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精選 

車站

系列: 人生散作 作者: 羅穎賢 最後更新: 09/07/2017

          我的家,地理上很方便,因爲從家門左拐走二十步左右,就是芝加哥火車站

          我從小就在那大又不算很大、小也不算很小的屋子裏,聽著旁邊車站“嗚嗚”的車聲、清脆的廣播聲、匆忙的脚步聲長大。那灰沉沉的、人山人海的大廈,還有那生了銹的一行行有條不紊的鐵軌,成了我家的一部分,成了我童年的一部分。

          因爲大火車站的火車都是去其他城市的,沒有火車是在芝加哥内行駛的,所以我和家人日常生活中很少會乘火車——除非我們去旅行。以往,只要爸爸說一句:“我們明天到大火車站坐火車”,我就興奮得整晚睡不了。我第一次到大火車站坐火車是我五歲那年。那次,爸媽帶我去三藩市去玩。

          第一次踏入車站的那一幕,我依然歷歷在目。我嬌嫩的小手牽着媽媽和暖堅强的大手,走進大堂裏,那熱鬧繁華的氣氛,煞時令我看得發呆了。密密麻麻的人群,熙來攘往地趕着時間;望上看那不可思議的“巨大電視”,顯示着每一班列車的號碼、出發時間、月台、目的地;大堂兩邊的小販,夾雜着廣播聲大喊自己的貨品怎麽好、怎麽便宜;停泊在月台旁,是一列列黃黑色的“大毛毛蟲”;左邊那幾個年輕的大姐姐輕鬆地一邊談笑一邊登上了9號列車;右邊那提着棕色皮革行李的大男人跑來跑去,找不着自己上車的月台……

          我正看的入神,忽然想起:“爸媽到哪兒去了?”我左看右看仍找不着他們。這時我快要慌了,一隻溫柔的收輕輕拍了一下我肩膀,是媽媽!不管車站多少人,我們的行程多匆忙,媽媽都是會來找我。

          我十八歲那年,要到紐約留學,再次來到了火車站。我不再牽着媽媽的手,而是提着放慢書本、電腦的行李包。爸媽送着我,到了9號月台。廣播一句:“9號月台開往紐約的列車,將於兩分鐘後開出。”爸爸緊緊握着我的手,說:“你要上車了,到了那邊兒要好好讀書!”接着爸替我把行李搬上火車。媽媽擁抱着我,脆弱的嗓子吩咐我要好好照顧自己,不要亂叫朋友,要打電話回家……

          火車快要開了。我離開了媽媽的懷抱,向爸媽說了聲:“再見,我愛你。”我跳上列車,它已慢慢地開走了。隨着列車碰撞路軌的“ㄔ亍”聲,列車駛出了芝加哥車站,駛離了我的家園,駛出了我的童年。我從窗口觀望外面一幕幕像加快鏡頭飛過的景象,好像我的童年時光一般,匆匆流逝。我望着望着,怎麽外面的景觀愈來愈模糊,愈來愈朦朧呢?外面可沒下雨啊!

          又不知過了多久,列車有慢了,駛入了紐約的火車站。人群,依然是有的;顯示板,依然是有的;列車,當然也是有的——但紐約火車站卻是如此的陌生。我下了車,獨自一人在人群中拼命穿插,嘗試找我要去的出口,但又找不着,完全不知所措。我在這車站迷路了,媽媽又會不會來找我呢?我心中是多麽的想家,多麽的孤獨恍神。

          在紐約留學了幾個月,我漸漸適應了大學生活,開始為未來的前途鋪好路軌。不知不覺到了聖誕假,我又到了那紊亂陌生的紐約火車站,乘火車回家了。路上,我只覺得奔馳着的列車好像人生一般。人上,是匆匆而過的,它好像列車一樣,包我們帶到不同的地方,有溫馨的,也有陌生的;有快樂的,有悲痛的;穿過高山,越過低谷。人生的列車把我們帶到一個個不同的車站,這些車站都是予我們成長的。但人生的列車,不會為任何人或事情而停下來;有些車站我們或許錯過了,但我們也不會有辦法令列車回頭,錯過了就沒有了。我現在從大學回家固然好,但我也總要回到紐約,繼續進修,精益求精。我的童年即使有多好,我也總得長大。

          想到這兒,列車已緩緩駛入了芝加哥車站,我回到家了。月台上,我看見爸媽收悉的身影。我微笑着下了車,爸爸伸出手想幫我提行李包,但我卻拒絕了:“爸,我在紐約也是自己提行李包,這裏我也自己提吧。”媽媽目光中充滿着自豪與安慰,眼眶含淚地摸了摸我的面龐,輕輕地説了一句:“爸,你看我們的小女孩長大了。”

          不錯,我的確是長大了。人生的列車,已把我帶到了下一個車站。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