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精選 

鎖匙扣—記難虛偽的朋友

作者: 黃凱穎 最後更新: 12/08/2019
小學六年級那一年,是我首次認識靖童。她雖然是位插班生,但是我們有不少類似的地方,尤其是我們對於《星球大戰》這個電視系列的熱愛。我們立即成為了延要好的朋友—我們曾經一起聊天聊了整個下午,並留意不到時間的流逝。
到了畢業的那一天,靖童第一個紙袋塞到我的手中。我也有給她禮物的—一本小小的筆記本,封面刻了她的名字,而靖童給了我一個有手掌那麼大的鎖匙扣。
鎖匙扣正正方方、棕色的。對某些人來說,那個鎖匙扣的手工和設計沒有什麼特別的,只是一塊木罷了。可是在鎖匙扣那個平滑的表面上印着七個字:「願原力與你同在。」很多人並不明白這句短話有何意義,不過十分清楚當中的含意:由傳奇的天行者,至奸詐的外星人,至正直的絕地武士,「願原力與你同在」是任何人之間的最大祝福,並不是任何小事。我再次把手指掃過心黑色的字體。他們被排得整整齊齊、沒有任何漏洞、剛好對到木塊的形狀。
直到我遇上靖童前,我並沒有任何可稱為「死黨」的朋友。我當然有其他要好的朋友,但他們比起靖童簡直稱不上親密。當時的我還幼稚地以為我們會像《星球大戰》中的路克和漢,風吹雨打也不會忘掉那個天真無邪的友誼。
靖童自從我認識她之初,已經是我見過成績最優秀的人之一。所以她在中學的分班試後被派入學業方面最好的那一班時,我們並不感到意外。相反,我被編入另一個組別,不能和靖童一起上課。靖童卻拍了拍我的肩膊,再拿起扣在我的書包上那個鎖匙扣,溫柔地說:「分了班又有什麼問題呢?我們還是朋友呀!」我看了看鎖匙扣,再看了看靖童的笑臉,竟然傻乎乎地相信了她。我那一刻而是着她和藹可親的笑容,然後看到她手中的「願原力與你同在」七個字,只能想:她怎會撒謊?
上了中學後,我卻認識了靖童的另一面。我每一次到她的課室時,她也是和同學說是非,或是在社交網站上追偶像。她十次有九次並不願理會我,不過我依舊拿着他給我的鎖匙扣。
匙扣上的字體開始了退色,已經令某些字有點難看。可是靖童依然是我的朋友,不是嗎?她不理會我,是分班後未能見面而已,多點和她聊天便行了!她心裏一定還是那個和我志同道合的女孩⋯⋯
中一過去,中二來臨。我還是心心念着鎖匙扣的那一句「願原力與你同在。」這樣做,也是讓自己抱着一絲希望—舊的靖童仍然存在,只是中學的各種變化迫使她成為這個模樣。
鎖匙扣現在的字體接近完全褪化,只剩下了「原力」兩個成為淡灰色的字。
結果我有一天在去早會時見到靖童,原本打算打招呼的。我這時已把𨫞扣放進裙袋裏,不經意也會拿着它,感覺上比較安心。
我走到去靖童附近時,只聽到她笑着説:「我當然不是真的想和黃凱穎做朋友。是她像隻狗一樣跟我到處走罷了!」
在我把鎖匙扣一下一下地在家中扔破時,我明白了一個道理:沒有友誼是長存的。人生中總會有些虛偽的人,口中的甜言蜜語並不是心中的真話。友誼就像我手中的鎖匙扣那麼脆弱,一下子便可以被打破。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