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精選 

紅。是最深的顏色

作者: dgs-151051 最後更新: 17/08/2019

櫃子上剩了半瓶紅酒,那是他上次留下的,我開了瓶蓋,一口氣灌進腸道,一陣苦澀隨後湧來,嗆入鼻咽,我拼命咳嗽,暗紅的液體噴灑得滿身都是,我看著鏡子中雜亂無章的自己,毫不留情地取笑著她,嘴角遺留的紅酒慢慢地順著下巴滴在衣襟上,染紅了唯一潔白的一角,待隨後流下的淚珠將它一片一片散開,紅紅的。

 

「我們分手吧。」

 

最簡單的話,最撕裂的痛,最迷失的一年。

 

「嘿,發什麼白日夢?聽見了嗎?我說,黃少忠回來了!」悅兒狠勁搖著我的肩膀。「我們午飯在便利店買雪糕,看見他大搖大擺地走進來,立刻跑了出去,不知道他看沒看見我們。」

 

「他那一頭金毛染成了紅毛,難看死了。」曉彤咬牙切齒道。

 

「喂,你魂不守舍的,不會是舊情復燃吧?你忘了你當時失戀......

 

「噓!說什麼呢!」曉彤推了悅兒一把,使勁瞪著她。

 

「不是,我不會,你們放心。」我慢慢走出劇院們口,扶著身旁的鐵柱,微微笑著。

 

「那就好那就好,記得下個禮拜話劇團的演出,千萬別被他影響狀態!」悅兒拍拍我的肩膀,隨後便被曉彤拉走了。

 

「他回來了。」我喃喃自語。

 

從舞台上瘋狂地跑出劇院,彷彿身後有什麼猛獸,把我當作夢寐以求的獵物。秋風乾澀,抽走了一身的水份,留下一具空殼屍體。我艱辛地喘著氣。一陣眩暈,劇院陷入了無限循環中,反覆顛倒,記憶中的片段強勢地灌入腦海。猛烈的搖晃強迫我清醒,強迫我看清現實。扶著暗紅色的鐵柱,沾來一手鐵鏽,像乾了的血跡、腐蝕的內在。

 

我辭去了話劇團主席的職位,在公演一個禮拜前選擇了逃避,告別了深愛的舞台,我們相愛的地方,即使這樣很不負責任,可是原諒我做不到,我無法平靜的站在這個讓我心如刀絞的地方。看著眼前穿梭的車輛,我對自己說:我固然怕肉體上的痛,卻更怕每天睜開雙眼後,知道自己還活著的痛。每一天,理智和情感的抗爭千篇一律地進行著。荒廢的日子,一去不復返。

 

「喂!你怎麼還傻傻地站在那兒!下課啦!」遠處傳來悅兒的呼叫聲,我看著手上沾滿的鐵鏽,劇院兩邊暗紅色的鐵柱生鏽得更厲害了,輕輕一捏,碎了,輕輕一吹,散了。

 

預料之中,深夜,我收到了他的消息,約我吃晚餐,我說好。

 

第二天,他穿了一身黑色,與他那一頭紅髮形成鮮豔對比,那件黑皮夾克,是我給他買的生日禮物。「黃先生,還是那麼喜歡與眾不同。」我笑道。他嘴角斜向一邊,微微上揚,這個微笑,曾讓我神魂顛倒。他伸手遞出一枝玫瑰,那殷紅色比他的髮色更為刺眼,像蛇嘴裡叼著的毒蘋果。我接過,丟進了背包中,大步走進餐廳。

 

「當時是我太衝動了。」他嘆氣。

 

我雙指夾著紅酒杯,輕輕晃動,深紅的中心出現一個若隱若現的漩渦,好像一不小心就會陷進去似的。「沒事,過去的事就隨它吧。」我坦然地笑著。

 

「我聽說,你連話劇團會長都放棄了。」他皺了皺眉頭,我笑而不語。

 

「你怎麼會這麼傻?」他懊惱地搖著頭。

 

「所以,不會再有下次了。」我放下酒杯,漩渦隨之平靜。

 

他露出哀傷的眼神,肩膀隨著一聲嘆氣沈下去。「對不起,我可以......彌補我的過失嗎?」

 

「那她呢?你和她分手了?」我失笑,抬起頭問道。

 

他低下了頭,不讓我看見神情,像謝幕後露出真面目的演員。

 

「謝謝你的好意,但我不需要。」我挺直了身子,突然發現,原來我在他面前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嬌小。

 

「下個禮拜,話劇團有演出,我飾演主角。這裏兩張票,請她來看吧。」留下了票,我準備轉身離去。

 

「難道你不愛我了嗎?」他伸手抓著我的手腕,深邃的眼神中,埋藏著我曾經看不透的東西。

 

「只是找到了更值得愛的人。」我淡淡一笑,甩開了他的手,甩開了不堪回首的過去。

 

一個星期後,我重新站上了舞台,掌聲震耳欲聾,沈甸甸的鮮花使我站都站不穩,刺眼的閃光燈次第映入眼簾,它們告訴我,歡迎回來。我看到台下的他,他曾是我的一切,他曾主宰我的人生。為了他,我扼殺了所有希望,丟失了生存的意義,但一切,都在這一刻一筆勾銷。我終於向自己證明:我的出現,是為了讓自己的生命璀璨,別人再也沒有權力在我的生命中留下任何遺憾。我轉過身,深深向舞台鞠躬,感謝它見證我的重生。

 

梳妝台邊,玻璃瓶中插著他送的玫瑰花,枯萎的花瓣垂下,輕輕一捏,碎了,輕輕一吹,散了。丟去玫瑰,插上綻放的鮮花,抬頭凝視鏡子中的自己,我笑了,伸手抹去唇彩,手上留下了印跡,紅紅的。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