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精選 得獎作品 

人生的滋味

作者: PEARLNGAU 最後更新: 25/01/2018

一、

  我記性不好,對小時候的記憶都是模糊的,但我潛意識裡知道那是美好的一段時光――就像那糊了層米紙的太白兔奶糖,在濕潤的口腔里,那一層米紙漸漸融化,一瞬間,奶香味在唇齒之間不斷流竄,讓人禁不住的嘴角上揚。那是一種簡單而厚實的幸福感……

  我成長在一個溫馨的小家庭裏。父親因為長期在内地工作,平日只有我與母親在香港。每逢週末,母親都會一手拉著皮箱,一手牽著我,坐乘前往東莞的動車。每次下車都總是帶著膠框眼鏡的父親先從出閘口茫茫「港式急步」的身影中找到我們,遠遠的傻笑著向我揮手。

  我們住的地方是一個小鎮,火車站離家裡不過是一里地左右。那個時候家裡還沒有車,父親會把我抬到肩上「騎膊馬」,順著大道一直走回家。沿街上有一家小店,那個老伯伯每次看到我便會笑瞇瞇的說:「小妹妹又回來了啊!」再遞給我一顆藍白色包裝的大白兔奶糖。父親的「馭馬技術」也真不錯,在毫不影響頸項上的我時,便能掏出盒煙並遞上一支謝謝老伯。迫不及待的我,已經在捏住兩邊扇子形的包裝紙輕輕一拉,糖紙上的小白兔轉了一圈,變成了一顆米白色的紙包裹住的圓柱形糖果。告別老伯伯,在「馬上」無所事事的我, 一邊小心翼翼避開鬆脫的乳牙嚼著奶糖,一邊摸父親臉上又短又扎的胡茬,又或者給父親弄一個火雞的髮型。母親總是在旁搖頭嗔怪父親該把我寵壞了。

 

二、

  在父親的影響下,即使是炎炎夏日,每天我也會喝一壺茶。我愛喝綠茶,特別是鐵觀音。泡茶時把炒茶時藏在茶葉裡的香氣全部隨著水氣飄進鼻腔,看着茶葉從壓縮乾燥的狀態在熱水的浸泡下漸漸伸張、舒展、浮沉,把原本清寡的白開水染成粟青色,真真一場「視嗅盛宴」。開水的溫度讓我只能抿着「品嘗」。入口一開始,是茶的苦澀,有的時候當季茶還會有陣草青味。沒過一會,那股甘甜從口腔到食道再到胃裡,那是有溫度的喜悅,沁人心脾。

  就這樣,迷迷糊糊的到了午勻之年,生活是多姿多彩的,每一日恨不得把24小時塞滿,除了中學繁忙的課業,竊蒙學校老師的厚愛,讓我在這幾年裡獲得不少巧事兒,各種各樣的課外活動,學校裡的崗位,我都參與不少,也在此中學習成長,獲益良多。

  按我父親的話說,我本不是一個聰明的孩子,無論是智商還是體能,都只是泛泛之輩,可骨子里偏偏又有着他基因裏的自負,所以在無形中會給自己壓力,像是一塊大石壓在身上,喘不過氣。我承認我不曾經歷滄桑,所以這幾年的充實對我而言其實也意味著鍛煉,每日不像個碎嘴的老太婆無病呻吟一下,都不能算完成了一天的工作,有的時候,特別是每個月有那麼幾天荷爾蒙失調的日子,一些很細小的事情都可能讓我急紅臉甚至紅鼻子,心裏不由得生起如喝綠茶般的苦澀。

  可幸苦澀以後便是遲來的甘甜,所以更多的時候,我是快樂的。它不是來自成績表上的數字,也不是來自珠光紙上的文字。它有可能是來自中午時分上下午課之間的休息時間,陣陣吹來的一股淡淡海水鹹味;也有可能是搖頭晃腦的風扇下同學嬉笑打鬧的聲音;又有可能是樓道裏捧著一本兩本教科書的老師望向你投以的微笑……生命本身的偉大與美好。

  時光荏苒,不知不覺中,我們長大了,驀然回首,回憶過去的時光,心裡不僅疑問,成長是什麼?一路走來我又收穫了什麼?

  在短短的16年人生,我好像找到了越來越清晰的答案。

  在人生這一頓豐盛的筵席裏,如果只學會品茶的味道,未免過於單調。不同的味道帶給我們的是味蕾上不同的刺激,正如同每天我們經歷的不同事情:它可以是酸的憂傷,它可以是苦的疲憊,它可以是辣的慷慨,它可以是鹹的婉轉,它也可以是甜的喜悅……只願到最後,妳會捧着肚子,感歎這是一頓有滋有味、獨一無二並只屬於妳的饕餮盛宴。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