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遠行

作者: 夏訾靨 最後更新: 10/04/2018
我終於獲得了比賽的冠軍!此刻,我站在頒獎臺上,過去一幕幕艱苦鍛鍊的片段重現腦海。
 記得剛開始接觸腹語是因為爸爸是腹語表演者,媽媽是歌手。爸爸經常對我說當年他追求媽媽的事,也經常拿著玩偶為我唱歌。當時天真的我總覺得這些玩偶是活的,想用自己的力量給予它們生命,令更多人瞭解它,所以跟爸爸學習,但後來因為學業的繁忙,便放棄了練習。
 參加這次的腹語大賽,也是因為爸爸。爸爸在幾年前查出患上了肺癌晚期,這一年是他的最後一年。我希望他能滿懷驕傲的去「遠行」,繼續傳遞腹語歌唱的技巧。這個國際性的比賽匯聚了全球的腹語大師,我第一次知道原來學腹語的人這麽多,看來不拿出看家本領是難以奪冠了。我自認學藝不精,畢竟也只是跟隨著父親學了五年的腹語,與這些大師不在一個層次,但若是父親的話,必定輕松奪冠。
 比賽是單獨進行的,雙方都無法知道對方的實力和表演方式。比賽開始前,我很害怕別人跟我一樣用玩偶唱歌,害怕自己的歌唱實力不如別人。為了有超水平的表現,進入決賽,我沒日沒夜的練習。但是因為太久沒有用腹語了,感覺有點生疏,有些找不回以前各種類型的聲線了,我在一天之內,連續練了兩到三個小時,導致過度鍛鍊,而缺氧昏迷送進了醫院。因為練習需要大量的肺活量,去營造立體感,需要令鼻腔和頭腔產生共鳴。這種腹語的練習,建議每天最多練二十分鍾,但我的時間不多了,我得把握每一分每一秒。
 結果,第二天我就失聲了。早上起床習慣性地開口想要開聲,但張開嘴巴後,卻一個音都發不出。當時,我整個人都崩潰了,只能呆呆的坐在床邊哭泣。還好媽媽這個時候走進了房間,她坐在我的身旁,淡淡的開口:「你還記得當初你想學腹語是為了什麽嗎?」「是為了帶給大家快樂!」聽到這句話,我知道,這幾天我把自己逼得太緊了,我慢慢地放下壓力,開始從基本功做起,不再一味地追求速成。開始慢慢地改變自己的呼吸方式,從鼻腔式呼吸法轉腹式呼吸法,還有最重要的保持微笑,面部肌肉不能因唱歌而有所變動,這些看起來很簡單的動作,但是沒有個一年半載是無法煉成的。
 大賽那天,我沒有想到居然沒有人用玩偶唱歌的方式表演。走上舞臺的那一刻,我緊張得嘴角發抖,我抱著爸爸以前用的玩偶,用男生的聲線,少女的聲線和老人的聲線將「爸爸」唱完。最後,我忍不住落下了眼淚。因為在表演快結束的時候,我看到媽媽在觀眾席接起電話後,掉下的眼淚。我知道,爸爸他去了「遠行」。
 過往艱辛的片段一幕幕地重現在腦海中,父親的身影與他的玩偶,還有那美妙的歌聲。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