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精選 

假如我是一個奶樽

作者: nickname-dgs-439129 最後更新: 13/08/2018

     我是一個奶樽,從百貨公司領養我的是陸先生和陸太太,而我的小主人是陸天雨。我還記得我和天雨第一次的見面,陸太太把奶粉放進我的身體裏,加入暖水,然後輕輕搖動我,她把我的奶樽頂部的柔軟奶嘴放進天雨的小嘴,我看著天雨,和煦的陽光穿過窗簾,照在他雪白和滑润的皮膚上,他頭上有幾根像烏鴉的羽毛一樣黑漆漆的頭髮,天雨用那隻柔軟的小手環抱著我。那溫暖的擁抱,令我難忘的是他那雙深啡色的眼睛,那雙充滿好奇心的眼睛,一時看著我,一時看著他的父母,而陸夫婦看著天雨的時候,他們的眼睛是充滿了慈愛,他們看著天雨喝奶的樣子,就像發現了珠寶一樣的興奮不已。愛就是這樣,通過我,從陸夫婦傳到天雨。

      自從那天,我和天雨時時刻刻都在一起,他餓得嗷嗷叫的時候,我在他身邊餵飽他;他哭的時候,我在他身邊餵飽他;他睡不著的時候,我在他身邊餵飽他。眨眼間,天雨四歲了,他的臉上留下了一些因玩耍時跌倒所導致的小疤痕。他頭上黑漆漆的頭髮又濃又密了,而且是被陸太太整齊地梳好的,他擁抱我的手也長大了,能緊緊的抓住我,不需要父母的幫助,可是有一件事沒有變,就是天雨的眼神。那雙深啡色的眼睛還是充滿了活力和好奇心,而陸夫婦看著天雨喝奶的眼神也一樣是充滿著溫暖和慈愛。我非常珍惜這些時刻,但是不久之後,這些時刻遠離了我,在我的視線範圍內消失,因為陸先生把我儲存在廚櫃最低層的箱子裏,把我封鎖在這冷漠的黑暗裏。我難過地想:他們不需要我了,天雨不需要我了⋯⋯

      我在櫥櫃的生活很殘酷,每次櫃門被打開的時候,外邊的光都會射進來,照亮我,我心裡每次都充滿了希望。唉!可是每次被拿出來使用的物件都是上層的,永遠不是我們下層的嬰兒用品。我聽到天雨餓得嗷嗷叫的時候,我不在他身邊;我聽到天雨哭的時候,我不在他身邊;我聽到天雨睡不著的時候,我不在他身邊。我心裡的希望隨著時間洪流的沖刷漸漸逝去,每次櫃門被打開的時候,我都心如止水,繼續沈睡,直到一天,櫃門再次被打開,外邊的光射進來,在這冷漠的黑暗裏添加了一些溫暖,我如常面無表情,瞄了一眼外面,猜想著被拿出去用的物品是什麼。出乎意料的,有一隻年輕的手從外邊伸到我身處的箱子,並且果斷地把箱子拿出來。我好奇的看看那人是誰,他是一個年約二十七、八的男人,他的皮膚有一點曬黑了,他的頭髮是黑漆漆的,他用溫暖的手拿起我,擁抱我,這時,我看到他的眼睛,那雙深啡色的眼睛,我知道了,他就是天雨,他竟然沒有忘記我!

      天雨溫柔地把我洗沖刷乾淨,然後把奶粉放進我的身體裏,加入暖水,輕輕地搖動我,接著他把我帶到客廳裡,我看到一位年輕的女人抱著一個嬰兒,那一定就是天雨的妻子和兒子了。天雨把我頂部的奶嘴放進嬰兒的小嘴裡,我看著那嬰兒,他深啡色的眼睛也是充滿了好奇心,一時看著我,一時看著天雨和他的妻子,而天雨和妻子看著嬰兒喝奶的眼神,也是充滿了慈愛,此刻,我明白了,愛就是這樣,通過我,從天雨和妻子傳到嬰兒。愛就是這樣,一代一代地被傳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