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宿者的微笑

作者: 用戶 最後更新: 11/07/2017

  夜幕低垂,我在回家的途中,看到了一個疲倦的身影,悄悄轉進後巷。他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那背影十分熟悉,他步伐細碎,低着頭窸窸窣窣地在陰暗的路上往前走。我以細細的腳步,跟隨在他瘦削、駝着的身後。他是我認識的朋友嗎?他怎麼會往後巷走呢?「砰!」的一聲,我嚇了一跳,原來我心不在焉地胡思亂想時,不小心踢翻了一個汽水罐。抬起頭來,只見那人轉過身,以驚愕的眼神望着我。我遲疑了一會兒,才恍然發現,他正是以前在我大廈做管理員的慈叔。
 「慈叔,是您?您怎麼會在後巷裏呢?」我一邊看清他的模樣,一邊猶豫地說。他變了很多——曾經容光煥發的臉,已變成蠟黃色了,佈滿密麻麻的皺紋;那精神奕奕的眼睛,也變得雙目無神;他以前每天也穿着整齊畢挺的制服,現在也只披着薄薄的、破舊的外衣。自從管理公司因他年紀太大而解僱他,我們便再沒聯絡了。真的想不到,他竟然變了這麼多。
 「四眼妹?你長……長大了。我現在住……住在這裏了。」我能聽到他聲音夾雜着感歎和無奈。原來他變成了一個無依靠的露宿者了。看到他雙眼的空洞和悲傷,我把題目拉到以前的美好時光中。
 記得小時候,我帶着一副厚厚的眼鏡,慈叔親切地為我改了個綽號—— 「四眼妹」。每一天在我上學等候校巴時,他總問我關於學校的事情,又把自己小時候的趣事都告訴我,使我每天都能抱着輕鬆的心情上學去。慈叔在臉上永遠掛着他的「招牌笑容」,以和藹的聲線與大廈每一個住客打招呼。聽到這裏,他乾裂的嘴唇微微向上翹了一下,露出一個令人心酸的微笑。
 我問到他現在的生活,他嘆了一口氣,過了一會兒,又嘆了一口氣:「我們這些年老的,也只不過為社會帶來負累。我們沒依靠,沒足夠的生活費,也只有接受現實了。妻子早在五年前已去世了,我又無子無孫,我不想靠別人啊!」他瞇起眼睛,低着頭。
 我的心裏突然淌過一陣寒流。原來他一直這樣想?原來他一直認為自己是別人的負擔,別人的麻煩?「你怎可以這樣想?在這世界上,沒有其他人能像你一樣,為我們住客帶來親切感!社會需要你這種敬業樂業的人啊!」我激動地說着。慈叔慢慢抬起頭,點一點頭,露出他的「招牌笑容」。
「我……已經老了,也不能再工作了。可是,我一定不會忘記你的話!」
  我揮一揮手,一笑,便告辭了。在回家的路上,我默默地想了很多。人老了,雖然在體力上受到限制,但精神和態度,卻是珍貴並值得永存的。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