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

系列: 親情系列 作者: 施詠藍 最後更新: 20/08/2017
珍惜在每個人眼中的對象不同:窮人珍惜錢財;孤兒珍惜父母;非洲人珍惜水源;阿富汗人珍惜和平;伊朗女孩珍惜上學的機會......諸如此類、數不勝數。但珍惜對我又是怎樣的定義呢?是物質嗎?是玩樂的時光?還是其他呢?我所珍惜的和一般人有點分別,它是一種具有特色的概念一一中國傳統文化。

新年是我國最具代表性的一個節日,而我家也說起來較傳统,有人說是「古板」。他們每年都會在「年廿八」進行大掃除。他們也會預早準備些有好字句的「揮春」、「全盒」、還有恒河沙數的吉祥物如桃花、水仙花及擺設等。一天早起,看見父母都忙著佈置家居,瞄一瞄我便繼續忙他們的。我滿肚無趣,他們無視我嗎?為何不為我预備早點,又不理睬我。最後,媽媽還説:「不要呆呆地站在這兒。要麼就幫忙,不然快快走開吧!亅

不好的回憶,從此之後,我討厭了新年,也討厭那些具有傳统特色的節日。每每令我想起那次傷心兒事。於是在我長大了後,我放下了所有負擔和責任,獨自移居外地。移民到外地的日子,我活得隨心隨意,隨心所欲,不受父母的束缚,也不受傳统文化的束缚。我不再是個扯線木偶,任由父母的擺佈,温良忍讓地跟從傳统的文化規則。直至居住在外國第二年的十二月三十一日,我忽然想起:明天就是外國的新年,那麽農曆新年呢?腦海中突然浮現出過往與家人的片段,穿红衣高高興興去拜年,一起到外公、外婆家裡吃團年飯,和媽媽一起做煎堆......記得當時,我在用麵團包各式各樣的餡料:有棗红色的蓮蓉、椰蓉、肉丁、椰子絲等,媽媽則一邊在炸煎堆,一邊在煎蘿蔔糕。一不小心,炸煎堆的油「咋」一聲濺到我母親的手臂上,手臂頓時又红又腫,她卻說:「沒事!沒事!去包你的餡料吧!當時我沒怎樣關心她,結果她的手足足腫了一星期,還留下了疤痕。想到我下定決心要回家鄉一趟,那裏畢竟是我的家和我童年回憶的地方。

我插進了鎖匙,扭開門柄,看見母親正在炸煎堆,母親擰了頭來,道:「寶貝,回來啦!快坐下吃煎堆吧!」「不,母親,你坐下吧!我拿給你吃!亅我緊握母親雙手,看到母親的右手手臂仍是刻着一條永恒的疤痕,就像被我離去的幾個年頭徹底地傷透似的。母親的雙手粗糙了,母親的雙眼看起來更憔悴了,好像有說不完的一種悲傷隱藏在裡面。於是,我捧出煎堆來,放在卓子上說:「還記得你以前常跟我說的『煎堆轆轆,金銀滿屋』嗎?我從此之後每年新年都跟你一起吃煎堆的!」說著説著,我眼角也滴下一顆眼淚來,媽媽也是。兩母女抱在一起又笑起來。

現在的香港,許多家庭也西式化了,完全沒有了傳統觀念和文化,所以我們要好好維護我們的文化。我所珍惜的不只是中國的傳統,我更珍惜的是母親對子女無形的愛。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