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蹤的雪瑩

作者: Sofia Pok 最後更新: 12/08/2019

 

    我叫家琪,是小學五年級的學生。最近,我發現了一件奇怪的事...... 
 
    雪瑩是坐在我隔壁的同學,同時是我的好朋友。每天我們都會一起上學、放學,小息時還會一起聊天和玩耍,是我無所不談,形影不離的好姊妹。可是最近在學校, 雪瑩卻神秘地失蹤了一、兩天,「人間蒸發亅,不知所蹤。 我很疑惑,也很擔心雪盈。我曾問過許多老師,但他們都說不知她的去向。她究竟到哪裏了?
 
  我回到家裏,正當我在沉思著雪瑩的事時,我的書櫃忽然掉下了一本圖書,那是我最喜歡看的圖書《大偵探福爾摩斯-連環失蹤大探案》。故事裏講述兵多德回國後和戰友葛菲失去聯絡。福爾摩斯決定幫助他。他經過一番精密調查後終於發現真相。
 
   我拾起圖書,突然突發奇想。或許......我也能成為一位偵探,像福爾摩斯那樣偵查案件!此時,我的心裏有種莫名其妙的興奮。現在我就是一位出色的偵探,而要搜查的案件,就是雪瑩的失蹤案!
 
      我坐言起行,立即開展「精密調查」,開始思考這件「案件」的來龍去脈。我決定要去雪瑩家探望她,並找出事情真相。
 
        我來到雪瑩家,我按了門鈴好幾次都沒有人回應。我想:可能她和她的家人都不在家吧?我明天再找她好了。正當我轉身打算離開時,身後突然「卡嚓」一聲。我急忙轉過頭來。轉頭一看,那是一個大我幾歲的女生。她黑亮的曲秀髮配上她那天藍色的眼鏡,給她帶來種活潑的感覺。她的雙眼紅紅的, 眼邊泛著淚光, 鏡片上還有些晶瑩剔透的淚珠,看來是剛剛哭過來了。
 
       那女生輕聲問我:「你好,請問你來找誰?」我回答道:「我是家琪,我是來找雪瑩的。請問她在嗎?」女生聽到後很驚訝,嘴巴張得大大的。很快,她便回過神來,焦急地問 :「請問你是我妹妹的朋友嗎?」這個大姐姐是誰呢?雪瑩應該認識她吧?我遲疑了一下,便微微點頭。「太好了!你一定能幫助我的!先進來說吧!」 說罷,便把我拉進屋內。
 
       屋子十分華麗,屋內滿是名貴的家居用品。這應該是雪瑩的家了,看來雪瑩生於一個很富裕的家庭。 大姐姐讓我坐在沙發,然後給我倒了杯熱呼呼的茶。她說:「我叫樂瑤,你是叫家琪吧?我是雪瑩的姐姐,我們都是念同一所學校的。最近雪瑩失蹤了,我們全家也很擔心她。 爸爸媽媽現在都出去找她了,多少也要一、兩個星期才會回來。而我就留在家裏等待消息。我很想知道妹妹的情況。家琪,你知道有這件事發生嗎?」原來雪瑩真的失蹤了!我發現了事情的嚴重性。我告訴樂瑤:「其實我也不太清楚事情的發展。但我在學校裏看不見雪瑩,便很擔心她,因為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曾懷疑她是生病了,所以想來這裏問清楚。沒想到她竟然也不在家!我覺得老師可能知情的,不如我們明天問陳老師吧,他是我們班的班主任。如果老師們都知道的話,他應該是最清楚的!」樂瑤覺得也有點道理,便同意了。
 
       第二天,我和樂瑤都提早回到學校,希望可以找陳老師問問他知不知道雪瑩的情況。我們來到教員室門前,請風紀幫手找他。風紀問了我們的姓名,便走進教員室。 不久,風紀出來了。他說 :「 陳老師批准你們進去找他,快進去吧!」我吸了一大口氣,便拉著樂瑤走進教員室。
 
       我們來到陳老師的桌子, 便看到陳老師平曰笑容滿滿的臉上眉頭深鎖,看似有些煩惱事。他看到我們,就勉強地微笑起來,道 :「樂瑤、家琪,你們有學習上的問題嗎?」「不是啊,陳老師!」樂瑤焦急地喊起來。我也叫道:「陳老師,你教導得很好,我們在學習上也沒什麼問題。我們今天來是要問關於雪瑩失蹤的事...... 」 我還未說完,陳老師就急忙壓低聲音說:「噓!小聲點!這裏是教員室呢!而且關於雪瑩的事......但這裏說話不太方便, 我們到『小溫室』聊吧!」
 
       操場上人山人海,非常吵鬧。有的人在打籃球,有的人在吃早餐,有的人在和同學聊天...... 而在操場的後面是一個「小溫室」,相比起操場,「小溫室」的位置比較偏僻,而且很久也沒有人打理,所以只有很少人在門口經過。 整個溫室呈正方形,而且四邊有圍牆,即使在裏面說話也不一定聽得見,因此附近非常安靜。有的同學甚至不知道有這個地方呢!
 
       我們來到溫室,陳老師小心翼翼地關上溫室的門後,就搬來了三張小椅子讓我們坐下。他確保門窗都關好了後,就開始跟我們說起關於雪瑩的事來:「我在雪瑩失蹤前最後一次看到她的時候應該就是我的數學課了。她在那一堂的表現很好,我還在課後表揚她呢!雪瑩是個好學生,學習和操行都沒有問題。我和各位老師們都不明她失蹤的原因。」陳老師說。看來老師也沒什麼頭緒。正當我和樂瑤打算離開時,陳老師突然說:「啊!我想起了,上星期,那天上最後一課的李老師跟我說, 有同學說雪瑩放學時悶悶不樂的,而且平日都有家長接送,那天卻沒有,雪瑩卻自己一個放學,應該她的失蹤有關吧?但你們放心,我和老師們會想出解決辦法的,你們不用擔心了,快回課室吧!」我和樂瑤離開了溫室。
   「那麼,雪瑩應該是在街上失蹤了。但是她又會去哪裏呢?」樂瑤坐在 操場的長椅上,憂心忡忡地說。我喝了一口剛買的 果汁,想了想。「或許她那天因為心情差,不知去了哪裏散散心?等等! 她該不會......做傻事吧?」我戰戰兢兢地說。「不...... 不會吧?我們放學趕快去找找看!」樂瑤 覺得我這個猜想也不無可能,隨即也緊張起來。
 
    放學了,我和樂瑤便開始尋找雪瑩的身影。「雪瑩常常會到快餐店吃東西,我們到那裏看看吧!」樂瑤提議說。 我微微點頭,同意了。 
 
   我和樂瑤來到快餐店,便到處找看有沒有關於雪瑩的線索。 突然,我們看到在一張椅子上,放有一個環保袋。樂遙一看到環保袋,就激動地大叫道:「啊!這是好像是雪瑩的環保袋啊!快看看它裏面有什麼東西!」我打開環保袋,裏面有一個冷冰冰的漢堡包、一張快餐店收據和一個銀包。 銀包裏有一張學生證和十元紙幣。學生證上有雪瑩的名字及她的相片。「 這個環保袋一定是雪瑩的了!看來她曾經來過快餐店。但為什麼她會丟下環保袋就跑走呢?」我用手托著下巴,做一個思考的樣子。 樂瑤看看我,突然「噗」的一聲笑出來,說 :「哈哈!你這樣看上去還挺像個小偵探呢!我們去問一下店員有沒有看過雪瑩吧,這種比坐著呆想好。說不定他們還記得她,知道她的去向呢!」 「好,我們走吧!」我認同說。
 
  我們提著雪瑩的環保袋,找到了一位正在抹桌子的清潔姨姨。樂瑤拉著我走上前問:「請問你昨天有在這裏工作嗎?我想問你些問題, 只花你半分鐘時間就可以了。請問你方便嗎?」清潔姨姨露出燦爛的笑容說:「當然沒問題!我昨天在這裏值班的。你們儘管問,我會把我所知的告訴你們。」「 太好了!謝謝姨姨! 請問你看過這個女生嗎?」我拿出學生證問道。清潔姨姨看了看相片, 一臉無奈地說道:「 很抱歉呢,我沒有見過這個女孩,恐怕幫不到你們了。」「謝謝姨姨,她失蹤了,我們現在正在找她。謝謝你嘗試幫助我們,再見!」我微笑著說,然後就準備和樂瑤離開了, 儘管我擠出笑容,但仍遮蓋不了失望的心情。「不用謝,再見。 你們要加油呀!」清潔姨姨說罷後,喃喃自語說:「 天啊!希望那個女孩沒事吧...... 亅「唉...... 希望吧...... 」 我在心裡默默地說。
 
  當我們走出快餐店時, 突然有一隻手拉著我,背後有一陣柔和的聲音說 :「 等一下, 我剛剛聽到你們和那清潔姨姨的對話。我應該能幫到你們,我昨天看過這個女孩。」我轉頭一看,是一個漂亮的啡色短髮姐姐,年齡應該接近二十歲了。她說道:「昨天我也來過這裏,她沒位子坐我讓她和我坐在一起。 我們之後還一起聊天呢!」「 是嗎?太好了!你還有什麼可以告訴我們嗎?」樂瑤雙眼發光,連忙問道。「 當然還有!你們來跟我一起做吧!我們邊坐邊聊。」 姐姐微笑道。
 
    「 昨天因為有很多人光顧, 所以那女孩沒位置坐。於是我便讓她坐在我旁邊的位置。她只買了一個外賣漢堡包,買了後就放進她的環保袋裏。我見她的樣子好像不太舒服, 便問問她有沒有什麼需要。她說她有點頭暈,我摸摸她的額頭,熱得像火爐一樣,但她卻說沒事,休息一下就好。不久,她便伏在桌子,睡著了,我就沒怎麼管她。沒多久,我準備離開了,她也被吵醒了。 我見她的樣子好像好多了, 但仍不太放心她,問她待會兒會去哪裏,她說她會回家休息。 我臨走時,還勸她要快點到診所看病呢。」 姐姐說。「那麼,雪瑩應該是在回家的路途上失蹤了。那只有兩個可能性:一是她回家途中迷路了,二是她回家時出了意外。但她已經來過這裏很多次了,所以我覺得第二個可能性較大。」 樂瑤說。 我也很認同她的說法:「那我們現在就要由這快餐店到雪瑩家的路線開始搜索了,謝謝你的幫忙, 我們先走了。」 說罷,我就跟樂瑤離開快餐店了。
 
  我們在路途上仔細地尋找線索,但最終還是一無所獲。突然,一陣「鈴鈴鈴」的鈴聲從耳邊傳來。原來是有人打電話給樂瑤。樂瑤接了電話,表情不斷變換著:先是驚喜,然後是快樂,又漸漸變得難過,十分緊張。「我的爸媽找到雪瑩了!她在伊利莎伯醫院!我們快去那找她!」她剛掛斷電話,就焦急地說。
 
  我們馬上趕到醫院,並找到雪瑩及她的父母。雪瑩的爸媽向我們解釋,雪瑩從小患有低血糖。她在離開快餐店後臨時病發,便在公園的長椅上休息,沒多久就昏倒了。幸好有有心人士發現到,把她送到醫院。而且,雪瑩不知道會不會因為這次的復發而導致死亡。我一聽到這個消息心裏百感交集, 驚訝、難過又自責,如果我們早點找到雪瑩,她的病情也許就不會持續惡化了。 隔著病房的玻璃, 看著躺在病床上, 臉色蒼白的雪瑩,眼淚靜靜地流下來,心裏默默地為雪瑩祈禱,希望她能度過一劫。我的眼眶佈滿淚水,眼前一片模糊......直到黃昏,我才離開了醫院。
 
    接下來的幾個星期, 我還是沒有看到雪瑩上學,又開始為雪瑩的病情擔心了。
 
   直至某個星期日,爸媽見我總是愁眉苦臉,決定帶我到郊野公園玩。來到郊野公園,本來高高地掛在頭上的太陽突然消失了,換來的是一陣毛毛雨,令我本來的那一點興致全消散了。今天的旅程泡湯了,而雪瑩仍未康復...... 幫我快要陷入絕望時,媽媽突然神秘地笑道 :「家琪,快看看那是誰?」我緩緩抬起頭來,眼前突然有一線曙光。「雪瑩?你已經康復了嗎?」我激動地大喊。只見雪瑩和樂瑤 一起撐著一把粉藍色的雨傘,並肩向我們走來。「嗯,我已經完全康復了。我從樂瑤口中知道你很擔心我,所以我一康復,就和你的爸媽準備一個驚喜給你, 一起到郊野公園玩耍。 驚喜嗎?」 雪瑩興高采烈地說。我既 開心,又感動。「你能痊癒就好了!」我微笑道。 
 
   沒想到要成為偵探一點也不簡單,要多角度思考和推測,更需要邏輯性思維。 不過這樣查案真是太有趣了,如果我再努力一點,說不定還真能成為一位出色偵探呢!天氣漸漸轉好,抬頭一看,天邊劃過一道豔麗的彩虹。我輕聲地說 :「終於雨過天晴了。」看來, 我除了發現查案這種樂趣,更明白有雪瑩這種好朋友是多麼好的,我以後一定會多多關懷她的!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