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不了的一件瑣事

作者: 張昕悅 最後更新: 24/08/2017
聽說他已走了。
我不禁無奈地搖了搖頭,往事就像一部映畫片,在我的腦海中放映......
小學三年級時,我去了我的好朋友子康的家玩耍。那天陽光普照,萬里無雲,我們在他家的花園玩得滿頭大汗之際,他的門鈴突然響了。「他來了!」說完,子康就興奮地跑往家門。他。他?他是誰?我也跑了過去,問:「他?有人來嗎?」只見門一打開,門外站著一個跟我差不多高的男孩。他有小小的眼睛,瞇成兩個彎月,鼻子挺直的,有一排整齊的牙齒,面帶笑容,好像很興奮似的。子康一手拍在我的肩膀上道:「昕悅,這是我的好朋友天朗。也許你們不認識對方,因為天朗跟我們不同班,但他從小就跟我玩耍,我們是好朋友,今天我也請他過來一起玩耍。昕悅,你不介意,對吧?」「哈哈,當然不介意。」我勉強擠出一絲笑容說,但心裡其實十分介意,心想:又有一位陌生人來湊熱鬧了。
子康把一大袋糖果從櫃子裡拿了出來,說:「我們大家一邊吃糖果,一邊玩鬥獸棋吧!」我們爽快地答應了。時間如一隻小鳥般飛過。直到下午,袋子裡只剩下了一顆糖果。
我正要伸手去拿那顆糖果,怎料,一隻如雷電般快的手已伸出去了,把糖果拿走了!我抬頭一看:是天朗!是他搶走了我的糖果!我生氣地瞪著那雙「小彎月」,大叫:「那是我的!我先看到的!」我憤然的伸手正要把我的糖果搶回去,天朗往右一躲,使我抓了一個空。只見那雙「小彎月」瞇得更了,且露出了得意和勝利的眼光。我火冒三丈,一手打向他的手臂,再把他手上的糖果奪走。他這時也生氣了,大喊:「你這麼沒理的,明明是我先拿的,把糖果還給我!」他向我一拳迎面而來,痛得我不禁流下眼淚了。我這下子忍不住了。本來就是我先看見那顆糖果的,這混蛋就偏偏要把它搶走,還罵我沒理,太過分啦!我對他的臉蛋用腳一蹬,更如一隻野獸般啃他的手,大吼:「把糖果還給我!」這時我才發現他的鼻子已經流出血了,糖果掉在地上,那雙「彎月」變成「滿月」,瞪的大大地看著我。「我......我......」我這才冷靜下來,心想:我也為了一顆糖果,又打又咬,太過分了吧!這時天朗拾起地上的糖果,面上一塊紫一塊青的對我微笑道:「對不起,打過火了。是我不好,把你的糖果搶走了。糖果是你的。」我那時邊接過糖果邊在哭,看著手中可憐的糖果,無言地站著。
如今我已中一了,今天打算鼓起勇氣,跟天朗道歉,因為我一直覺得十分不好意思,不敢去跟他道歉,但聽說他已走去美國讀書,我恐怕已沒有跟他道歉的機會了。
然後,已沒有然後。
這瑣事也許在大家眼中只不過是兩個幼小的孩子們為了一顆糖果而打架的小事,但在我心中是一件忘不了的大事。這件事令我領略到做人不要為了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或利益而打架、不應該用暴力去解決問題的道理,要懂得交朋友,學會控制情緒。這件小事雖然在我腦中留下了一個不好的回憶,它卻令我十分難忘,令我學會了很多人生重要的道理,也讓我看見自己的錯處,給了我一個知錯能改的機會。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