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站

作者: nickname-dgs-888472 最後更新: 12/08/2017
車站
推開重甸甸的玻璃大門,擠進茫茫人海中。火車站喇叭播出響亮的廣播,企圖將雜吵喧鬧聲覆蓋。售價站附近,賣生煎包攤子也不在,換來都是千篇一律的便利店,那幾個乞丐也不知去向……好不容易買好票,踏進灰濛濛的車廂裏,舊式的木板長椅巳被新式的沙發長凳取代,還有在閃亮的螢光幕。我木然地坐在媽媽身旁,照樣坐在窗邊,像小時候望向窗外……

「坐這火車,就能到外婆家了!」媽媽用興奮的語氣哄我,希望能喚醒睡眼惺忪的我。「我𣎴管,只想睡覺!」我任性地發脾氣。那時才早上八點鐘,為了避開新年的「人潮」,爸媽打算提早從家出發,在中午前抵達廣州。對一個四、五歲的小孩而言,要六七點早起猶如舉千斤般艱苦,必然會發脾氣。媽媽叫我坐近窗邊,我馬上倒頭就睡。直到快到廣州站的時候,媽媽才把我叫醒。一看窗外,枯黃的田野在眼簾前略過,成了一條稻黃的絲巾。遠處點綴着幾間小巧的木屋,炊煙裊裊,好不有趣。眼前的景緻使我漸漸提起精神來,把臉頰也䀡在冰冷的玻璃上,鼻子壓扁了也不管,繼續全神貫注地看。

終於到站了。外面灰暗的月台,電燈照出灰黃色的燈光。一條條長長的腿,都奔向車站一角的閘口。我緊握媽媽的手,生怕失散迷路。 外婆已經在焦急地等待著我們,一見我們一家三口,就興奮地向我們招手。她滿佈皺紋的臉上掛著和藹可親的笑容,眼睛像彎月般瞇起來。她一把把我摟在懷裡抱起,「走!我們去吃生煎包去!」外婆大聲說道。在「萬人之上」,我遙遠看到一個小販攤子在售票處旁邊,肚子也咕咕叫起來。

吃完生煎包離開車站前,看到幾個乞丐瑟縮地捲在一角,骯髒的薄衣与周圍過年的新衣大成對比。「我們要有同情心,幇助別人。」外婆溫柔地道。說罷,她從錢包掏出一枚硬幣,要我投進乞丐的帽子裏。「小朋友,新年快樂!」乞丐用沙啞的聲音祝福著。

自從那次,我們每逢新年都會乘火車從香港到廣州看外婆。每次都光顧生煎包店,每次都捐錢給乞丐,每次都有張笑臉迎接我們,每次都有個懷抱來送別我們。所以車站代表著新年、快樂和外婆,承載著總宗美好回憶。我的童年就一年一年的過去了。

上了大學以後,功課學業多了,新年時也在埋頭苦讀,不再去探望外婆了。一天前,突然接到電話得知外婆的離世的噩耗,我們今天才滿腔懊悔內疚匆匆地上廣州為她辦理後事。外婆去世後,才後悔 當初沒有多點時間陪她,現在一切已經太遲了⋯⋯

現在,坐在回程的火車上,我無奈地望向窗外,心煩意亂。火車緩緩地開動,漸漸地加速⋯⋯看看漸漸後退的月台,我隱約看到一個瘦削的身影在不停揮手。火車開得越來越快,外婆也離我越來越遠⋯⋯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