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的你

作者: 婲開半季 最後更新: 17/03/2018
  我翻開母校的二十周年紀念特刊,見到這幀跟你在小學畢業禮後拍的合照,照片中的你稚氣未脫,眼神流露的倔強,看著我倆的笑容,當年甜蜜和苦澀的回憶都被喚醒,一一浮現腦海。

  要說什麼時候才真正地認識你呢?大概是二年級的那個夜晚吧!那晚,你在宿舍的走廊上哭得撕心裂肺,這哭聲在夜空的渲染下顯得格外淒涼。當時我還不明白你哭的原因,只是被哭聲嚇得睡不著,於是不耐煩地問宿舍老師:“老師,這是誰在哭呀?還讓不讓人睡覺了?”老師安撫道:“這女孩兒的爸媽離婚了,也怪可憐的,你就不要計較了。”聽到是這樣的事,我也就沉默了,沒再吭聲。

  第二天,也許是出於好奇,我狀似無意地向旁人詢問了你,才知道你有多孤單。因為內向的性子,班上沒有人願意做你的朋友。之後,我就是有意無意地關注你。

  一次體育課上,老師讓我們兩人組隊玩遊戲,大部分人很快就找到伴了,你只是站在,局促地捏著手。片刻之後,我走到你的身邊,問:“要不要和我組隊啊?”你抬起頭,一瞬間的驚訝然讓我捕捉在眼,我笑著對你說:“你不會覺得很孤單嗎?我可以做一朋友啊!”“真的嗎?”你也甜甜地笑了。那一瞬間,我突然覺得其實你也很可愛。

  從此,我們倆成為好朋友,因為學校是住宿制的緣故,我們更是形影不離,一起起床,一起吃飯,一起上課。。。。。。我發現其實你也是一個很活潑的女孩,只是這一面只會流露給熟悉的人看。

  那會兒的我們很快樂。記得有一次興趣課,我上的是鋼琴,你上的是電子琴,而正好那天鋼琴老師去教舞蹈班了,留了一頁鋼琴譜讓我自己練習,碰巧你的電子琴老師也請假了,我們倆就溜出了各自的教室,一起跑到校長室旁的花壇去玩了。校長室旁邊有一條到教學樓後面的路,這條小路旁有一個花壇。那是正值夏季,天氣炎熱。花壇裡長滿了薔薇,枝藤茂密,倒掛在臺階下的側牆上,美極了!由於實在長得太繁茂的關係,我們倆的身影就被隱藏起來。那兒很幽涼,我們倆在那兒看小說,享受著靜謐的時光,雖然第二天被罵了,但我們倆卻不在乎,依然商量著下一次的“逃跑計畫”。那會兒時光無憂無慮,自由快樂。

  不知不覺,時光飛逝,我們是六年級的學生了,盛夏,是一個畢業季。五年級的時候來了一個新同學,我們和這個男孩兒玩得挺好的,我知道他有點喜歡你。這一年,發生了太多的事。

  我們三人考上了不同的學校,在這越發濃重的分離氣氛中我們也越發沉默。他對你的喜歡,直到最後,也沒有說出口。而那件事,卻徹底斷絕了你和他的關係。

  快畢業了,你想給他買一份畢業禮物,拉著我逛了三天的禮品店,最後選了只碗大的陶瓷杯,上面畫了三個小人,居然意外的像我們三人。當時她看到這只杯子後,就毫不猶豫地選擇了這個。

  當時送的時候,無意被隔壁桌的女生看見了。她就想到一個惡作劇。這女生不知從哪裡買了個一模一樣的杯子,當著你的面送給了他。當他接受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生氣了。

  你倆大吵了一架,你的脾氣不好,盛怒之下你摔壞了他送給你的禮物,他在愣了片刻後,也摔了你送他的禮物。摔成一地的陶瓷片就像我們三人的友情,被摔得支離破碎。怒氣和說不上來的別離幹感躥上心頭。我找到那個女生,並質問她為什麼這麼做,但卻是:“這只是一場惡作劇而已!”我突然就笑了,“你這種人活該沒朋友。”轉身便走了。

  我跑去向你解釋,你卻不願意相信也不想聽。最後還倔強地對我說“你不是也可憐我嗎?走吧!我不想再看見你!”你流著淚,轉身就走。

  我們三人再也不會有聯繫。

  我至今想起那些日子都難以釋懷,畢竟我還是失去了那麼好的你。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