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精選 

在嚴酷的寒冬中,絕望中的希望和堅守的原則

作者: nickname-ssm-427108 最後更新: 29/01/2019
「 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波西‧雪萊曾說道。對我來說,這句話似是在訴說着不幸總是會過去的。即使在嚴酷的寒冬中,也會有破冰的一天,當你看到嫩苗在萌芽,這正意味着春天已經悄然無息地出現了,只要你願意鍥而不捨地等待她的到臨。

《棋王.樹王.孩子王》主角他在混亂的車站等著乘火車到鄉下插隊。他遇見了被人稱作棋呆子的王一生。王一生是一位棋痴,逢人就要下場棋。「何以解憂?唯有象棋。」(《 棋王. 樹王 .孩子王 》第10頁)這句是他的座右銘,也象徵着他的一生中最重要的事,就是下棋,亦可看出他淡薄處世的人生觀。王一生說:「就算沒有棋盤,沒有棋子兒,我在心裡就能下。」(《 棋王. 樹王 .孩子王 》第23頁)他因為下棋失去了許多,卻又收穫了很多。下棋是有規則的,因此即使他不是剛正不阿的人,卻一直堅守着自己的原則。雖然他失去了許多晉升的機會,不過收獲了許多。王一生的母親是一位目不識丁的女性,就像大多數的母親一樣,認為自己的兒子會玩物喪志而且興趣對兒子並沒有用處。「小祖宗,我就指望你了!你若不好好意念書,媽就死在這兒。」(《 棋王. 樹王 .孩子王 》第26頁)母親以死相逼,不過正因為王一生對象棋的執著,他的母親送了一副親手刻的無字棋給他,他所堅持的原則得到了結果。王一生的知足常樂、堅持尋夢、淡薄處世的精神,在現實社會中能抱這樣態度處世的人,真是寥寥可數啊!

終於到鄉下,主角遇到了一位矮漢子。名叫蕭疙瘩,他沉默寡言,為人務實,力大無窮以及砍得一手好樹。只是他的家裏是沒有什麼用木做的家具,貌似貧窮。主角因為磨刀的興趣和蕭疙瘩一見如故,成了忘年之交。鄉下的山中有一棵大樹,人們尊稱為樹王,砍不得。和主角同是來插隊的知青,決意砍樹王,要破舊立新,革新村民的觀念。蕭疙瘩守着樹王, 殊不知他也是樹王,是專門砍樹的樹王,他唯獨守着這棵樹王。事與願遺,他守不住。樹王砍掉,他的靈魂被抽掉了,死了。他是一位有始有終的人,從前的他是偵察兵,由於有一位戰友在部隊上殘廢了,至此後便每月固定寄十五元給他,如今他將死了,很抱歉不能再支援他了。他死後,埋葬在樹王的一丈遠。他的養分孕育着土地,墳墓上長出了一片草,生了白花。他所堅持!蕭疙瘩仍垂著眼睛:『可這個樹要留下,一個世界都砍光了,也要留下一棵,有個證明......證明老天爺幹過的事』」「支書說:『砍吧,總歸是要砍,學生們有道理,不破不立,砍。』」(《 棋王. 樹王 .孩子王 》第108頁)。這個故事是反映文化大革命,盲目推崇毛澤東思想的年青人,沒有愛惜人的生命!


在鄉下待了七年,主角的生活終於稍稍有轉變。他被人調去學校教書,原因是他是唯一一位上過高一的知青。然而,因為文化大革命的關係,所有學校的學習進度都趕不上,初三的學生卻不及小學的水平。主角亦是一位堅守原則的人,他不理會學校要求教的課程,而是關注在學生是否認字。至從主角當上教師後,很多人都在巴結他,尤其是一位叫做來娣的女性,她常常想要主角攜她到學校教音樂。 「 沒有字典,當什麼孩子王?」( 《 棋王. 樹王. 孩子王 》144頁)來娣把字典送給主角,條件是他倆要作一首歌,主角填詞,來娣編曲。於是主角便是第三個故事的孩子王。故事的最後主角因為堅持他的原則,教學生認字,耽誤了學校的教程。 因此他又被人調回大隊裏 。他所堅持的原則得到了結果,負責任的老師竟然被趕走,真是荒謬極了!

三個故事都有異曲同工之妙,他們都是在這亂世中被稱為王,同樣都是始終如一的人。王一生最終得到了母親的諒解,蕭疙瘩解開了一輩子的心結,主角堅定地認為學生要先識字才學會教程,不然是本末倒置。三個故事都是發生在文化大革命的時候,這是一個令人絕望的時期,當然,絕望中總會有小小的希望萌生,對王一生而言,他的希望是下棋。對蕭疙瘩而言,他的希望是樹王。對主角而言,他的希望是教會每個學生識字。這本書對我最大的啟發是人生總是在壞中有好的方面,我們只要堅持自己的原則,在我的角度所看,每一個故事都是未必有一個好結局,但是這是對所有的王都是一個好結局,至少所有的王未曾後悔過,因為我們是跟從自己的內心去做自己所認為正確的事。

我很喜歡閱讀及寫作,因為我能夠把自己的幻想,天方夜談的事件和天馬行空的物件串連起來,編出一段段奇思妙想的故事。有時候,我會寫下一段又一段的流水賬,在文與句間回味着苦中帶甜的生活,這些都是我在這令人感到苦悶生活中的小確幸。我夢想着將來要成為一位作家,一行又一行的句,編織成了段,成了我的花衣裳,華麗的詞藻是衣裳的裝飾物,點綴着衣裳的細節位置,使衣裳變得更細致,感情是色彩,我傾注在這條裙子裏,她有着靈魂,璀璨的光輝照耀着我的眼眸,是我珍而重之的寶物,帶給我極致愉悅的感受。然而我的夢想並不被人放在眼裏,眾人都像王一生的母親一樣,認為我在浪費時間。我感到很孤獨,忽然間,我理解到王一生和主角的心情。當不被世人理解,是否身在絕望中呢?但是,我並沒有捨棄自己所熱愛的事物,這便是我所遵守的原則,就像棋王、樹王和孩子王一樣,我們都沒有遺忘了最重要的事物,一直緊守着內心的準則。如今,我仍在追逐夢想的道路上奔馳着,每當我創作了一篇作品,有人所喜愛和欣賞它,讓我感到十分快樂,就像所有的母親都喜歡別人稱讚自己的孩子。我感覺自己又離夢想近了一步,讓我生命的價值又添了一分。

冬去春來,春回大地,新的一天,新的希望,新的個人原則又悄悄地來臨了……

作者簡介
Comment 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