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精選 

那條跑道

作者: nickname-dgs-545002 最後更新: 27/08/2018

    站在跑道的終點,我驀然回首望向一百米跑道的起點,彷彿看到那軟弱、輕言放棄我第一次與接觸跑道,初次踏上跑道的那一刻。未曾經歷起跑後的重重困難,從未體驗跑道上跌倒爬起的反反復復,我從未想過這一條跑道將會交給我人生哲理,把我改造為一個永不言棄的少女,並和我成為摯友。

    還記得五年前那一次與跑道小姐的邂逅。那時的我做事總愛半途而廢,能堅持上半年的興趣屈指可數。有興致參加學校田徑訓練班,也是我偶然在電視機前看到運動員衝過終點,那被勝利女神照耀下的光輝時刻而激起的一時興趣。但那時的我又何嘗想過或體會過運動員成功光環背後所付出的心酸汗水和淚水呢?

    當時我天真的以為,跑得快不就是一個天份嗎?全靠老天賦予的體能與速度就能獲獎。於是我穿著簇新的釘鞋踏上了跑道,我興奮雀躍地在跑道上跳躍。然而,在參加完一節訓練課後我徹底傻眼了。

    訓練伊始,我自信地望向那紅豔豔的跑道,仿佛一條勝利的紅錦在向我招手。但是教練並沒有立刻要求我們開始比賽,而是要求我們沿著跑道跑做四圈體能鍛煉,還督促我們要在限定的時間中完成。那時的我跑得氣喘喘,儘管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但仍然慢了幾秒到達終點線,因此我被罰做了三組體能運動。烈日當空,汗珠揮如雨下,我在做完後體能運動後,教練又要求我馬不停蹄地繼續參與計時跑。第一次參加訓練已經如同煉獄一般,我兩個小時前踏上跑道的那一股熱情,已經被五味雜陳的汗水沖刷殆盡。

那紅得熾眼的跑道讓我心中怒火中燒。我要放棄,放棄那該死的訓練,遠離那條令人生厭的跑到。參加田徑訓練班時的歡喜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我垂頭傷氣地告訴父母,我再也不想跑步了,然而他們卻規勸我再堅持一段時間。就這樣每一次的訓練對於我來說都是煎熬,對跑道的厭惡及抗拒也有增無減。

一年後,我懷著百感交集的心情參加了第一次跑步比賽。我站在起跑線上,望向遠在天邊又近在咫尺的勝利終點,這時候的跑道就像一個頑皮的孩子在肆意地向我挑釁。……”在開賽的哨聲響起的一刻,我奮力地沖出起跑線,但是戲劇性地一幕發生了!在僅距離起跑線不到一米的地方,我絆倒了!鋒利的釘鞋劃破了我的小腿,霎時間血流不止,並和著一股濃烈血腥味。這絕對是我十多年來最羞愧惱怒的時刻,一邊是受傷的委屈感,另一邊是出師不利的恥辱感,當時的我恨不得在跑道上找個地洞鑽進去,我徹底恨透了這條萬惡的跑道。於是無論父母如何勸說,我再也沒有去參加田徑訓練。 

    在缺席訓練一多月後,教練突然致電邀請我去運動場觀看比賽。這還是我第一次作為觀眾出現在訓練場上,坐在觀眾席上縱觀整個運動場,跑道像兩個對稱的馬蹄鐵一樣緊緊地把我的目光鎖著,運動員們像閃耀的星星點綴著這個碩大的田徑場。看著跑道上的運動員們雖然汗流浹背,但依舊堅持不懈,即使是跌倒也毫不畏懼,傷了疼了,纏起繃帶後又繼續重回跑道。他們仿佛堅韌的小草,不懼頑石的壓力和風雨的洗禮。他們從不埋怨,用堅忍不拔的毅力在跑道上奮鬥不懈。突然我意識到自己在跌倒、失敗後的龜縮不前,怨天尤人的可笑行為。從前的我,看到的只是運動員的成就與光輝,卻忽略他們背後的汗水,正所謂臺上十分鐘,台下十年功,沒有勤懇耕耘,哪來的豐厚碩果呢?獎牌並不是衡量比賽的唯一標準,永不言棄的精神才是比賽的真諦,這會讓你贏得人生跑道上的輝煌。那一刻,我終於明白了跑道的真正含義,他就像是一位教導我勇於直面人生風雨的和藹導師。

   在康復之後,我第一時間向教練提出了重回跑道決定。伴著跑道,我迅速地成長,他待我亦師亦友,無時無刻都在賦予我積極的能量。最初的抗拒化為了一種熱愛, 我每天最幸福的時刻就是在跑道上自由地飛奔。

    校際比賽中,我滿懷信心的再次踏上跑道的起點。然而, 命運之神就好像在跟我開玩笑一樣,再一次,我又在跑道的中段摔了一個大跟頭。腳踝處的疼痛感像火燒一樣,頓時向我全身蔓延。我艱難地用雙手撐著身下的跑道,它仿佛在緊緊握著我的雙手,激勵我繼續前行。於是我忍著腳踝的劇烈疼痛迅速地爬了起來,咬緊牙關一瘸一拐地小跑著移向了終點。這時候,賽場上響起了一陣震耳欲聾的歡呼聲與掌聲,原來整個田徑場的觀眾都在為我的堅持而雀躍。    那聲音宛如最動聽的交響樂般激蕩著我的心靈,我雖然輸了比賽,卻戰勝了自己的軟弱,贏得最引以為豪的獎勵。

    跑道像一位親密的摯友,見證了我付出的辛勞,亦陪伴了我的成長。跑道又像一位優秀的導師,時刻督促我進步,亦助我贏得了成功。 試問這世上能在哪裏能找到如此良師益友,在你彷徨無助的時候,對你不離不棄。在你最迷失方向的時候,對你循循善誘。在你退縮氣餒的時候,對你大力支持。阿基米德曾經說過:給我一個支點,我就能撬起地球。然後,跑道就像是我人生的支點,讓我撐起了我的整個世界。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