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精選 

原來媽媽一直在我身邊

作者: nickname-dgs-129515 最後更新: 15/08/2019

又是一年一度的母親節,手上的康乃馨傳來陣陣清香。我低頭看媽媽發給我的訊息:「路上小心。」嘴角微微上揚,心裡想著自己以前是如何的自我中心,才能忽略到媽媽一路以來對我的關心和陪伴。我看著手中淡粉紅色的花兒,思緒又飄回了三年前的今天⋯⋯


自從上了中學後,我的生活變得十分繁忙。每天放學後的課外活動佔去了大部分的時間,週末都要用來溫習,很少有和家人好好放鬆溝通的時候。媽媽自轉新工作後,工作變得十分忙碌,每天工作至八時才回家。我因學業壓力變得脾氣暴躁,常常在溫習的時候不允許家裡的人發出一點聲音,不然就會破口大罵。媽媽因為工作壓力,則常常在我正在休息的是候批評我沉迷使用手提電話,不努力溫習。我們倆曾經就這些事情爭吵,每次都爭得雙方臉紅耳赤,最後以房門「呯!」的一聲作結。其實一開始每次的爭吵後,我都十分後悔,想要和媽媽盡快和好,可是要礙於面子,最終都沒有道歉。事情待到第二天,雙方也沒有就事情作任何表態,爭吵便無聲無息地結束了。可是,這些事情也悄悄地在我心裏埋下一絲絲芥蔕。自始以後,我便開始把難題往心裡藏,真的有需要的時候也只會找朋友傾訴,堅決不找媽媽。我們之間的距離即使近到面對面坐下,心與心之間卻好像隔了幾片海洋那麼遠。而這個距離,好像隨著時間的流逝越來越大⋯⋯


一直到中三的下學期,媽媽和我的關係已經發展到,當媽媽每天在短訊中問候我「這天過得怎樣?」、「今天有沒有被欺負?」,我也只覺得她是象徵式地關心一下,每一次都不耐煩地給她一個短短的答覆,然後繼續思考獨自解決問題的辦法。在這段時期裏,一直最困擾我的問題是,我將要和一個十分不合作的隊員組隊打雙打,並要代表學校比賽。那位同學自我初進球隊便認為我球技不好,不喜歡我。 又曾叫其他球員不要和我交朋友, 所以我也不大情願和她一起比賽。她和我打雙打的時候完全沒有盡力打,自己失誤了還盯著我,彷彿是我的錯一樣。我那時滿腔都是怒火,但是礙於教練的面子不好發作。我媽得悉我新的雙打拍擋是誰後,立即提出要跟我一起去星期天的球會訓練。我心裏疑惑,猜想媽媽是因為母親節而有特別的安排。反正自己也沒有為媽媽準備任何禮物,讓她看看自己球技的進步,當作是禮物吧!於是便沒有拒絕她的建議。


在球場上,我已經把什麼母親節禮物全不拋諸腦後,因爲我實在太生氣了!明明是我的那位拍檔自己不認真打,連累我們輸了比賽。可是在和教練檢討表現時,她卻哭了,又以眼神向教練暗示我打得很差。當教練叫我們再打一次的時侯她又一臉不情願,令我覺的十分委屈,想跟教練反映卻又不敢,只好繼續,並完全忽略了一直坐在場外的媽媽。


在我會到場上打球了,我隱隱聽到媽媽憤怒的在訴説甚麽。我稍稍轉過頭,卻看到媽媽和教練正站在一角,看樣子應該是在投訴。只聽見媽媽說:「那位同學的行為實在太不可接受了!我由我女兒中一的時候開始觀察,發現那位同學十分不願意在拍團體照的時候站我女兒的旁邊。 中二的時候,我女兒嘗試和她聊天,她都不瞅不睬。到現在中三了,還變本加厲,完全不懂什麼是尊重。即使我女兒能夠忍受,我也不能接受⋯⋯」


我一直在旁聽著,才發現媽媽一路以來在我沒有留意的情況下,觀察著、關心著我。我是怎麼才會忘記了她在每次比賽都作在場邊、在我不開心時買甜點給我吃、在練習後把疲倦的我載回家。即使我一直沒有向她透露過自己的困難,沒有對她感恩,她卻在我身邊,從來沒有離開過。我這刻所有的情感彷彿都麻木了,只想抱著她,對她說一聲久違的「母親節快樂!」⋯⋯


突然有一隻手拍了拍我的肩頭,我轉過身來,原來是媽媽!我急忙把手中的現鮮花遞給她,把她拉進一個緊緊的擁抱,對她說:「母親節快樂!您什麼時候到達的?我怎麼看不到您⋯⋯」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