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遊校園有感

作者: dgs-141135 最後更新: 04/09/2017

舊的不去,新的不來。這座自建校以來一直沿用至今的校舍,終究敵不過歲月的侵蝕,將被拆遷的宿命。

明明已經踏足社會多年,學生時代的記憶早已被密密麻麻的工作給淹沒,但不知怎的,校舍拆遷的消息仿佛喚醒沉睡已久的記憶,驅使著我去尋找那些塵封在沙土之下的過去。

十多年後,我再一次站在了曾就讀的中學門前,再一次回到了校園的懷抱之中。

門上的校徽校名經不住歲月的洗刷,其上的顏料就如一幀老舊的相片般褪去了原有的色彩。我用力地推開沉甸甸的鐵門,門發出「吱呀…吱呀」沉重的喘息聲,似在反抗著眼前這個熟悉的陌生人。

走進學校,外面馬路上的汽車聲瞬間變得遙遠起來,幾聲清脆的鳥鳴伴著風吹過樹葉發出的「沙沙」聲,仿似隔絕了城市的一切喧囂!我驚奇地打量著周圍似曾相識的一切,往日的記憶如潮水般鋪天蓋地席捲而來,與眼前的景物重疊在一起。我的左側,是當年每天早上必去的地方:禮堂。這禮堂經過幾次改建,從低矮的木質建築搖身一變成為能把全體師生都能容納進去的大型空間。然而,通風的問題始終困擾學校多年。每逢夏天,坐在後排的學生便會叫苦連天——他們得不到空調的眷顧。總忘不了,有幾個受不了炎熱夏天的同學會帶小型風扇回校,結果大夥兒團團圍住他們,試圖沾一點難得的涼意……

我的右側,聳立著幾株參天楹樹。

楹樹,以前我並不知道有這種樹的存在。然而,這個奇特的名字,我卻牢牢記在腦海裏。好友曾跟我說,她名字中的「楹」,便是取自此樹。

以樹為名,是多麼的有意境啊!

沿著樓梯往上走,便到了教員室。

教員室,我從沒有進去過。當年若要找老師,便要透過外面的廣播器向室內喊話。明明是再簡單不過的一個動作,但對於初來乍到的我來說,喊老師出來「相見」卻是一件令人驚恐的事。每次要去找老師,內向的我總有拉上三五個同學壯壯膽。

我把手擱在門上,心裏有種想要一探究竟的衝動,但我還是止住了。與其去揭開這個戴了多年的神秘面紗,不如讓她的真容成為學生心中的不解之謎……

   轉身離開教員室,我順著樓梯,回到了中六時的課室。

推開房門,略顯陳舊的課室勾起許多學生時期的回憶。莘莘學子的朗朗讀書聲、老師抑揚頓挫的講課聲、音樂堂上悠揚的琴聲……迴蕩於歷史的長廊中,昔日與同窗苦讀,互相鼓勵,為文憑試作最後衝刺的畫面仍歷歷在目。

我輕撫課桌的木紋,不禁感歎:往事如煙啊!

再往上走,便是位於天台的球場。

作為一項相對冷門的運動,無板籃球並沒有受到學校的重視。然而,在這稍顯殘舊的球場上自由地奔跑,成為高壓學習環境下最大的娛樂。汗水滴落在賽場上,迎面而來涼爽的風拂去心頭一切煩惱。我從場邊把球拾起,站到籃框前,屏氣、凝神、抬手,球在空中畫了一條優美的弧線,沿籃框繞了幾圈後,進了。這一刻,耳邊仿佛響起了球證的哨子聲和隊友們的歡呼聲……

不知不覺間,特色已暗。

走出校門的一剎那,我忍不住再回首,心中湧出了當年畢業時的不捨。罷了,罷了,就讓這些回憶,留在名叫「歲月長河」的匣子吧!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