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我到了未來!

作者: 用戶 最後更新: 29/05/2018

      我在這個神祕的地方站著。這……這……裡是那裡?我抬頭望著上空,天空已被染成血紅色,四周布滿血淋淋的鮮血和腐爛的屍體,他們死前都帶著扭曲的表情,痛不欲生。我無助地跪了下來,腦海裡彷彿重現了這場激烈又無情的戰爭,我的眼淚不自主地流了下來,「我是誰……這裡是哪裡……」我的記憶漸漸模糊起來。「 嗚……嗚…… 」哭聲宛如回應我般傳了過來,前方有小女孩慢慢地走了過來,那個人是誰?我已經無法再去思考了。突然,前方出現了一道光……

     「不要……不要……!」我大喊著。我突然驚醒了過來,全身被汗覆蓋,我捏了捏自己的臉,幸好這只是一個噩夢。但為何如此的真實?算了,這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夢境而已。可這個夢境卻一直揮之不去,一直一直纏繞著我。但無論如何,新的一天開始了,我必須打起精神去上學。

     「 計算四邊形的周長公式是……」老師說一堆長篇大論,而我卻連一字都未聽入耳,只感到一旁有個「唐僧」在念經,「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我並不是討厭數學,但我討厭這位老師!)我靜靜地看著窗戶,外面與蔚藍的天空吸引了我的注意,一隻小鳥飛過,我也想像小鳥般自由自在的飛翔,飛向那比深海還要神秘的天空;飛向那廣闊無邊的天空。我十分仰慕小鳥擁有的那雙翅膀,那雙不被任何事情束縛的翅膀。如果我能擁有的話,我就不用坐在這裡了。我妄想著科幻小說裡的劇情,就算不被人認同,我也沒有所謂了。可我對現在這樣平淡無奇的生活感到厭煩,一天復一天地做一些相同的事情:上學、下學、做功課、溫習、吃飯……我就像一個機器人、一個傀儡一樣,被一些透明的線條操控著。如……果……如果可以的話……!突然,有一道光出現在我眼前,由於這道光太刺眼,我不由自主地瞇上了眼睛。「咦……?」我疑惑地皺起眉頭。周圍的一切沒有了生命,四周的生物都處於靜止狀態,難道這就是傳說中「時間停止」?我興奮地想。但此時此刻,我再也聽不到同學們的呼吸聲;再也感受不到同學們的存在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跳進去再說!可不是我自己跳進去,而是那道光把我吸進去了!

     這一切真的是很不可思議、令人難以置信!難道我真的可以實現自己的夢想?喔喔喔喔喔!我開始感到熱血沸騰、充滿POWER了!現在,我身處這條名為「時光隧道」的地方,它想把我傳送到哪裏呢?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呢?沒有人知道。我感覺現在背後彷彿有一隻隱形的手在推著我,它好像想把我帶到某一個地方似的。不知過了多久,我終抵擋不過漫長的等侯,在不知不覺間睡去。

     醒來過後,我伸了個大大的懶腰,打了個更大的呵欠,唔!復活過來了!我曾經計算過,我平均每天做這一糸列的動作需要八秒鐘,我為此感到自豪。我陰錯陽差來到了這個神奇的地方,這個城市十分繁榮,廣告用投影的方法顯示,他們都變成了「低頭族」,機不離手。我看見一對對情侶、父子和母女,他們都低頭玩手機,人與人之間失去了交流,好像不認識對方似的,十分陌生。上班族匆匆忙忙地走過,木無表情。在這裏,每一個人都擁有一個機器人,但總感覺好像機器人比人類多的樣子。我覺得現在的我像個鄉巴佬一樣。我想找一個人問問路,卻沒有人理睬我。看著人們無情地走過,好像缺乏了些什麼,這一切都非比尋常,這裡已經再也不是我熟悉的世界,再也不是我熟悉的「香港」了。哦哦哦哦哦!這是我最喜歡的XXX卡通呢!咦?不是不久前才上映第二十集嗎?怎麼現在就上映了第六百六十六集啦!等等!我看了看手錶,時針、分針和秒針都不規則地轉動,看來是壞掉了。難道,我穿越了時空!?這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從好的方向去想,這也許未嘗是件壞事;可從壞的方向去想,可能會永遠困在這裏!?啊啊!我傻傻分不清啦!總之,我得要想辦法離開這裏!在這一瞬間,我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我對她的樣子記憶猶新,她有一頭及肩的長髮,烏黑油亮,帶著一個寳藍色的髮夾及有一張清秀麗人的臉龐,她同時也是一名運動健將,想跑過她就要先快她一步!「別跑!是我!」我大喊著。誰知道她卻轉身就跑,運動不好的我只好無奈地跟著。「別……別跑……了……」我上氣不接下氣地說。她似乎稍微放鬆了警戒,不耐煩地轉過頭來,看見我後吃驚地問:「是你嗎?」「當然是我啦!不認得嗎?」我說。「你一直起勁地叫『是我是我!』誰知道你是誰啦!幸好我停了下來,不然你這個『運動白癡』加『天然呆』早就已經葬身在此了好不好?」她一口氣把這堆話說完。我不好意思地笑了。她跑得太快了,我一下子被拉還現實,還有種做錯事被罵的感覺。我怎麼會認識一個這樣的朋友,不過,看到她之後安心了很多。事後,她跟我解釋了來龍去脈,原來她也是跟我一樣,穿越到未來。她問我為什麼會認得出她,我不假思索地回答:「因為你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再加上我們每天放學都一起回家,怎會認不出你那麽『高大』的身影呢?」我露出了我那惡作劇般的笑容對她說。我竟然會說出這種肉麻的話來,就連我自己也不相信了。「你這混蛋!就……就算你認得出也沒什麼大不了的,這……這是應該的!」她傲嬌地說。說完,她的臉紅紅的。「害羞了!」我說。「才……才沒有!」她低聲地說。「結巴了!」我玩弄她說。「可惡……你偏偏要說出來嗎!」我們歡樂地度過這個黃昏。

  入夜了,我再次做了那個惡夢,那個小女孩的臉越來越清楚。我睡不著,便到這附近的公園逛一逛。我把她靠著我肩膀的頭輕輕地放下,看著她發出平穩的呼吸聲,跟她說了聲「再見」便悄悄地離開了。我邊走邊想:我們真的可以離開嗎?為什麽我會來到這個地方,肯定有一些事情發生了,我有一種不祥的預惑。但是我一定可以克服這個困難,因為我不是孤軍奮戰!到最後贏家一定是我們!不過,我現在應該要怎樣做?我苦惱地想。我抬頭望向漸漸變黑的天空,然而這漆黑的天空沒有給出答案「……!」我注意到一個黑影閃過,我的眉毛一下子皺了起來,看來是不可以放鬆了警戒了!但他一眼就看出我的盲點和弱點,靈巧地繞到我的背後,掐著我的脖子,奸笑著說:「打劫!」我用我的眼睛全身上下地打量了這個不速之客,他是一個年紀跟我差不多,十幾來歲的小鬼,他的黑眼圈沒有我這麼大,他的眼神卻比我銳利得多,他相貌堂堂,意想不到會做出這種偷竊的行為,「人不可貌相」,此時,我深深地體會到了。剛才他盯著我的時候,就好像盯著他的獵物的眼神一樣,(原來我被人當成獵物了,我看起來有這麼容易欺負嗎?) 那時,我只感到背後有一股極大的殺氣,令人直冒冷汗、毛骨悚然。他也把我全身上下地打量了一下,把我身上所有值錢的東西拿出來。 (幸好沒有拿我衣服……)我無力反抗,只能靜靜地任人處理。當他打開我的錢包,看到裡面的幾張鈔票時,露出了吃驚的表情,我的錢包「唰」一聲掉落在地上,問我:「你怎麼會有這種鈔票?」「我……我……啊!其實我並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我結巴地說。他低著頭說:「原來我們是同道中人!」他語音剛落,便向我露出了溫柔的笑容,還伸出手來,對我示好。什麼呀,原來他也有可愛的一面啊!他變臉比翻書還要快,態度來了一個三百六十五度的轉變。這個人真是變幻莫測,讓人難以捉摸,可他的臉沒有像剛才那麽兇殺惡煞,我臉部肌肉放鬆了許多。我欣然地接受了他的好意。
     我們邊走邊說,原來他已經在這裏一個星期了,仍然找不出離開這裏的方法。他剛才攻擊我的原因是他來到這個地方,身上又沒錢,於是他便去找工作,可沒有人聘請他,那些人說他們只接受機器人,因此,他就無奈地走了。他又餓又累,卻沒有人伸出緩手,他有著一副靈巧的身軀,最適合當一名小偷了,於是他這個星期都靠著偷食物為生,但他現在遇上一個可靠的夥伴,就再也不用繼續做這些非法行為了。我們回到她睡著的地方,她已經醒過來了,並焦急地尋找我的身影。她一發現我便迅速地衝過來抱緊我,由於她抱得太緊,我的骨頭「啪」了一聲,然而我發出了一聲極為淒慘的聲音─「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摸著我受傷的腰,一邊摸著一邊再一次想:我怎麼會認識一個這樣的朋友,我的心都碎了,眼淚也差點掉出來了,我只能一直誠心地祈禱,希望她不會把我的骨頭……嗯,就可以了。而她卻一點也不擔心我的狀況,唉!她到底有沒有同情心啊,她肯定是冷血動物,這個鐵石心腸的傢夥!「……」他靜靜地、動也不動地站在旁邊,好像被人罰站一樣,他木無表情,我在這一瞬間覺得他好淒涼。「唔咳……那……那個……其實我在這裏,別無視我啦!」他突然說。這讓我們嚇了一大跳,看著他臉紅通通的樣子令人忍不住想捉弄他,我一時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沒辦法,我笑點太低了。我們初認識的時候,他有點陰沉,不怎麽說話,隨後,他逐漸跟我們說話了。和他說話的過程中,我覺得他是一個爽快的人,其實,他只是稍微害羞了一點而已!今天,我們新增了一個新成員,我們為他辦了一個歡迎會,一整個晚上都沒有睡,所以,我們睡到日上三竿才起來,原本是這樣的,可我們一起床(也不算是床)卻發現……
      我茫然的看著天空,不停地搓著眼睛,我眼前所發生的事情簡直令人感到難以置信!世界已經被染成鮮紅色,到處血流成河,充滿了匆忙的腳步聲以及驚嚇的尖叫聲。這些尖叫聲在我腦裏無限地排徊,啊……我現在到底在做什麽?趕快去救人啊!難道我已經失去了人類應有的人性嗎?看著這些人被殺戮,我竟然毫無感覺,只知道有一件相當重要的事情等著我去阻止,是什麽事情呢?已經記不起來了。我呻吟著,說著一堆不清不楚的語句:「啊……啊……在……哪裏……」現在的我無法正常、冷靜地去思考。我仍然看著天空,目光呆滯。夥伴怎麼喊我、叫我,我也再聽不見了,也不想再聽到,我把手抿著耳朵,無助地跪了下來……等等!這不是跟夢境一樣嗎?難到那個夢境是一個預知夢?我終於搞清楚那個夢境想表達什麼了,它想表達將來會有一場激烈的戰爭,正是這場——機器人巨變的戰爭!現在機器人有了自己的意識,想消滅人類,正在世界各地展開大屠殺!現今科技發達,每個人身邊都有一個機器人,幸好我們沒有,不然我們早就已經死了。如果事情按照那個夢境去發展的話,那不久之後就會出現一個小女孩!果真,在不遠的前方出現了一個朦朧的身影,越來越近。她在哭……?此刻,我終於可以清晰地看見她了,她用柔美的目光看著我,眼框裏流出一道又一道的眼淚,她眉目清秀,是一個小美人,可現今臉色憔悴,臉頰也被她搓紅了,她同時留了一個劉海,那寳石藍的髮色更讓我著迷。她在這場戰爭失去了一切,家人、朋友什麽東西都在這一刻悄然無聲地消失了,她這麽小年紀心裏一定不好受吧。我走向她的方向,輕輕地撫摸她的頭,說:「別哭了!人生這麽漫長,高低起伏不平,總是會失去很多東西。在這個世界上,想要被人愛,你就要作出會被人憎恨的心理準備;想要得到和平,就先發起戰爭,得到一件東西,就一定要付出,這就是『等價交易 』。所謂的和平,只不過是一個美好的虛像而已,不知道這短暫的和平什麼時候會破裂,真正的和平是不存在的——因為人們是自私的,他們沒有去真正瞭解對方;沒設身處地地為對方著想。但就算這是不可能,我想去努力地去維護這短暫的和平!也許你現在很孤單、很寂寞,也許「寂寞」這個詞語,並不能夠代表這個傷口,可你不想死就活下去!但……但如果你想去做的話……!我相信你,你一定可以做到!我對此深信不疑!所以,你想跟隨我們嗎?啊!你不用太緊張,也不用想的太複雜,不願意也不用緊的!那……那個……可以嗎?」我迫不及待地說。我已經做好被人很婉轉地拒絕的心理準備了。「嗯!所以請收留我吧!請幫我找到生存的意義吧!」她啜泣地說。想不到這個年僅七、八的孩子竟能說出這番話來,想必她比幾分鐘前的她有所成長了,不用再需要我擔心她的未來了,現在的她就算是獨自一人也能好好地活下去了。我生存的意義是什麽?這恐怕是我也不知道的問題呢,找不出什麼生存的意義,明知道這樣卻繼續呼吸著;明知道這樣還拼命地生存著,那就讓我們一起去尋找這個擁有著無限可能性的答案吧!「哈哈哈哈哈……!失去一切的人類啊,你們趕快投降吧,給你們三天時間,好好考慮吧!」「唉……我們得要想辦法。」他說。隨後他喵了小女孩一眼,她給他一個懶得解釋的眼神,他們就好像心有靈犀,一下子便明瞭對方想表達的訊息。難道他們認識?我看他們看得出神,他們好像察覺到我的目光,立刻裝作泰然自若的樣子。在我觀察的過程中,她好像靈機一動,想到辦法了。「不如我們直接衝進大本營?還……」她的話被打斷。「那倒不如我們先分工,你!」「我?」我指著我自己說。「當然!唉……我們不要『你』這樣叫,來!我們來改個行動代號,你!」「是!」我突發其想地說。「你的行動代號是『運動白癡』。」他一本正經地說。「啥……?欸欸欸欸欸!怎麼可以這樣對我!這樣很傷我自尊心呢……」我失落地說。「很適合你噢!」她冷嘲熱諷地說。我回她一個厭惡的眼神。「真是的……你!你的行動代號是『冷血動物』。」他露出了不懷好意的笑容。「就知道不會有什麼好結果。」她冷靜地說。我們倆都不約而同地嘆了一口氣。「而我呢……『帥哥』。才怪!我的……」他幽默風趣地說。她給了個眼神我,我點頭說:「嗯!」「兄弟們!揍他!」「嗚哇!別打臉!我只是說說而已……」他裝出可憐的樣子說。「想也別想!喂!旁邊那位人兄!幫幫忙嘛!」她說。結果那位「人兄」也加入了。經過一段時間後……「好!我的行動代號是『指揮官』,而你就是『小不點』……啊!好疼……」他用他已經打成不像人嘴的嘴巴說話。我有點慶幸我自己不是男生。「都記住了嗎?現在開始分工,『冷血動物』的戰鬥能力很高,對一切未知的事物都不恐懼,然而前線和坦克這個位子很適合你。之後就是到『運動白癡』,你的觀察力、推理力和反應能力很高,但太膽小,輔助這個職責就交給你了!我就是『指揮官』,不明白什麼意思?就是字面意思。我會站在後排指揮你們。請你們務必聽我的指示!最後是『小不點』,你的逃生能力和應變能力很高,視野很遠,從剛剛那場戰爭知道,你適合當後援,在適當的時機給予支援。有沒有什麼不明白的地方?啊,對!我們改個隊名吧!就叫HOPE!(希望)無論什麽時候都要充滿希望! 你們對以上的安排有任何不滿的地方?沒有?很好,我剛才在地上撿到了一些機器人的零件,我已經把它們改造成五套對講機和五套裝備,一套後備……」「嗚哦哦哦哦哦哦!超酷的說!」我完全沒有理會正在側耳傾聽的他們,可我隱藏不住心中的那份喜悅,毫無忌憚地說出來。「酷吧!可你們要做好隨時會死亡的心理準備。」他故意把話說的特別恐怖。我們凝重地點了點頭。「允許你耍帥,但不要太過分。」她說。他立刻被打臉。「好,我們繼續。明天我叫起來你們就起來,穿好裝備,潛入敵方陣營!」他威武地說。「是!長……指揮官!」我們齊心協力地說錯。

    「——起來了!快起來!現在開始準備,給你們十分鐘,動作快一點,不然的話就錯過「暗殺」的時機了。」他用一個他不知道從哪裏撿來的哨子吹了吹,一大早就叫我們起來,難免會有點睡意。但我們是不顧生命危險,拚死想要完成這次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任務,現在怎麽可以如此鬆懈呢!看他的黑眼圈,昨晚應該整晚沒睡研究所謂的「時機」吧!何況是我們呢。我一定要打起精神來!「好!大家都準備完成了。現在開始講解作戰內容……」

     他給了一個手勢,示意我們向前走。我們躡手躡腳地前進。「『冷血動物』,『冷血動物』!攻擊你九點鐘方向的小型機器人,它們的視力很差,一會兒我會讓『小不點』發出怪聲,那些小型機器人就會被那些怪聲所吸引,焦急地尋找怪聲的來源,你就在這個時候拿出你的小刀,刺殺它們的首領——看起來特別壯特別厲害的那個,只要首領一死,它們失去了這個靠山,就會手忙腳亂,驚慌失措,這時候『小不點』和『運動白癡』便趁機出來,打垮敵人!這樣第一層的攻略完成!一共有五層,萬事小心。作戰開始!」他小聲地說。「吼吼吼吼吼吼哦!」『小不點』發出怪聲了。話說她在哪?……!她在那!在一個任誰都看得見的地方,但小型機器人們好像注意不到她。額……難道這也是他的計劃之中?他真的是深不可測呢。哦!『冷血動物』跑出去了,她「涮」一聲就不見人影了。很好!一切都在按計劃進行。迅速地、成功地攻破第一層!感覺一切都好像順利過頭了?算了,可能是我多心了。現在還是專注在這件事上吧!

      接下來的第二、三和四層都輕鬆解決了,我覺得越來越奇怪了,事情並沒有那麽簡單,就算我們真的上到第五層又怎樣?可能上到第五層根本沒有所謂的頭目在等著我們,如果打不過,敗北了怎麼辦?我越想越複雜,想到腦袋都無法正常思考了!我身邊的同伴也察覺到疑點了。他走了一半突然停了下來,轉身過來,說:「我們改變作戰計劃!一旦!一旦『冷血動物』或是我們其中一個人倒下了,『運動白癡』就代替我們的位子,繼續前進,不要再管倒下的人,我知道這很殘忍,但無論如何,只要我們其中一人打敗頭目,我們就可以回到我們原來的世界!我們隨時隨地都可能會死亡,這一切也會變得毫無意義,這件事是關於我們全人類和我們的將來,我們不能失敗!所以我們必須完成任務!這是我昨晚努力研究出的成果。」他們都帶著沉重的表情點了點頭,為什麽就我一個聼不懂?我發現他跟她在「咬耳朵」,我問她:「你們剛在聊些什麽?」「沒什麽事。」她無趣地說。我用一個疑惑的眼神看著她,便沒再理會,總感覺他們有些事隱瞞我。現在,我們走在這條通往第五層的橋梁上,這條橋梁十分狹窄,大概勉強只能供兩個人並排前進,而且沒有欄杆,我們都提心吊膽,小心翼翼地前行。橋梁的下面是一個深不見底的熔岩池,大家都默然不語,步速也比平常快了不少,生怕會出意外。我把她的手抓得緊緊的,不想她離開我半步,我的身體已經顫抖不已,一陣不安從我心裏湧出,我不敢猜測我們的前路會出現什麽,我只希望我們能平安回到現實……「恍!」我一不小心跌倒了,我遮住了耳朵,閉上了眼睛,剛才我真的是跌倒了嗎?我思考著,但我感覺在我後面有一隻手把我推倒……「啊! 你有沒有事……你看起來傷得好重……嗚鳴……」我泣不成聲地說。原來剛剛推我的是他,他在那千鈞一髮把我推倒了。現在他被一塊巨大無比的石頭壓著,臉色慘白。當我努力地想把那塊巨石移開時,他邊搖頭邊說「不用緊!」,怎麼可能不用緊?在場的每一個人都黯然神傷,我感覺有一些熱熱的東西從我的眼睛裏流出,「我已經說過了,如果我們其中一個人倒下了,不要再管,由你來代替我的位子。所以你現在也不要再管我,繼續前進!」他沙啞地說。「不要……我不要……」我哭喪著臉說。「只要我們這裏其中一個人打敗頭目,我們就可以回到我們原來的世界了!難到你們不想嗎?現在,我就是躺著,靜靜地躺著而已,我會……我會一直在這裏等著你們,等著你們凱旋回歸!所以……我求你們了!快走啦!這是我作為指揮官給你們最後的命令!沒錯,就是這樣!繼續往前走,不要回頭!不要回頭……」他哭了,其實,他很想我們在他身旁,安慰著他、鼓勵著他,他卻偏偏不說,一直忍著,痛心地叫我們離開,我知道我們再不走的話,任務就可能會失敗,但我也……我也……不想放棄我的夥伴!「我留下來!你們快走!」意料之外地出現了小女孩的聲音,「姐姐,你不要再哭了,昨天你安慰了我,現在到我安慰你!如果我留下來照顧他,姐姐就不再流淚的話,那我就在這裡和哥哥一起等你們回來。姐姐們放十萬個心,你要堅強,笑一笑吧!只要你們打贏頭目,我們就可以回家!所以你們不用擔心我,我能自己照顧好自己和受傷的哥哥,我會在背後默默的為你們祈禱,為你們打氣!我警告你們,你們可不能半途而廢,辜負我們的期望呢!這次你們真的不能再回頭了,要充滿自信地、堂堂正正地一路走下去,別小看我,我真的會生氣的喔!」她裝出一副「我是公主,你們都要聽從我的命令!」的樣子。既然她都主動向我們請求了,那就讓她留下來吧!我擦了擦自己的眼淚,十分佩服她的堅強,現在反而讓她來安慰我了,真是非常丟臉,恨不得想找個洞鑽進去!看來我是過分小看她了,可能我還要向她好好學習呢! 「嗯!那我們先走啦!」我用有點勉強的笑容說。好!我們繼續前往吧!我鼓勵著自己說。「現在你滿意了?」小女孩等她們走遠才說。「咳咳……沒錯,我已經心滿意足了。」他回答。「真搞不懂你,直接一點,把真相說出來聽就好解決了嘛,偏偏要繞一個圈。你這個人一點都不坦率呢。」她佩服地說。「是……」他無語地說。「其實,你一早就知道,只有她打敗頭目我們才能離開這個地方。可如果她沒有完成任務,還死了,那我們作出的犧牲就白白浪費了。你為什麽去相信她會成功才作出這麽大膽的假設呢?」她冷靜地問。「我已經心中有數了。我在這幾天發現,她非常容易受人影響。因此,我想讓她在一個完全沒有人的地方,聆聽自己內心的聲音,她便可以毫不遲疑地作出最正確、明智的選擇。不過她的朋友……應該不會反悔,把真相告訴她吧!應該。話說她的朋友真的很恐怖!對我來說簡直是『小巫見大巫』!你看!昨天的傷口還在……」他可憐兮兮地說。「啊!你真的是好可憐噢!你以為我會這樣說!我覺得你更恐怖,智商和情商加起來推測都有五百多了,不對,情商只有一,還有昨天你是故意被挨打的好不好! 照你這智商,就算是運動沒有天分,你也可以去推算她接下來的動作。算了,我都懶得去指正你。你乖乖躺著,不要動,我幫你療傷。」她沒心又沒力地說。「『一山還有一山高』,我覺得你最恐怖……啊啊疼疼疼!是我不對!請大人饒小人一命……嗚嗚……」他叫苦連天地說。

     我要不要把真相告訴她?但這樣我就破壞了承諾,計劃便因為我而失敗,她也不能好好地去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如果她失敗呢?那我們怎麽辦?我心不在焉地想。不行不行……這個時候我更應該去相信她才對。我真的無法做到,還是會情不自禁地去擔憂她,我要忍著,我要忍著!我的內心不斷掙紮,然而它已經不由自主地動搖了。「你沒事吧?」她問我。「是!」我緊張地說。「你是不是有什麽事瞞著我?」她神情古怪地說。我的心臟差點停止,被看穿了。她應該想套我話,平常心,平常心,我要保持平常心……先分析現況,我處於被動狀態,我要想辦法讓自己轉為主動的一方!「什麽?我們是摯友,當然沒有事情隱瞞!話說你今天怎麼了?整天失魂落魄的樣子,我反而想要問你有沒有事呢!」我越來越大聲,不知她是否發現這就是我說謊的徵狀呢?「是……是嗎?對不起!我懷疑了你。」她慚愧地說。「沒關係,我們往前走吧!」我鬆了一口氣。我停了下來,裝在思考的樣子,有一把劍飛向我面前,我並沒有避開。太好了!時機剛剛好,果然我做的陷阱是最好的!不過的確十分疼。我無力地跪了下來,按著自己受傷的傷口,血流不止,面帶微笑,說:「喂……我走不動了。慢一點吧……」

   「你怎麽會……?」我的表情從疑問變成驚恐,最後轉為害怕。「怎會這樣……騙人的吧,對了,今天是愚人節,今天肯定是愚人節……這不是真的,快告訴我這一切都是假的!沒可能……沒可能!」我用我顫抖的聲音說。「快……快走,這個陷阱每一分鐘就會發射一次,這不是你避開就能解決,它會一直跟著你,直到目標命中為止。現在你是我們最後的希望,不要讓我們白白犧牲了!」她說。之後她便安詳地閉上眼睛,暈了過去。我感覺我所抱著的生物已經沒有氣息,我輕輕地放下她,帶著沉重的心情跑了起來。「任務……成功!」她說,然後便斷氣了。「你做的很好,不用擔心她,閉上眼睛吧!等你醒來時,也許我們已經回到現實了。」一把聲音從對講機傳出。我的腦海裡充滿了和他們的回憶─雖然沒有認識多久,但真的好想再次回到那個時候,回到最初相識的時候。儘管那不是美好的,可跟他們在一起,我感到無比的快樂;跟他們在一起,我能感受到何謂是不甘的滋味。我從沒有後悔來到這裡,我只是對自己的軟弱感到無能,就連自己的朋友都不能好好保護。我過分依賴別人,過分喜歡說「快死」之類的話語,卻從來沒有設身處地的去體驗過真正要死的感覺,太喜歡把「永別」掛在嘴邊,連真正的生死離別都不懂的我,真的是非常幼稚。我漫無目的地前進,已經喪失了想要回到現實的意念,只是帶一副傷痕累累、失去知覺的身軀前進,不斷地前進。這時,我想通了在他還沒有被巨石壓著之前所說的話。我又哭了起來,原來……原來那句只有我聼不懂的話想表達的意思是這樣……「一旦我們其中一個人倒下了,『運動白癡』就代替我們的位子,繼續前進!」他們不惜犧牲自己也想讓我繼續前進,可……可為什麽他們如此信任我?明明……明明我只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白癡而已。既然他們都把希望寄託在我身上,我不可以辜負他們的期望!想到這裏,我的內心不由自主地堅強了起來,我不再是前一刻那個徹頭徹尾的「縮頭烏龜」了。現在的我充滿自信地往前踏步。

    「 哼!終於都來到了。」一把神祕的聲音說。「你現在才來,不覺得太晚了嗎?」他說。「你是……?」我遲疑地問。「我就是把你從那個時空召喚過來的人啊,真是遲頓。」他冷嘲熱諷地說。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他穿著一件紫色的斗篷,可我看見他的臉滿臉橫肉,十分怪異。「我……」「一個連自己的夥伴都救不了的人有什麽資格跟我談論?」他毫不留情地往我傷口撒鹽,我的自尊心嚴重受損,的確,我是一個連垃圾都不如的廢物。我們進入了一段漫長的沉默,我低著頭,強忍自己的眼淚,他則是用一個鄙夷的眼神看著我。「你為什麽要把我召喚過來?」我緊握著拳頭說。「因為我發現了一個方法,可以召喚過去的人,還有,我發現每當召喚一次,就會產生一個時空碎片,這個時空碎片可以控制別人,但科學家們發現這個時空碎片產生的機率只有0.0000001%。可這個碎片竟然在召喚你的時候產生了!你是第三個實驗品,我召喚你們出來都不知花了多少心血了。現在這個傳說中的碎片到現在,還找不到它的蹤影。」他冷漠地說。「主人!不好,研究所快塌下來了!」一個機器人焦慮地說。「什麼!」他驚訝地說。「欸欸!什麼情況?」我仍然呆呆地站在原地。

     另一方面,「讓我跟你們一起同歸於盡吧!」小女孩大聲地說。「衝啊!啊……不行不行!快回來!撤退!撤退!」機器人首領口齒不清地說。結果那所研究所塌了,快死的兩人異口同聲地說:「喂!那我們怎麼辦?」小女孩伸出了舌頭,一臉抱歉,嬉皮笑臉地說:「對不起啦!」

     這次再沒有人推開我,我就靜靜地看著一塊又一塊瓦礫掉下來,最後終於被擊中,毫無抵抗地趴在地上。也許這就是死亡的滋味吧,我如此想著。我閉上了眼睛,回憶這往事。我身處在學校,眼神空洞的望著老師,下課的鐘聲響起,老師走後我們都不約而同地嘆了一口氣,「剛才的課真的很無聊!」她感嘆地說。欸!難到我回來了嗎?剛才的事越來越來模糊,最終忘記了。那是夢境嗎?為何如此真實?突然,一道眼淚流出,「你沒事吧?」她擔憂地說。「沒事。」我擦了擦眼淚。但我的直覺告訴我,我還有一些事沒有完成。那是什麼?我不知道,也不想再理會了,也許隨著時間就會慢慢沖淡吧。已經知道這是一個夢境的我,不斷不斷地逃避現實,不想面對。我假裝像平常一樣上學下學,假裝這一切都沒有發生過。晚上,我抱著我熟悉的布偶,獨自一人進入了夢鄉。我一個神祕的地方站著,我抬頭望著上空,天空已被染成血紅色,四周布滿血淋淋的鮮血和腐爛的屍體……等等!為什麼又是這個夢境?我睜開眼睛,我再次回到這個令人深感絕望的地方,感受到下半身傳來一陣劇疼。我明明確確地感受到真正活著,但現在看來我是不可能逃出去了……更糟糕的是,又有一塊瓦礫掉下來,這次擊中我的頭部,我感到天旋地轉,已經暈暈眩眩的我在也看不清眼前。這時,一件又一件的回憶浮現在我眼前,這一切好像不久前才發生一樣,記憶猶新。難道這就是「走馬燈」?第一次學會走路、跌倒的時候、種種上學的時光、相遇的時候……「啊,對!我們改個隊名吧!就叫HOPE!無論什麽時候都要充滿希望!」現在我的身體正在排擠「希望」,希望這種不切實際的東西,只會令我們在絕望邊緣更加難受而已,期望著別人會來救自已,到最後還是要靠自己。期望越大失望越大,倒不如一開始就不要抱太大的期望,此時我是這樣想的。希望什麽的都不重要了,任由我們和這個逐漸腐敗的地球自生自滅就好了,我才不想垂死掙紮,這麽痛苦、這麽麻煩,就讓我們在這個不為人知的地方悄悄地死去就好。不知我就這樣死去有人會覺得可惜嗎?又有誰會注意到?在遠方的家人和朋友會擔心嗎?如果沒有怎麽辦?腦袋都被一些負面的情緒佔據著,我已經再也不是那個曾經的我,再也不是那個活潑開朗的我了。迷失自我的我,再沒有生存價值。「我會在背後默默的為你們祈禱,為你們打氣! 」我不想再聼到這些虛偽的話,儘是說一些「加油!」類似的話,令我感到非常厭倦,他們都不懂我的處境有多麽辛苦,對著他們的期待只會讓我感到莫大的壓力。現在想起,以前想的事情完全沒有經大腦思考、不合符實際,這顯得我們更加無知而已——我們只是一個小孩,這些事情在大人的眼裏是件再無聊不過的事,這時的我無力爭紮。我總是失去過,流淚過後才懂得去珍惜,但現在回想起來也沒用了,一切都無事於補。突然,我想起了一首歌,一首在我失落時令我重新振作起來的歌,我隨著節奏哼出這首歌的旋律,這首宛如最終凱旋曲般,迎接著死亡的來臨,它應該能在最後的一刻帶來我心靈上莫大的安慰。「無論是早晨、夜晚、春天、秋天都一如既往地會有著誰在某處死去。」可能我就是這個「某處的人」吧。「我們人啊!要往前走,留在後面的是回憶,往前走的動力是夢想!」在我的心中已經萌生了一個名為「希望」的東西。「不管是你還是我,終有一日都會像枯葉般腐爛。儘管如此我們還是拚命地活著,擁抱著生命活著。」我終於清楚我來到這裏的目的是什麽了,我是為了拯救夥伴而來的,我一定要成功帶著我的同伴逃離這個噩夢似的未來!我只知道一定要做到,絕對要成功!我憑著我頑強的意志讓自己的意識漸漸回復過來,現在我不再像那時暈暈眩眩了,我可以冷靜地去思考了。我動彈不得,我奮力地推開腳上的瓦礫,我一轉身過去,我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沒有眼花吧?奇跡竟然會出現在我身上!我忍著傷痛往前爬,換成以前的我早就放棄了,暗暗祈求這一次不要再被人搶走,我不想再失去屬於我的東西了。「我不會讓你得逞的!」一把聲音說。他……是誰?不管,想搶我東西的人接下來都沒有好下場!命運之神啊,請庇護我!我們兩個人都受了傷,這場競爭是公平的,雖然他的傷比我重……但世界是殘酷的!我拚命地一直往前爬,既然有了目標和夢想,就要去實現!我懷這個信念,用盡吃奶的力氣前進,成功和失敗只在一線之差,一定要在這個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方拿回屬於我們的光茫!「太好了!我終於成功……終於成功了!」儘管他成功拿到手,可因為他的手太脆弱,被我搶了過去。我這次流出的,不再是傷心、難過的淚水,而是成功、喜悅的淚水。它彷彿照亮了我的前路,指引我前進。我緊握著這個東西,讚嘆著自己的勝利,這個東西就是─時空碎片,在我拿到手的瞬間,他的身體被一些無形的東西撕裂著,他發出痛苦至極的叫聲,我目睹這一切,默默地看著他死去。「零件修復中……零件無法修復,組裝失敗。代號10010101001已確定死亡……」他消失了,我停頓了三秒,咦?他是機器人?並不是,他是人類!他把自己的身體改裝成機器人了!他已經無藥可救了,不再是一個人類……應該說是生物了,他醜陋的地方不在於他的外表,而是他的內心!我想瞭解一下他的過去,肯定是過得十分悲慘才會作出這樣的事情吧。算了,已經完成任務,沒有必要再去理會。這份心情真的難以形容。也許對於其他人來說,這只不過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可對我來說,這是一個突破、一個勇敢去嘗試的證明。「任務完成!」我興高采烈地說。「用不著這麽大聲,我們都知道你成功啦,快進行傳送啦!」小女孩說。「半天沒見,你怎麼成熟了這麽多?」我好奇地問著。「其實我跟你同年,但不知道為什麽來了未來後就變回了七、八歲的樣子,我有點擔心我的將來了。」她解釋說。「可我現在才知道原來時空碎片可以用作進行穿越……前一刻隻知道這個東西很厲害。(我放錯重點了。)」我一得知可以回到現實後不禁鬆了一口氣。讓我上個一百堂我最討厭的體育課也不用緊!我現在心情好到了極點!

     「計算四邊形周長的公式是……」老師慢吞吞地說。我們回到了課室,回到了最初時間暫停的地方。我看一看我身邊的她,她微微一笑,對我說:「我們回來了!」「嗯!」我異常愉快地說。這一切都不是夢,她說的話就是最好的證據,這場奇幻又驚險的「冒險」讓我們銘心刻骨、難以忘懷。相信在遠處的他們也深有同感吧!我覺得可能會在不久的將來會跟他們重遇,HOPE小隊一定會再次重逢,因為我們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差點忘了!今天有兩位轉學生來到我們學校,請大家用掌聲熱烈歡迎他們。」老師平淡地說。全班同學吱吱喳喳地討論轉學生是誰。「你覺得是誰?他會是一個怎樣的人?」她問我。「嗯……我希望是一男一女,還有是個好相處的人會比較好。」我回答。「看來你已經知道了。」她神祕地說。我一臉「黑人問號」地看著她。難道她知道什麽內情?兩位轉學生踏進了課室,他們喵了我們倆一眼,這次為什麽又是只有我一個不懂?看似他們三個都知道,所以一點都不吃驚,我呆呆地看著他們走過,他給了我一個鄙視的眼神,彷彿在嘲諷我的無知!不過,HOPE小隊重逢了,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也不再重要了。「我的名字是白連,這位是我妹妹白鈴,她腦子不好使,請多多見諒。」他幽默地說。「大家好,我是白鈴。這個是我的笨蛋哥哥,他情緒十分不穩定,請多多關照。」她冷靜地說。「欸……那邊的兩位同學好像沒有聼我們說話哦,不如請教一下她們的名字,你說好不好,白鈴?」他不知不覺地說。白鈴點了點頭,不懷好意地看著我們。「想不到他們竟是兄妹,怪不得他們長得好像……」我語音剛落他便叫了我們起來,可惡!這兩個傢夥,給我記住!「我是凜,她是我的朋友─詩音,請多指教。」我假裝若無其事、不認識他們說。下課的鐘聲響起,我們鬆了一口氣,大家瘋狂地湧向他們,他們投給我們一個無奈的眼神,活該!我心想。但他們向我們求救,看來不得不拉他們出來。「不好意思!新同學需要安靜一下!」班長說。「唉……」他們不約而同地嘆了一口氣。我們興致勃勃地聊起剛剛那場冒險,雖然說出來肯定沒有人相信我們穿越了時空,還差點死掉呢!但這是事實。他們兩個說出為什麽要讓我獨自去面對難題時,我突然有一股想打人的衝動。「……其實也沒什麽好害怕了,對了!我們今天午餐吃什麽……」他轉移話題地說。他流出一顆顆大滴的汗珠。他那囂張又有一絲害怕的表情,真的十分欠揍!我燃起我這「一發不可收拾」的怒火,我知道他是故意讓我生氣,我忍著,先深呼吸……他看到我的樣子後哭笑不得,好,我受夠了。我一去追他,他便拔腿就跑,運動不好的我只好用班長的名義命令他站著,他跟那時害羞的他簡直不可同日之語!我意味深長地嘆了一口氣,然而他已經跑到千里之外了。白鈴和詩音抿嘴而笑。我覺得,我們的未來會這樣都是我們一手造成的,人類蓄意破壞環境,讓許多生物流離失所,地球不是屬於人類,人類卻是屬於地球,從現在開始,如果人類好好愛護地球,也許事情也不會發展到這樣,人類缺少的並不是糧食或食水,而是同情。倘若多一點同情,我相信就不會再出現像「他」一樣的人了,就能提早阻止災難發生,世界也會因此變得更美好。我們人類可以創造一個能幫助自己的東西,而不是創造一個可以代替人類的東西。人類之所以是獨一無二的是因為我們都有著不同的專長和弱點,這點是機器人永遠不可能擁有的東西。經過這次冒險,我的內心堅強了不少,生命十分寳貴、頑強,我再也不會輕率地看待生命,輕易說「想死」的話了。我並不是孤單一人,我有這些支撐著我的同伴,他們就是我活下去的動力!也許,我已經找到生存的意義、價值了,我是為了保護他們,我所珍惜的人們而來到這個世上的,可能現在的我並沒有能力,但努力就會有回報!只要我不斷努力,有著一顆永不言敗的心,就一定能成功,永遠著守護他們的笑容!我們可是經歷過生死離別的同伴,他們開心,我也會開心;他們悲傷難過,我也會難過!我們是一個團體,一起共同進退;一起吃喝玩樂;一起分享;一起將心比己。我要永遠永遠跟他們一起,做一輩子的同伴,一輩子的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