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精選 

這件物件,我會永遠珍藏。

作者: FGSS何嘉莉 最後更新: 27/10/2019

       這件物件,我會永遠珍藏。偶然翻找舊書籍的時候,我找到了一條泛黃且微微散發著潮濕的氣味的圍巾,一個沒有太多的回憶但卻包含全部愛的舊物。

       在一個大雪紛飛的寒假,我回到了鄉下。我很少回鄉下,這次回來是因為爸媽有事,沒時間照顧我。看著這陌生的環境,周圍都是一大片的白色,令我感到十分噁心。看到雪,我並沒有想象中的興奮,或許是因為我對這裡的陌生,又或許是沒有和家人在一起觀賞。在村口站了一會兒,爺爺便迎了上來,拼命地對我噓寒問暖,問我「冷不冷」、「餓不餓」、「累不累」,對於這些親切的問候,我都只是冷淡的回應:「不」、「還行」、「嗯」。

       對於爺爺,我更是覺得陌生,我對他的印象來自於五、六年前了,唯一的印象就是他特別節儉。爺爺把我的行李搬進了一間小屋子裡。屋子不大,但仍然顯得寬敞。很快,我在這片村子裡結識了許多的朋友,於是我沈浸在找到夥伴的愉悅之中,就如被沖上岸的魚兒回到了大海裡的暢快。一天,我看見朋友一心戴著一條粉紅色的小兔子圍巾來找我玩,我的心理滿是羨慕。回家後,我有些不好意思向爺爺開口要錢買圍巾,便吞吞吐吐地說:「呃⋯⋯爺爺,我⋯⋯我想買圍巾。」爺爺一口回絕了我,他說:「不買,外面買的圍巾啊,都是好看不實用的,戴不了多久就會爛掉,買了浪費⋯⋯」我還沒有聽完爺爺的話,便怒氣沖沖地沖了出去。「哼!不買就不買,不就是一條圍巾嘛!小氣鬼!」我心想。這幾天,爺爺沒有答理過我,我也沒有答理過爺爺。每天吃完飯,他就躲進他的房間,不知道搗鼓著什麼玩意。而我,則一溜煙地和小伙伴們玩耍。

        就這樣過了幾天平淡無奇的日子,爺爺突然說要給我一個驚喜。

       於是,我每天都在盼望著這個驚喜到來,希望它立馬出現,我時常幻想,是不是我的小白兔圍巾呢?終於,爺爺讓我去他的房間。他從被子裡掏出一條熱烘烘的圍巾戴到我的脖子上,一個縫得有些四不像的東西呈現在我的眼前。我指著那一坨東西,問:「這是什麼?」爺爺說:「這是兔子啊!」我捧腹大笑起來,強忍著笑意,說:「這也太醜了吧,我才不戴出門啊!」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過去,直到寒假完結。在臨走前,爺爺將那條令我嫌棄的「小兔子」圍巾塞給我,我拼命推卻,將它塞回爺爺手中。在手指與手指觸碰之間,我感受到爺爺的手指有些硬硬的、鼓起來的疤痕,那種觸感就像腳踩在小泥地一樣,是粗糙的,有些刺痛的。那一瞬間,我似乎看到了爺爺手忙腳亂地為我編織圍巾的模樣,和縫小白兔時被針扎到的痛苦不堪的模樣。於是,我接過那條還帶有熱氣的圍巾,踏上了回家的路。坐在已經緩緩前進的車上,我轉頭望去爺爺的房間,只看見一個蒼老的、孤寂的背影緩緩離去⋯⋯

       這條圍巾,代表了爺爺微薄的愛,但這也是他對我傾盡所有的愛。這份愛,可能沒有那麼無微不至,那麼體貼,那麼有力量。可這就是屬於爺爺愛我的方式。而這條泛黃的圍巾,可能我不會再使用,但我一定會永遠珍藏,將這份永恆的愛埋在心底,如燈火般永不熄滅。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