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精選 

讀《笑傲江湖》有感—笑著看正邪

作者: nickname-dgs-650743 最後更新: 02/03/2018
正所謂「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江湖上充斥著爾虞我詐,到處腥風血雨,能放下一切,「笑傲江湖」的人有幾個呢?正邪又是否勢不兩立?

《笑傲江湖》中,究竟是誰人在笑?許多人心中的答案定然是令狐沖,不過細想之下,書中不少人物都笑過。這一笑之中,各人的本性流露了出來。

書中最滑稽可笑的人物非「桃谷六仙」莫屬。令狐沖明知他們「頭腦魯鈍之至」,便讚賞他們武功高強以博取他們歡心,桃谷六仙「長長的馬臉上滿是笑容」。當桃谷六仙遇上老頭子及祖千秋,桃枝仙為報被擒之仇,猛力撞向祖千秋,使他懷中茶杯化為烏有。然後,他退在「數丈之外,哈哈大笑」」。由此可見,桃谷六仙生來天真瀾漫,淺薄幼稚,不明世務。六仙雖然年近七旬,性子卻「恰似孩童一般」。令人驚嘆的是,他們憑藉稚氣在五嶽劍派合拼聚會這等大場合中,於群豪面前瞎弄搗亂,口出狂言,弄得哄堂大笑。桃谷六仙因為幼稚,所以行事毫無顧忌,這也能算是「笑傲江湖」吧。

魔教教主任我行的千金盈盈亦是一個「笑傲江湖」的人。與少林派高手激鬥後,她和令狐沖烤蛙煮食。即便在傷重之際,她聽令狐沖口出調戲之言,仍被「逗得格格而笑」。後來和令狐沖二人暗中保護林平之夫婦時,她半夜到鄉下人家偷取衣衫以作易容改裝之用,聽見老農夫婦的情言蜜語。她先是「噗嗤一笑」,再「忍不住好笑」,繼而向令狐沖覆述這些話時,「臉上一直掛著微笑」。最終盈盈辭去日月神教教主之位,退隱江湖後,與令狐沖共享天倫之樂。那時她「嫣然一笑,嬌柔無限」。在盈盈心中,兒女私情顯然比自身安危,江湖地位等來得重要,故此在許多緊急關頭,她只要想著令狐沖,便能放下一切。因為有「令狐大哥」,盈盈便可「笑傲江湖」。

號稱「君子劍」的華山派掌門岳不群待人彬彬有禮,眾人皆道他已看破世事,「笑傲江湖」。他在五嶽劍派集會上,贊成五派合拼一事時,提到他樂於與從前的徒弟令狐沖「同歸一派」,「臉上露出笑容」。可是,他不久之後便揭露「盧山真面目」,趁令狐沖和盈盈剛逃出華山山洞,就將他們罩在漁網中,趁火打劫,企圖對他們加以殺害。他「獰笑道:「小賊,你得意洋洋的從洞中出來,可沒料到大禍臨頭吧?」」這一笑顯露出岳不群心腸歹毒。他處心積累多年,只為搶奪五嶽派掌門一位,不惜對昔日的愛徒下毒手,實為偽君子。雖然他對天下群豪演說時,言之有理,臉上掛著一絲微笑,但笑裡藏刀,陰險狡詐;岳不群這種「笑傲江湖」的方式真叫人不寒而慄。

任我行練得吸星大法,武功僅次於天下武功第一的東方不敗,身為魔教教主的他,當然能笑著、驕傲地行走在江湖之中。他被困西湖湖底黑牢十二年,脫困後回到黑木崖,尋找他的大仇人—東方不敗。十二年前東方不敗篡奪他教主之位,今天任我行、向問天、上官雲、令狐沖和盈盈合力殺死東方不敗。「任我行得誅大仇,重奪日月神教教主之位,卻也由此而失了一雙眼睛,一時喜怒交迸,仰天長笑,聲震屋瓦。但笑聲之中,卻也充滿了憤怒之意。」不久之後,教眾阿諛奉承:「千秋萬載,一統江湖」,任我行覺得倘若這能成真,「確實人生至樂,忍不住哈哈大笑」。這一次大笑,那才是「真的稱心暢懷,志得意滿」。任我行笑中,盡是仇恨以及對權力的慾望。他之所以能「笑傲江湖」,只是因為旁人都對他忌憚三分,他因而變得目中無人。若有人敢挑戰他的權勢,他便半點也笑不出,何談「笑傲江湖」?

令狐沖個性放蕩不羈,是個「天不怕、地不怕之人,天塌下來,他也只當被蓋」,自然可以「笑傲江湖」。在黑木崖上,數萬教眾極力討好重奪教主之位的任我行之時,令狐沖在一旁看著,竟笑出聲來。「這一縱聲大笑,登時聲傳遠近。(日月神教的)長殿中各人一齊轉過頭來,向他怒目而視。」他在黑木崖闖下大禍後,心情沒有受到一絲影響,隨即便和盈盈討論終身大事,離別前「在她臉頰上輕輕一吻」,「哈哈大笑」。其後在任我行與五嶽派相會時,上官雲為說服令狐沖當日月教教主,贈他八字頌詞:「壽比南山,福澤無窮」。令狐沖覺得此事十分滑稽,「忍不住嗤的一聲,笑了出來」。「這一聲笑顯是大有諷刺之意,人人都聽了出來,霎時間朝陽峰上一片寂靜。」在這些嚴肅莊重的場合上,任何人只要嘴角上揚,便隨時會惹來殺身之禍,更無論笑出聲來。偏偏令狐沖不受世俗所拘束,想笑便笑,完全把生死置於度外,追求的是個性的自由和解放。我個人認為,這才是對「笑傲江湖」最貼切,最準確的詮釋。

作者金庸說:「道德標準把聰明才智之士,勇武有力之人分為兩類:努力目標是為大多數人謀福利的,是好人;只著眼於自己的權力名位、物質慾望,而損害旁人的,是壞人。」

任我行的笑容,既他的快樂及滿足,乃是築於成千上萬人的痛苦之上。人們卑躬屈膝,阿諛奉承,只求自保。任我行本覺得「千秋萬載,一統江湖:文成武德,澤被蒼生」等肉麻之極,重奪教主之位時聽這等言語卻大感歡喜。這是因為他受心中權力慾所驅策,心裏萌生吞拼其他派的念頭,稱霸江湖;他是個不折不扣的壞人。

相反地,令狐沖對權力完全沒有興趣。他身懷絕技,劍法上的造詣極高,名聲好,連少林、武當兩派掌門都推舉他為五嶽派掌門。他又三番四次得到加盟日月神教的邀請,更被封為副教主。面對這些權力、地位,令狐沖絲毫不為所動,寧願退隱江湖,一心一意對盈盈好。連孔子也尊敬「隱居放言,身中清,廢中權」(出自論語 · 微子篇)的人;令狐沖正正是這種「逃世隱居,放肆直言」的人。此外他還是個俠義之士。他多次出手拯救與他素未謀面的人,如向問天及恆山派女弟子。他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後來,他決定追求思想解放,笑聲之中,滲透者幾分看破塵世間事的灑脫。他崇尚的自由於旁人無害,對社會又有積極貢獻,是個好人。

從此看來,正邪就如任令狐兩人那樣黑白分明,不過我忍不住問:正邪真的沒有灰色地帶嗎?

「偽君子」岳不群和弟子林平之都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人。岳不群擔任正派華山派掌門,強調「正邪勢不兩立」,向眾弟子不斷灌輸這概念,又因大弟子令狐沖結交魔教中人而將他逐出師門。事實上,他暗裏盡做些齷齪事,不僅偷去林平之家傳的「辟邪劍譜」,更密謀搶奪五嶽派掌門之位。林平之口口聲聲說要為慘死的雙親報仇,濫殺青城派弟子;同時,他以娶岳靈珊為掩飾,偷偷練習辟邪劍法,事成後便拋棄她,還親手殺害對他一往情深的靈珊。他和岳不群出身正派,平日循規蹈矩,卻做出此等事情,和魔教中人有何分別?他們不願與江湖上旁門左道之士打交道,冤枉令狐沖結交妖魔鬼怪,他們卻豈能叫自己做君子?岳林二人不過是陰險小人罷了。

向問天和盈盈雖出身魔教,卻不是邪惡之人。向問天有義氣,為幫助令狐沖醫治重病,用盡千方百計。那時他們相識不過數天,向問天就肯冒著天大的險到梅莊求助。此事於他毫無好處,但他仍願盡力助令狐沖治病,為兄弟兩肋插刀,可見他的俠義心腸。盈盈在魔教中地位甚高。東方不敗掌權時,她每年都去求情,討得解藥給服了「三屍腦神丹」的江湖豪客。她救了很多條性命,保護著無數家庭,可見她恰當地運用權力去造福人群。她被正派中人視為「魔教妖女」,她行事卻半點也不妖。令狐沖與向問天、盈盈等人相處,算是「結交妖邪」嗎?他們或許不是安分守己的人,但為人正義,那麼,他們到底是正是邪?

正邪之間的界線該如果劃?《笑傲江湖》教懂我的是,一個人的出身與他所作所為並沒有絕對的關係。「正義」的人中有害群之馬,「邪惡」的人中也有想貢獻社會的。正邪往往只是一念之差,從來不能稱之為「勢不兩立」。在正邪之爭永無止境地上演的同時,有些人另闢蹊徑,在在這個物欲橫流的世界中,開創出只屬於自己一片天地。與其天天參與著這場勾心鬥角的戲劇,他們選擇退隱,回歸最原始的自然,因他們早已看透世事,與世無爭,懷著豁達之心看待人生。於我看來,令狐沖這種拿得起,放得下的人,才真的能「笑傲江湖」。
作者簡介
Comment 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