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的富有

作者: cty017 最後更新: 28/08/2017

我站在金鐘地鐵站月台中央,匆忙轉線乘搭另一班列車的人們在我身邊快步奔走,摩肩接踵,人來人往;而我卻動也不動,站在月台中心,就像世界只剩下自己似的,絲毫不管身邊擠擁的人群。


一名中年女性推了我一下,說:「『後生仔』, 你別呆在這裏!要思考就滾到一邊去!別人可沒這可因你耽誤乘車的時間!」我一聲不吭。她見我沒反應,哼了一聲,便提著手袋急步離去,消失在人群中。我臉上露出不屑的神情,我雖然有空,卻也不會浪費時間於阻礙人乘車這無聊事上。我可是正在思考我人生的路向呢!我身處金鐘地鐵站月台,左邊的是駛向中環的列車,引領我走向執業律師的人生路;而右面的列車呢,則開往尖沙嘴站,將我帶到樂隊隊友的身邊,一同參加「全港音樂人新秀大賽」的總決賽。你說,我該如何抉擇?「列車即將開出,請乘客盡快上車... ...」車站廣播在耳邊響起,催促乘客選擇乘車路線。「不管了!那位大嬸說得對,反正年輕人有的是時間,叛逆是我們的專利,我就任性一次吧! 甚麼律師行、甚麼實習職位面試,全都讓我拋諸腦後,全心全意做我想做的事吧!」我把心一橫,在電光石火之間全力衝向開往尖沙嘴的列車,在「嘟嘟嘟... ...」聲間擠進了駛向夢想的列車。


再度回過神來的時候,我已是背著我的戰友--有著五月天樂隊團長暨結他手怪獸親筆簽名的鮮紅色電結他,和我同樣熱愛音樂的好伙伴們在台上賣力表演。就在全體團員正式進入狀態,台下開始有評判以外的觀眾聚集,主唱要唱出副歌的第一個音節的時候--天竟然嘩啦一聲下起雨來了!我心中既是慌張,又是懊惱:「樂隊比賽的晚上才突然下大雨,難道老天爺也不喜歡我們的表演?又或者,他要我後悔剛才下的決定?」就在樂隊成員在台上驚慌失措之時,台下竟然有觀眾大喊:「加油啊!別放棄!我看好你們的!」隨即有人附和支持。原本貌似想打斷表演,把比賽移師至室內進行的數位評判見觀眾反應熱烈,群情洶湧,也就打消念頭,招一招手,讓私人助理為自己撐傘去了。我好像還看到其中一位打了個打噴嚏呢!呵呵,我的身體可沒他的孱弱,年輕人有的是健康和活力,淋這麼一點小雨,又算得了甚麼!看見台下站滿熱情的觀眾,我身體充滿了力量,裏面彷彿有股熱血在燃燒。我舉起右手,做出搖滾的手勢,向觀眾宣佈:「表演繼續!一、二、三、四!」我們越唱越起勁,越彈越興奮,在台上表演的短短幾分鐘恍如一整天的時間。我們又唱又跳,身體也顧不得淋雨和疲累了,只知道這天晚上好不興奮、好不瘋狂、好不享受。


終於到了宣布賽過的時候了,我們和另外四隊入圍總決賽的隊伍都份外緊張。要知道,冠軍得獎者將會獲得唱片公司的五年合約,還有二十萬元的出道資金呢!「登登登凳,大家期待已久的賽果已在我手中!」大會司儀拆開手上的信封,讀出裏面紙卡上的內容。「第三名是... …『啟航小隊』!恭喜你們!」霎那間,我那與隊友緊握在一起的雙手鬆開了,額角上的汗水與眼眶裏打轉的淚水融和一體,掉到地上。


大雨停了,我們走到碼頭旁散心。帶有鹽味的海風撫過我的臉龐,好像告訴我別要傷心似的。出乎意料地,大哭一場後,我心中似乎好像沒有絲毫傷感、失望留下,反而充滿了快樂和滿足。我們的主唱--團長達人率先打破沈默:「對不起,大家,我們終究輸掉了比賽。」「道甚麼歉!這是我們四人共同努力奮鬥的成果,大家也很享受站在舞台上的每一刻啊!」鼓手大哥豪爽地回應。他轉過頭來看看我,說:「倒是你,信宏,為了比賽缺席你那成功在望的律師行面試,後悔了沒?」我笑著回答:「這一切都值得!比起數十年後或許擁有的安穩生活和財富,我更珍惜這個叛逆、莽撞的自己,用青春和熱血換來的這個晚上的回憶!」貝斯手拍拍我的肩,說:「那你願意和我們重新出發,繼續走下這條音樂路嗎?」我思考了一下,回答:「我今年二十一歲,我可以給自己三年的時間,趁著自己還年輕,有著健康的體魄、充裕的時間和重新開始的權利,好好追逐一下自己的夢想!」「好吧!就這麼決定了!」團長鬥志激昂地大叫。「幸好我也才二十三歲,否則可能沒勇氣和你們幾個瘋下去了!」眾人大笑。


二十多歲的這一年,熱血沸騰的這一天,我們望著星空,編織最燦爛的夢。


或許數十載後會想起今天,我們會嘲笑此刻天真的自己。我們或會笑,或會哭,但絕不會後悔。


只因時間、青春、熱血、不認輸的那股衝勁是年輕人最珍貴的財富。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日,「啟航小隊」正式啟航!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