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鞋匠

作者: nickname-dgs-956170 最後更新: 16/08/2017

      從我家門口向左走十餘步,便是東鎮道大街。在這川流不息的街上急地左轉,你會來到一條冷清清的小巷。這條小巷素來人煙稀少,卻有一位補鞋匠一年四季守著他的攤檔,也不知他是那裡來的人,大家也稱他為老鞋匠。

      一個冬天早晨,我提著一隻破皮鞋走在街上,穿過東鎮道街來到那無名無姓的小巷。看着爸爸那皮鞋前端張了個大口,媽媽趕趁我在家裡有空,喚我把鞋子拿去補一補。寒風猛烈,我一路上走,一直打著噴嚏,一隻手緊緊抓著頭上的帽子,另一隻手提著皮鞋,手的一半插進鞋中取暖。

      好不容易走到東鎮道大街,赫然發現街上靜悄悄的,除了一兩間營業的餐廳外,街上一個人也沒有。正愁著補鞋匠到底會不會來,已經轉進了小巷。

      起初,小巷也看似無人,我正準備轉頭回家。忽然發現老鞋匠仍陰雨不改地蹲坐在紅板椅子上,便笑著迎面走去。細看下去,老頭子大概七十來歲,背稍微駝,臉上皺紋交錯,眼睛卻發放一種異樣的神采。我走了過去,遲疑地將鞋子遞給他。

      他回過一個微笑,粗糙的雙手接過鞋子,隨手從身後取出另一張紅板椅子,招我坐下。我正準備付錢,他又搖搖頭,強要補完鞋子才付款。只見他把鞋子提近自己臉龐,開始細細打量、檢查。他一手撫摸著鞋子的皮面,一手輕輕捏著鞋子的底部。他又瞧瞧皮鞋的內側,鬆了鬆鞋帶,又把它綁好。就這樣耗了五六分鐘。我四處張望,除兩張被坐著的板凳外,也再沒有什麼了。此時,北風又吹起,我偎縮,心裡不禁納悶:他究竟會補鞋嗎?

      忽然,他看了看我通紅的臉,道:「你冷了,要不先回去,一會兒再來取鞋吧!」我堅決地搖頭,非要看他做些什麼不可。他見我不肯回去,便揉揉自己的手,從外套中掏出一把小木槌、一塊砂紙、一瓶膠水。只見他熟練的用砂紙打磨平滑,又在鞋底塗上膠水,順手一按,再以小槌緊貼鞋底輕輕敲打,最後以夾子固定鞋底,整個過程也只花了約五分鐘。我準備付錢,他又搖頭,取出鞋油把鞋子掃了一遍,又來回擦了好幾遍。他再三檢查鞋底是否穩固,後把鞋遞還給我,又不厭其煩地跟我講述補養鞋隻的法門。

      我站起拍拍身上的灰塵,提著鞋向他道謝。他微笑擺手接受了。他的手稍微被冬風吹得發紅,但是他慈祥的笑容卻輕易融化了冰冷的小巷: 小兄弟,再見!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