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精選 

無言的愛

作者: 離音 最後更新: 15/09/2017

父親,對於每個家庭都有著不一樣的意義。他可能是家中的支柱,也可能是個嚴厲的父親,對我而言,父親是一個平常而又有些陌生的男人。

小時候父親不常和自己說話,大部分都是母親照顧著自己。就像是每一年的生日,父親好像完全不重視自己,不是和別人下棋就是不在家裡。

想也知道,小孩子對這些特別敏感。小時候的自己不知道為什麼,總是喜歡問著同一個問題。

「爸爸,你還愛我嗎?」

父親他總是看著報紙,不作回應。直到之前,我仍然不知道這問題的答案,到底父親的心裡有沒有我。

就在某個小學四年級的晚上,父親突然毫無征兆的腦部中風,當時的我激動的哭了起來。

「爸爸如果有事,那該如何是好?」

當時的自己對著空無一人的屋子自言自語著。

幸運的是他並沒有被死神帶走,他回來了。但這不代表一切,這只是代表著他回來了。性情大變的他,讓我不禁有些唏噓。

「爸爸,你真的有愛過我嗎?」

有的時候他因為一些小事而打我,我知道這並不是正確的,我不該被打。只是這讓我以後變得更謹慎,更小心翼翼。這一切都該感謝我父親的嚴厲教導。

再後一些的時間裡,我和母親因為課業和工作無法照顧父親,所以父親被送進了充滿奇怪味道的養老院。畢竟父親若在家裡出了什麼事情,我和母親都無法第一時間趕回家。

於是父親被我和母親送進了養老院,每次當我有空過去的時候,父親臉上總是帶著歡喜的笑容,直到我們離開了才會看著窗外的風景繼續發呆。

持續過了一段時間,父親的身體狀況越來越差,但他仍然是帶著笑容看著我們,仿佛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這一切一切都像是被藏在了深邃的笑容中,隱藏的不留痕跡。

「爸,最近還好嗎?」

這是我在養老院裡對著父親說的第一句話。每次過去我都會先和父親聊聊天,然後推著輪椅,帶父親出去看看風景。雖然每次只是短短幾個小時,父親卻是一臉滿足。

但就在七月的時候,父親體內的病魔開始折磨這副殘弱的身體。漸漸的,父親臉上的笑容消失了,取代的只是一次比一次更要痛苦的臉孔。

最終,父親進了醫院,他一直在與病魔搏鬥,只是最終的結果並不完美。身體的水腫,不得動彈的身軀,這一切一切都是痛苦的來源。

「爸,請繼續撐下去好嗎?」

這句話是我對父親最後說的一句話,他笑了笑,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醫院的儀器發出警號,心跳,脈搏都已經逐漸停下來了。

現在,他離開了我們,去了遠離病痛,遠離塵囂的地方。那些從未得到回答的問題也全部浮現在腦海中。

「父親,現在的你已經離開了我們,那些還沒得到回應的問題,我想我已經知道答案了。」

我對著父親的照片說著。

「父親,謝謝你無聲的愛。」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