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精選 

《 今天失而復得的經歷,使我領悟到珍惜的真諦 》

作者: 黃晴欣 最後更新: 03/08/2019

       今天失而復得的經歷,使我領悟到珍惜的真諦。「珍惜」這兩個字,若你在今天之前問我是什麼意思我也許只會是按着字典說:「珍惜,即是認為重要且認真對待。」我說得出珍惜的字面意思,卻不明白如何在生活中體現珍惜。然而今天之後,我終於學會了珍惜了。

       我生活在一個有五個成員的家庭。爸爸、媽媽很疼愛我,對我無微不至;妹妹天真爛漫,經常和我談天說地,相處融洽。可是我和哥哥之間總是像隔了一堵牆,該說的是,哥哥圍着自己建起了四面圍牆,把自己牢牢地鎖進了封閉世界之中,不許別人去入侵或給予關懷。哥哥臉上的肌肉是長期崩緊的,他總是愁眉不展,猶如生人勿近的怪獸一樣。他總是沉默不語的,我們之間缺乏溝通與交流,即使是居住在同一屋簷下,我們跟陌路人沒有任何分別。我和他也從來不干涉對方的生活,我彷彿從來沒有哥哥,沒有他也不會對我的生活帶來任何影響。哥哥,可有亦可無。

       本來今天依舊是枯燥乏味的上學天,可是放午飯時,電話鈴聲響起,我竟收到了突如其來的噩耗。我接聽了電話,電話的另一頭傳來了一把嚴肅的聲音:「請問是黃俊傑的家人嗎?我們剛曾嘗試聯絡他的父母可是電話都接不通。」我說我是他妹妹。那邊說:「我們順着手機找家屬,你的手機號碼剛好在爸媽之後。黃俊傑他剛遇上大型交通意外,情況危殆,麻煩家屬快趕到醫院來。」我聽完後,整個人愣住了,不知如何反應。我從未在現實生活中聽過「情況危殆」這四個字,不知所措的我成了熱鍋上的螞蟻。我正在思考為什麼醫院會聯絡不到父母,於是我立刻打電話給他們想要問個究竟,但竟一直沒人接聽。雖說我口邊常掛著「哥哥對我不重要」的說話,但事實上他畢竟是我血肉相連的兄弟,要做到不聞不問不在乎如此冷酷無情的事,確實不可能。於是,我便馬上飛奔似的趕往醫院。

        到了醫院後,候診大堂擠滿了其他在車禍中送進來,在奮力掙扎着的傷者。我在人群之中左右穿插,好不容易找到了哥哥身處的急症室。「醫生正在替你哥哥進行急救,你先坐在一旁等等吧。」護士對我說,於是我在急症室外面坐下來了。這時一名醫護人員戴著沾滿鮮血的手套走出來,大喊說:「準備進行電擊,病人心臟停頓了。」心臟停頓——這四個字像重錘一樣擊打着我的心,「心臟停頓不、不就代、代表死、死了嗎?哥哥是死了?為什麼?為什麼上天要這麼快奪去哥哥的生命?」我反復問起自己一連串問題。到了此時我才發現,雖然我平日說不在乎哥哥,但其實他並不是可有可無的家庭成員。

       在我緊張地等待著哥哥的消息之際,有一段回憶忽然於我的腦海中浮現:那次剛巧爸媽要同時出差,不幸地我也在那時發起了高燒,還傳染了妹妹。雖然我們白天有爺爺和嫲嫲照顧,但他們晚上要回到自己的家休息。哥哥補完習回來已經很疲倦,但看到我們沒有成人伴著,便依然堅持給我們用濕毛巾抹身,陪在我們的牀邊,提醒我們準時服藥和多喝水。他沒有怕會被我們傳染而拋下我們不管,而是整晚陪着我們。這時我才覺悟:實情是哥哥把我看成為爸媽之外最重要的家庭成員,當然他也很疼妹妹。即使我們之間沉默成了習慣,也不代表我們不重視大家。我在危急關頭終於發現了哥哥有多重要了,我不能失去我的哥哥,我們的家也不能失去他。

        我屏住呼吸,心正在怦怦直跳。時間彷彿停止了,萬物都凝住了。緊張的時光過得特別漫長,時鐘滴滴答答地流逝著。終於,醫生踏着沉重的腳步走了出來,我顫抖着站起來,卻不敢直視他。他開口道:「小妹妹,裏面的是你哥哥對吧?他在車禍中受了重傷,心臟一度停頓了,但經我們的搶救後,他的心臟奇蹟地重新跳動了起來,但現在還未度過危險期,我們會密切觀察他的。」聽罷我淚如泉湧,那確實是開心與感恩的淚,感謝醫生,感謝上天!

        不久,爸爸終於趕到了醫院,由於哥哥要留院觀察,我們替他辦好入院手續後,便跟著爸媽一起回家了。回到家後,我躺在床上回想着這天發生的一連串戲劇性事件。對於失而復得哥哥,我感慨良多。正所謂:「天有不測之風雲,人有霎時之禍福。」,我永遠都不能預計到明天會發生甚麼是,困難或挑戰也是人生路上的未知之數。因此,我們必須要珍惜眼前人,不要到失去了以後,才懂得珍惜,徒然的剩下悲傷和後悔。從今以後我會努力學習體諒和包容學業繁忙的哥哥,多向他付出關愛,嘗試和他多作溝通,希望能和他敞開心扉互相交流。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