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精選 

不走尋常路

作者: 用戶 最後更新: 18/05/2018

          我們的腦袋瓜永遠鎖定前方,雙眸凝視前方的金幣。

          「只有得到最多金幣,才能建造一條通往天堂的路,盡頭是失落的寶藏,裡頭是快樂。」

          這句話刻在村落入口的木板上,是紅遍世界的遊戲簡介,我是遊戲中角色,我叫艾莉。

          角色設定了我們要不斷往前奔,由拂曉奔到星月交輝,不能停下,有時雙腳被高跟鞋磨到脫皮,還得在硬梆梆的大理石地板上跑著,因為得到最多金幣才算成功。

          我兩旁是蓋得趔趔趄趄、固若金湯的金磚,依稀記得有幅油畫掛著,——其實我不太清楚,因我們只會看著前方的金幣,周遭早已與我們無關。

          上年,系統壞了,大家都怔怔地,不安又惶愧地站在原地,因前方沒有了金幣,大家不知往哪裡去,只可待技術人員把系統搶修。

          明明是黑夜,但兩旁的梅花間竹的金磚把眼睛刺痛。我重遇了那幅油畫,雀鳥在樹叢間喁喁情話,但那甜蜜在枯枝禿椏下顯得淒涼。

          那次是自遊戲開發以來我第一次的休息,我在分岔路口前坐下按摩痠軟的腳踝。

          「你不累嗎?」我問道。跑得最快的默基爾在我隔壁,他仍直視前方,甚至沒正眼看我。

          「以前會,我猜你也很快不會再累了。」

          「為什麼?」

          「那只是你的軀體跑著,雙腳的疲憊再也傳不到神經線,如浪花拍打石頭,進不到那如混凝土一般的心裡。」他看著前方半成形的金幣,嚥了一下口水。

          「所以只管奔向盡頭,就不會累了。」他續答。

          「但哪裡才是盡頭?」我問道。

          他沒有回答,依舊直視前方,準備奔向「盡頭」,他臉上半醒夢醉間的笑容,直教我打冷顫。

          夕陽餘暉攫住的暖意,隨夜幕降臨早已消逝。我覺得很冷,究竟哪裡才是盡頭?默基爾眼神不經意流露出因紙醉金迷得到的快活,油畫上小鳥的笑容僵著,我開始喘不過氣來。

          系統快要搶修完畢,左邊開始出現我熟悉的金幣,而右邊,竟無金磚也沒金幣!

          我惄然地站在分岔路的右面,如果我踏出一步,就會失去一切金幣、甚至寶藏。

          「你瘋了嗎!」

          「那裡沒有金幣!」

          「你這樣永不得寶藏!」遊戲角色們朝我喊道。

          我知道這不是一條尋常路,但我決意前行,我想離開那金錢掛帥的路,不想追逐那無盡的盡頭。

          路上,樹木翁鬱的山坡地上沒有一顆金幣,泥濘的土壤取代了大理石。我的眼不用再直視前方,步伐開始放慢,脖子上的枷鎖終可卸下。

          一路樹上碩葉青翠,花朵染白帶紅,是我從前無法巴望的春花和夏雨。明月當空,落花微微,袤廣大地,何以我從前的世界只有金色?

          在夜空中起伏的稜線,不再是正方的金磚,而是綠的婆娑,粗獷的樹皮和樹身暴筋的虯結。

          我終不用耽溺在無止境的奔跑和疲憊中。我頭一次感覺到血液在體內奔騰,心跳鼓動耳膜,晨光是如此熹微和溫暖。

          山巒是我的住址,雲霞是我的財產,霧迷盡千山,雨惑盡萬澗,但這異於紙醉金迷的纏混。這條路雖不尋常,但這快樂比以往的虛幻漂渺、鏡花水月來得真實。

          也許無人明白我何以走上這不尋常的路,遊戲開發者把我從村落中除名,因我已不能為他們賺取金幣,但我不後悔,也不稀罕,那行屍走肉的「遊戲人間」。從我踏上不尋常路的一刻起,有顆種子,落在心房,不經意地在未被混凝土灌注的內心萌芽。

          我不走他們的路,也許失卻了一切金幣,但我得到了他們窮盡一生也得不到的寶藏——我看到那對小鳥在枝葉繁盛的樹上,和我一樣開懷地笑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