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精選 

人間失格

作者: 用戶 最後更新: 26/07/2018
「我向來過著丟人現眼的人生。」我絕望地在湖面前作最後一次自我介紹,「對我來說,人類的生活難以理解,而我不曾看到,作為人類的我,生活到底有什麼意義。」我對著自己的影子默默道出心底話,「我想到的逃避方法就是只做那些所謂自己喜歡做的事情。」我低頭,正想一眇自己那對過度操勞卻不快樂的手,卻發現眼前只剩下冷硬的地板,甚至連雙腳也不在了。我凝視湖面,嘗試用已有的動力撫摸那碧藍的鏡面,卻發現自己的倒影不僅沒有出現,湖面也不再出現波浪漣漪,甚至連指尖的知覺也沒有。於是,這天,我竟有了超能力。我稱它做「人間失格」,簡單來說,就是使我自己消失於煙霧瀰漫的塵世間的一種超能力。

起紅筋的雙眼全神貫注地注視著筆尖,筆尖在筋疲力盡的右手中飛快地走過畫紙的每一個角落,畫紙也累了痛了,無奈地摺皺起來,承受著自己身上那顆以水彩做的支離破碎的血淋淋心臟,委屈極了,卻由得眼前沒有心臟的「大畫家」糟蹋自己的軀殼。這是我喜歡做的事嗎?我想應該是吧。

我走在坦蕩蕩的大街上,感受強大的烈風強行吹透我的身體,感受已變成透明的心裡那似乎如釋重負的重量--不,還是重如泰山的,不,卻又像是輕如鴻毛的--到底為何會如此迷濛模糊呢?我想,也許是因為麻木了的心早已感受不了任何重量了吧。我想,也許是因為早已被蒙蔽的雙眼早已衡量不了輕重吧。我想,也許是人間失格的我,早已不想去理會自己心裡到底有多注重任何事了吧。即使我的軀殼不在,我卻還是感受不了絲毫的輕鬆愉快,難道是因為我還有沒放下的思想包袱嗎?我沉思。沒有的,我沒有思想包袱,只不過是空虛的靈魂習慣了沉重的軀殼罷了。

我繼續遊走於大街上,感受沒有重量的身體矛盾地背負著千斤重擔。經過常去的繪畫用品店,我冷漠地注視著店外的一個又一個的賣畫人。記得在以往,他們一定會在看著我,卻是以乞求的眼光,似乎想我施捨什麼的。但我心裡卻不曾存在他們的影子,甚至連他們的一點毛髮也沒有--我只是認為,既然過著窮困潦倒的人生,為何還要選擇去做自己喜歡的事去逃避呢?既然現在的生活不好,那就努力改進,改善現在的生活呀。

也許,你會覺得,我這樣想真的很矛盾,基本上就是「嚴以律人,寬以待己」的絕佳例子,但其實,我這樣想是有原因的。正因我的人生顛沛流離到一個地步,已成為丟人現眼了,根本就沒有再改善的意義,稱得上是「人間失格」了--我再也想不到任何需要變得更好的理由,甚至,我再也找不到任何生存的理由了。我只是覺得,背著沉重的負擔,還有那笨重的軀殼,實在不是一件樂事。於是,太宰治先生投河的情形又一次地浮現在我的腦海裡。

然而,當我的肉身一時間化為烏有呢?霎時間,一個問題跳進我的腦海裡。沒有肉身,不就等於沒有那沉甸甸的軀殼,沒有那沉甸甸的軀殼,不就等於不用受到他人鄙視的目光、指使,沒有負擔,沒有包袱了嗎?我是這麼想的。

於是,我徐徐地走到自己家在大街上的店舖門前,靜悄悄地躺下,閉上眼睛--反正也是不存在的,那不如打從一開始便不曾出現在這世界上吧。也許這樣,家人,不,身邊許許多多的人,會覺得沒那麼礙眼,高興得多呢。這是我喜歡做的事情嗎?是的。我喜歡的,就是看見別人的快樂。哪怕自己有多累多痛,多無心多無力,哪怕自己要犧牲多少,我也願意。

翌日清晨,我是在一片哭鬧、歡呼中醒來的。還沒有睜開眼睛,已感受到溫暖的眼皮靜靜地躺在眼球之上--我的超能力似乎消失了。張開眼睛,母親含淚的笑容映入眼簾:「女兒,你到哪裡去了呀?媽媽好想你呀!」我愣了一愣。「大姐回來了,大姐回來了,我早知道她會回來的!」弟妹們的哭聲笑聲如泉湧般擁入我的耳裡,變成晶瑩剔透的暖熱淚珠從眼眸裡湧回出來。我趕緊以微微抖震的身體站起來,毫不躊躇地提起含重量的身體往前奔去,緊緊擁抱著家人。

母親、弟妹、大家呀,我實在是太自私了,居然會覺得你們會絲毫不愛我、不關心我,居然想到要了結自己的生命,居然會想到要抹去自己的存在!母親、弟妹、大家呀,感謝你們,感謝你們對我的關心,愛護,從不抱怨我是如何地自我中心,生活如此潦倒,也不抱怨我以怎麼醜陋的目光去看待你們,實在令我愧疚不已,卻又感動感激極了。

這時,我才發現,擁有超能力的一天並不是隱形的那一天,而是重現的一天。這種超能力,名叫「愛」。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