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精選 

籠中鳥

作者: 劃線君 最後更新: 19/08/2018

  小男孩忽然想起來,他有好一段時間沒聽見爺爺鳥籠裡的吱吱聲了,於是趁着小休時間,他跑過去看那隻籠中鳥。

 

  結果,他發現小鳥死在打開的鳥籠外,翅膀低垂,四腳朝天,兀自瞪着空洞的眼睛。牠永遠保持着仰望天花板的姿勢,也許牠是在嚮往屋外的天空。

 

  小男孩大為驚奇,為什麼鳥籠沒有關好,讓小鳥得以逃之夭夭?這樣爺爺會很傷心的!他便跑出去找母親,對此婦人只是聳了聳肩:「你爺爺畢竟老了,記性不好,忘關鳥籠也是正常事。你先放着那小傢伙,別動牠,不然你會生病的,待會我就過去扔掉牠。」見兒子下意識地皺起眉頭,她淡然地笑了一聲,續道:「沒事,反正他老人家大概早就忘了他還養着一隻鳥。他要是問起,我們就再買一隻鳥哄哄他就行。」小男孩沉默半晌,咬咬牙轉頭又跑回去鳥籠那邊。

 

  鳥屍依然在桌上,小男孩緊鎖的眉頭間泛起的是不解,還有一點莫名的感傷、惋惜和同情。他的左手放在桌邊,情不自禁想伸出右手去摸摸小鳥涼透的身體,不過最後還是收回來了。輕撫着自己的胸口,小小的心臟好像被透明的幼線絞住,難過的潮水慢慢從腳底漫上來,又像從頭頂沖下來,讓小男孩一時說不出話來──那一刻,他既清醒又迷糊。

 

  就像蔚藍大海上刺眼的浮木,一條問題一直在小男孩的腦海盤旋不去:為什麼小鳥要死在籠外呢?是太過習慣安逸無憂的生活,剛走出舒適區就無法扛得住風浪而死?還是,闖蕩世界覽盡風景百態後反而眷戀起當初的「籠子」,所以臨死一刻都想回來?小男孩被自己第二個想法嚇倒了,這是不可能的吧!難道有人會自願被「囚禁」的嗎?自由,不是大家所渴望的東西嗎?小男孩想着想着,不自覺順着小鳥的視線一同仰望天花板。四幅牆,一道門,一扇窗,自己和小鳥就這樣被困住了……

 

 

  「其實,每個人不都是『籠中鳥』嗎?」心裡有一把聲音呼喊着,他猛地睜大了眼睛。沒錯,每一個人都是「籠中鳥」,一誕生於世,我們就住在一個籠子裡,籠子的名字是家。隨着年齡增長,認識更多新事物後,小孩子自然而然就嚮往外面的世界,到了青少年階段,他們開始學會反抗籠子帶來的壓力,有些還會一次又一次撞向籠門,試圖逃出生天。家族曾經出了一個讀書不好,一心一意想到外面闖蕩的青年,長輩和同齡人都在嘲笑他的不自量力。小男孩跟他交情不深,只記得一向溫柔迎人的他離開前卻勾起一個冷漠的笑容,「籠中鳥以為自由是一種病,真可悲。」小男孩當時愣住了,只是眨眼的工夫,那青年堅定決絕的背影便消失在門外。他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他很敬佩他追求獨立自由的勇氣——不過,這個世界有絕對的自由和真正的獨立嗎?生而為人,就每分每秒都與世界互相連繫,息息相關,社會有很多不得逾越的法律條文、道德底線和傳統規範,說白了就是待在一個足夠大的透明籠子。人類除了理性和本能,還有感情,家庭、朋友和愛人都會成為籠中鳥不可忽視的腳鏈,好比風箏有了線的牽引,才不至於失控;就算你是孤兒,沒有朋友或愛人,與他人的交流和互相幫助亦無可避免,肩上的責任永遠卸不下,你的考量也永遠不能只顧着自己,一言一行皆會受到他人潛移默化的影響。浪子腳下的路總是通往家的,但求落葉歸根。多少人自願被困在當初的籠子裡,他們會努力守護它,甚至拓寬它。

 

  那麼,既然外面的世界不如想像中自由,你也不會如想像中獨立,為什麼小鳥不安份守己地待在籠子裡,享受當下的安逸無憂?正如青年所言,這是一種可悲。翅膀是用來自主飛行的,而不是拍拍兩下取悅主人的存在。一開始你沒有獨立能力的時候,難不免需要他人的撫養,到你長大之後,你就絲毫沒有回饋的意思嗎?

 

  做籠中鳥不可悲,自己給自己造籠子才是最可悲的發展。人應該勇於突破界限的同時,也應堅守原則,為自己負責任。律己上進,在有限中創造無限,才是自由和獨立的最高境界。

 

  小男孩的母親終於走進來收走鳥屍,小男孩卻握住她的手,懇求她讓自己好好埋葬牠。母親本來不答應的,但看着小男孩異常清澈明亮的眼睛,溜到嘴邊的勸誡最終化為一聲歎息,她點頭允許了他。小男孩便把小鳥埋葬在後院裡的柳樹底下,心裡盼着牠在另一個世界可以自由飛翔。

 

  可是,這樣子我不是把小鳥關在另一個名為死亡的籠子裡嗎?多年後,長大成人的小男孩重遊舊地,他想自己還是自私地把牠留下來了。他仰頭看着楊柳依依,是鳥屍的營養滋養了柳樹。微風吹拂之時,柳條高低有致地揚落,好像想飛上去似的。這樣的話,小鳥,你會感覺到自由嗎?昔日的小男孩風輕雲淡地笑了。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