贈友人

作者: nickname-dgs-562226 最後更新: 18/07/2017
今天是學校旅行的日子。我們一團人一大清早到達了北潭涌,互相拉著手兒,向風光明媚的一片大

效外跑去。伙顆們都笑盈盈地為當日旅程作打算,可偏偏我就是無心欣賞。看著群山峻嶺,那一刻

,腦海只浮起往事,心裏只湧起綿綿思念,像眼前的高山伸展至無窮無盡......

我們一大群同學趁著早上還是精神十足,興高采烈地走進了大自然的縫隙。談笑間便不知不覺走到

北潭涌中央的松樹下,見快是吃午飯的時候了,便坐在落葉間野餐。落葉飄飄,輕輕地、無聲無息

地撫摸我們的頭髮,跳在我們的手縫間,然後悄悄地往土地走,躺在大地的懷抱。我們原本吵著的

伙伴們都靜了下來吃三明治,細心地看著葉子飛舞飄落、飛舞飄落,只見殺那間,風起,金黃的葉

子吹起了,吹得很遠、很遠,頓時間消失得無影無蹤。「多美啊!」朋友們都拍手叫好,回憶卻像

泉水般浮到水面。我卻不禁悲傷起來。葉子何去了?為何要脫離松樹的大遮頭,又不説聲再見,跑

到走遠去?一去不回頭啊,難道會有回來的日子嗎?我苦笑了,對着消失在遠處的最後一片金黃歎

息。她不就是葉子嗎?走了,離開了溫暖的,避風港,到外地闖出一片新天地。悄悄地走了,自然

沒有回頭的一天。

午餐吃完了,葉子吹走了,我們離開了大樹,找到了一個小潭。那裡空無人煙,簡直是與世隔絕,

我們揭露出頑皮的本性,不理日前老師給予的勸喻,急不及待地脫下鞋子,跑到水裏去嬉戲。玩久

了,夥伴們便像多米諾一個個倒在地上睡覺,留下我一人坐在岸邊一邊抹著弄濕的鞋子,一邊在記

憶尋覓在腦中響著那記不起的詩句。我最不喜歡捉不緊的回憶,但在抹鞋間,我想起了。是《贈汪

倫》是最後兩句: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啊!我平服的心情再次波動起來了。她呀。

我一生中第一和最真摯的朋友,長在同一個莖的櫻桃。我就是李白,她就是汪倫!可汪倫啊,我的

好友,你有讓我好好給你寫一首好好的再別詩嗎?李白寫了,我卻沒有機會寫。

天公不作美「嘩」的一聲,下起傾盆大雨來。同學們爭相走避,惟獨是我,站在雨中,悠悠地朝著

天。天啊,你也為我哭泣嗎?你也為我哭吧,為我這個消失在天涯的朋友哭吧。靖兒是汪倫,靖兒

是葉子,靖兒是我兩年前不顧父母反對擅自用獎學金到外地升學的好友,你為她哭吧。我的哭聲混

合著雨聲,臉頰流下來的,都不知道是淚水還是雨水了。

在雨中、淚中,我看見了大樹,看見了小潭。好友啊,你走了,像葉子脫離了大樹的懷抱,到遙遠

的地方去,但不要忘記你的來處,不要忘記香港我們叫家的地方。你是汪倫,我是李白,千萬不要

忘了我們深千尺的友誼啊!我抹走臉頰上的水珠,重朝著群山峻嶺,盼著綿綿的高山把心聲傳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