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精選 

另一半

作者: Tynnk 最後更新: 30/08/2017
      大家都知道「另一半」的意思,可是大家有沒有想過怎樣找回「另一半」呢?我們的旅程就從這裏開始。
 
      我和思琪都是「奇奇偵探社」的探員,她負責星期二和星期四值班,我則負責星期三和星期五。思琪和我都不喜歡這所偵探社的名字,我認為「奇奇」這個名字不夠專業,思琪則覺得這名字會令人有奇怪的聯想,但探長就是喜歡這個名字,堅決不肯改。都不知說到哪裏去了,說回正題吧!
 
      思琪告訴我和探長,說昨天,一位姓陳的中年婦人來了,對她說:「妳好,前天我在機場附近看見有一些人圍着不知甚麼的,一邊尖叫,一邊喊:『見鬼啦!』因為好奇的緣故,所以我也過去湊熱鬧。怎料,那些人圍着的竟然是一個會走動的身子!一個沒有頭的身子!我雖然勇敢,沒有尖叫,但也嚇得後退了兩步。混亂之際,那個沒頭人趁亂走了,不知所蹤。」
 
      思琪嘆道:「我告訴陳太太這案子太奇怪了。我專門調查正常的案子,奇怪的案子不是我的專長。天愛,妳最喜歡研究奇怪的事物,所以我叫她明天來找妳。陳太說:『你們的偵探社叫奇奇,不是專門調查奇怪的案子嗎?』我告訴她其實她誤會了。」
 
      思琪又說:「探長,我都說了『奇奇』這個名字會令人有奇怪的聯想,叫你改名,你就是不聽!」探長的臉紅了:「妳⋯⋯我⋯⋯妳不喜歡又怎樣⋯⋯」探長還沒說完,我便喊:「不要吵了!明天我幫陳太查案吧!我要睡覺!」
 
      第二天,我回到偵探社。到中午才有一對中年夫婦走進來,臉色青白,看起來很驚慌。男的說:「我姓陳,旁邊的是我妻子陳太太,她前天也來過。」他抹一抹汗,再說:「我昨天剛從美國回來。上機前,我在機場附近看見了一個人頭,一個沒有身體的人頭!那個頭是在一個奇怪的裝置上,不久便不見了。起初我以為這是幻覺,死也不信,可是太太告訴我她早前遇到的怪事⋯⋯」
 
      他越說越激動,說到一半便說不出話來。我連忙道:「她是否告訴你她最近見過一個沒頭人?之後你便相信你所看到的是真的?」陳先生點了點頭。陳太太問:「妳怎知道我的事?」我回答:「昨天思琪告訴我的。我會幫你們調查這件事,再見。」臨走前陳太太寫了一些字在一張紙上,然後把那張紙交給我,說了一聲:「也許這位李博士能幫你。」然後轉身走了。
 
      我看一看那張紙,原來這位李博士是一位腦神經科博士,在香港大學工作。我暫時不想把今天的事告訴探長和思琪。我怕他們會礙事,所以我會秘密地行動。我偷偷乘車到香港大學,把那張紙遞了給一位職員,那位職員機械式的說:「你要找的人早就不做了,二十年前已經移民到加拿大的溫哥華市。」再把新的地址和電話號碼寫在我的紙上。
 
      我打了電話給李博士告訴他整件事,再說我一星期後會乘飛機找他,他答應了,並說會開車到機場接我。我買機票前告訴思琪和探長我去加拿大滑雪,他們相信了。
 
      我乘車到機場時,看見窗外有陳太太說的情境,一堆尖叫着的人圍着一個沒頭人。我連忙拍了一張照片作為線索。情境真的很恐怖。數分鐘後我收到了一個美國朋友給我的來電。
 
      他傳送了一張照片給我,一個沒有身體的頭的照片。我在車上仔細觀察兩張照片,發現頭部和身體非常吻合,像是來自同一個人的。可是現在要下車了,上飛機後再查吧。
 
      完成了出境手續後便上飛機了。在飛機上,一連串的謎團令我睡不着,我一直想着:頭和身分開了,人不就會死掉嗎?若不然,去過斷頭台的人就會個個活生生的了。就算頭和身可以分開,頭又怎麼跑到美國去呢?我安慰自己:「找到李博士後謎團就可以解開了。」最後,我服了安眠藥才睡得着。
 
      到達了溫哥華,辦了入境手續後,看見一個人向着我揮手,一定是李博士了。我連忙走過去,他把我帶到他的車上去,開車送我到他的家。途中,他對我說笑:「我可不想你打破我的幾百個紫砂茶壺。」我心想:真是個有趣的博士,喜歡茶壺的。
 
      到達李博士的家時,發現他的家是再也正常不過的,不是我之前想像的瘋狂實驗室。我想按門鈴時,博士說:「不必了,它壞了。」我再按一按,果然沒有聲音。他反手把鐵閘打開,再用鑰匙把玻璃敞門打開,才帶我進去。
 
      我們坐好後,我把整件事告訴李博士,又把那兩張照片給他看,他驚訝地說:「阿吳的頭怎麼給砍了下來!還分隔得這麼遠!令到頭和身分開並且活下來的方法只得一個,就是在腦幹的中心切開,令身體的內臟受到指揮,可以正常運作。再在手和腳上安裝上我發明的人工腦、眼和耳,令他有意志、視力和聽力。頭的切位上再塗上我們發明的生長激素液,令一部分的大動脈生長成心肺系統,供應血液和氧氣給頭部。身體只需從食道注入營養液,頭則要躺在我發明的機器上注入營養和過濾血液。可能阿蘇用了我們的方法來分開阿吳的頭和身體。」他吟了一大堆我不懂的東西,我只好默默記下。
 
      我問他:「誰是阿吳?誰是阿蘇?」李博士回答我:「他們都是我以前的舊同事,我們可以問問阿蘇這是甚麼回事,他現在身在美國。其實陳太太是我們以前的學生,阿蘇挺喜歡她的。我們買機票後天出發吧!」我立即說好。於是,我們就去了美國。
 
      我們到訪蘇博士的家,聽到蘇博士和吳博士的聲音。我們叫他們出來,他們出來後,我問他們:「你們一個是完整的人,一個是頭,是不是蘇博士你,把吳博士的頭砍下來的?」蘇博士對我說:「為了證實我們的發明和發現,阿吳犧牲了自己,我一直照顧著他的頭,當然也偷偷地把他的頭帶過來美國。至於身體,我就教了他照顧自己,我把我的舊居給了他,我還給了他享不盡的營養液和金錢。可是,近來全球的發電廠發出了不尋常的電波,令他們想找回另一半,所以他們常常離開各自的家去尋找另一半。」
 
      我告訴他:「把他們合在一起吧!叫身子乘飛機過來吧!給他帶上面具和假頭就行了。」蘇博士拍一拍自己的頭,説:「哎呀!枉我身為博士,怎麼想不到這個呢?謝謝你!」我笑着說:「謎團終於解開了!」
 
      回到「奇奇偵探社」後,我把調查結果告訴陳氏夫婦、探長和思琪,他們都嘖嘖稱奇。探長說:「我們的偵探社叫奇奇,真是沒有改錯名!」後來我們再聯絡不到李博士、蘇博士和吳博士,可能他們怕被捉拿去做研究,所以躲了起來。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