚魂未定,我徑直衝上天台。心中無助的祈求著,不要讓我看見萬念俱灰的畫面。

    打開大門,在五光十色的繁華下,坐著一個孤獨、渺小的身影。他毫不眷戀著璀璨的都市夜景,只是默默的垂著頭,一點點接近死亡邊緣。再光亮的霓虹燈,也照不進他的心房。正如再繁華的都市,也掩不住人心的黑暗。

    「阿宏,我求求你,千萬別做傻事!」我向他喊著,全身直冒冷汗。生怕說錯一個字,他就會在這世上消失。

    「阿藍,……是你吧?你……幹嘛要來呢?難道是來送我最後一程?」阿宏輕輕轉過身來,以他極其空洞的眼神望著我,那個洞空得像是眼珠被挖走似的,像是一個生無可戀的人添上萬分的絕望。

    「阿宏,你……不如坐後一點,別做傻事好嗎?」我故作堅定,勸他回頭是岸。「傻事?當全世界都在做傻事時,你有資格說我不能做嗎?當人明明看透了荒謬的現實,卻仍散播荒謬,我又何必為這世界而活呢?」

    的確,他說的每一句話都是事實。他口中所說的荒謬,我也見識過不少了。是的,明明世界就是如此抗拒真理,人人都是如此危言聳聽。嚇慣了,就無力再擔驚受怕。看慣了,就無力再互相指罵。但,世界不應只有這些東西,不應只有每晚無意義的留言。不然的話,我站在這裡有什麼意義?

    「當世界不肯接納我,我也無謂再在世界久留了。阿藍,對不起。也許我本來就不屬於這個世界,也許我本來就生不逢時。所以,讓我消失在這世上吧。」說罷,他的身體微微向前傾斜,頭部向前搖晃。

    「香港人,加油!香港人,撐住!」忽然,遠處喧鬧的人群傳來一聲希望的吶喊。一開始是幾把聲音,接著,就如星火燎原一般,聲勢越來越浩大,傳遍都市的每個角落。

    阿宏遲疑了,在生命即將結束的時刻,火焰即將熄滅的瞬間,遲疑了。明明現實如此令人失望,卻還是有人願意站出來,盡力去挽救這個家。明知我們只是雞蛋,他們是高牆,卻還是有人願意為這病入膏盲的社會粉身碎骨,且在所不惜。

    「阿宏,也許當很多人都只是冷嘲熱諷,冷眼旁觀,散播者無意義的留言時,會令你很失望。但,至少在千萬條留言中,我會在乎你一條微不足道的留言,一個微小卻真切的聲音。當世界在也不在乎真相時,就讓我們了解,並傳播著真相。發出一條條振奮人心的留言。我們可以失望,但絕不可以絕望。」我輕聲道。此刻的心情,雖不至於滿懷希望,但至少是平淡,坦然。

    「如果最後,你僅餘的天真也被狠狠打破呢?」

    「那,我願意陪你一起去死。但至少,我希望我們能作為歷史的見證人,看看香港未來的命運。說不定,某天的晚上,我們收到的會是勝利的留言。而昔日那些互相指罵的留言,都將成為昨日的留言。今天你的留言,正是如此改變了我。若我們放棄明日的陽光,又怎樣知道昨夜的留言會不會變得有意義呢?說不定,人們的良知會逐漸覺醒,迎來新的一天,誰能否定這些可能性呢?只要還有改變的機會,我就願意看下去,看到結局為止。阿宏,你願意嗎?」

    他,就這樣默默呆坐著,足足坐了五分鐘。生與死,挽留與逝去,只在一念之間。我也默默的站著,等著他,做出最後的抉擇。

    最後,他顫抖著站了起來,一步步的向我走過來。然後,僅僅擁抱著我,掩面痛哭。

    我們可以失望,但不可以絕望。就讓我迎接勝利的留言,安然紀念著昨夜的留言。就容讓我們,默默見證著我城的發展,見證故事的結局吧。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