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同心 其利斷金

作者: nickname-dgs-663853 最後更新: 21/07/2017
「今次夜行活動的冠軍是⋯⋯」
「宿營。不就是宿營嗎?為什麼我們要先訓練『雙人跳繩』,還要準備一首歌曲來排舞呢?」我埋怨着。「不怕!你要朝着好的那個方面想,我跟你分在一組了!不是一件好事嗎?」這位是我在學校的大姐姐——黃曉慧,我發生什麼事,她也會挺身而出來拯救我。
轉眼間,宿營的日子已到了。我懷著既緊張又興奮的心情來到宿營的地方——諾亞方舟。我跟曉慧姐完成了一整天的活動後,我們已經筋疲力盡了。
當我們正想回到房間休息休息時,導師拿着米高風説:「同學們,先別走。」一陣的嘆息聲從人羣中傳出。「我們今天最後一項活動是——夜行!」我驚呆得嘴巴也可以放下一個大燒餅,下顎已經可以碰到地面了。我是個萬分怕黑的人。怎麼辦呢?
我們的任務是要在三個小時內在諾亞方舟附近(馬灣)找到五個其中三個的密碼和到五個目的地之中的兩個來完成任務。我們只可以帶一些夜行基本的用品,不能用電話。在這科技發達的社會,怎麼有可能不用電話呢?
經過半小時的商討後,我和曉慧姐決定先到馬路和天橋進行任務,然後沿著海旁找密碼。我們於八時正離開諾亞方舟,要在十一時正或之前完成任務回到諾亞方舟。其實我們倆的地理不是太好,根本不懂看地圖⋯⋯
我們折騰了很久,終於找到要做任務的馬路。我看了看那兒的任務卡,恍然大悟,終於明白為什麼我們之前要訓練『雙人跳繩』了。我們要在天橋上連續跳十下。天啊!我不禁想起訓練時⋯⋯
「等⋯⋯等一會。繩子繞着我的小腿。啊!我的手也是啊!救命啊!」這些呼救聲不斷從我們倆的口中傳出,已經不知道是誰在呼叫了。為什麼我跟曉慧姐就是沒有默契?繩子不是圈得太快,就是太慢;繩子不是打到頭,就是打到腿,沒有一次是可以成功連續跳到十下,最好的那次,也只是六下。這個任務對我們來説,是個不可完成的任務⋯⋯但是,今次我們倆都不知發了什麼瘋,一下子就跳了十一下。可能是我們太累了,太想回房間休息,所以「負負得正」極速完成一個任務,更獲得一個密碼。
我們乘勝追擊,意外地找到一個密碼和到達了目的地,天橋。慘了⋯⋯我們要唱歌跳舞,博得路人十個心心才算完成任務。我又想起了訓練時的一段小插曲⋯⋯
「姐,跳舞啦!」我對着正在窗台邊睡覺的曉慧姐説。我跳舞比她好,所以排舞、教舞都是我,她只需要學。但是她老是記不住動作。我多叫了她一聲,她才緩緩站起來。接着,我們才練了五分鐘,她説:「妹,我累了!要休息。」我心裏十分不爽,才剛剛開始練習,現在你只需要練舞,我要排舞,還要教你這個跳舞白痴,我才是應該喊累。我好不耐煩,大喊:「黃曉慧!你有沒有事啊!才五分鐘,你跟我説累!你根本不在狀態!你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上一次是這樣,再上一次也是這樣!你夠了!」我蓋不住我的怒火,一拳就打在她的肚子上。她倒在地上,對我大喊:「打人幹嘛!是那麼辛苦就別練了!我就是這樣!」她站起來,走出舞室,我想拉着她,但她一把推開了我。我從她的眼睛看到了憂傷、痛苦和傷感。我知道那一次我下手重了點。我不應該這樣罵她,更不應該出手打她,我後悔了⋯⋯接下去幾天我也沒有打擾她。
在天橋上,我望着她的眼睛,那些感覺又再次湧起。「對不起⋯⋯」我抬起頭,發現我們在同一刹那之間説了:「對不起」。我們都笑了,緊緊地抱在一起,她説:「事情已經過去了!沒關係吧!」就是這樣在天橋表演任務,變成在天橋教舞。我們大聲地唱着《那些年》,吸引了不少途人過來觀看,我們也趁機會來收集心心。一下子就有十個了。
已經十時半了,天色昏暗,四周圍都好像有很多雙眼睛在望着我。我十分害怕,緊緊地拉着曉慧的手。我們還要在海旁找密碼,救命呀!會不會有「湖怪」啊?漸漸我們走近了海岸,那裏一個人也沒有,我問曉慧:「這兒沒有人,我們倒不如放棄吧。趕快離開吧。」「不試不知道,一試就知道。別怕!我會保護你的!」我們看到遠處有一個燈塔,那裏好像還有人。我就一馬當先跑過去,發現很多人在釣魚。我問了問他們有沒有見過密碼,他們也不知道。當我正想放棄時,我看到那張密碼貼在了柱子上。我高興極了,拿了密碼後就飛奔回諾亞方舟。
可惜,我們還是遲了十五分鐘。當全部同學回來後,老師拿著米高風説:「大家知道這次夜行活動的目的是什麼嗎?」大家已經累得不能説話了。「這次我們不是比快,而是想看看你們團不團結,有沒有默契。所以才讓你們在宿營前進行訓練。我們已經選出冠軍了,大家來看看這短片。」「等⋯⋯等一會⋯⋯」我和曉慧都紅著臉低下頭,忍著不笑出聲。我們全部訓練和剛才的夜行活動原來一直被偷錄下來了⋯⋯
「⋯⋯冠軍是黃曉慧和馮昭儀,我們剛剛新設了獎勵,就是⋯⋯你們明天可以九時正才起床。其他同學依舊六時正起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