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精選 

兩個人的孤獨

作者: 用戶 最後更新: 01/06/2017
深呼一大口氣,手輕輕托著腦袋,大拇指一壓一鬆刺激著緊繃的太陽穴,雙眼合上,剎那間有種針紮的刺痛感。滑開手機,有兩條未讀短信:“吃了飯,吃了水果。”還附上一張熱氣騰騰的麵條的照片。我按下一串數字,耳畔邊響起熟悉的聲音。



“喂。”“喂,媽咪現在下班回來了,今晚吃了什麼啊?”我壓抑著一天的疲憊,擠出我最溫柔可親的聲音。“麵條,不是發了圖片給你了嗎?”女兒的聲音夾著一絲的不耐煩。“看到了,不要每次和媽媽都用這樣一副語氣,每天怎麼也要和媽媽聊個幾分鐘吧。”“很多功課,明天還要測驗,有什麼事嗎?沒事就拜拜了。”“欸......”還沒等我來得及反應,那邊就只剩下“嘟嘟”聲。我還想說些什麼,還未吐出的話硬生生的卡在喉嚨,我歎了一口氣,身體像被抽空般,車窗外的五光十色的霓虹燈和大街上來來往往的人從我眼前劃過。突然間想起女兒桌上的那個本子,有些傷感落寞,無力地靠在窗邊合上了眼。

五年前,一家三口歡聲笑語拖著行李來到了這座城。過了三年後,就只剩下我和女兒兩個人相依為命。女兒成了我心頭上唯一的牽掛,朝九晚九,我想給她更好的生活,不想讓她覺得她比別人少了什麼。一個人工作的苦和累一個人扛著,唯一覺得欣慰的是她可以好好照顧自己,長大了獨立了。今早看了她的日記,心裡很不是滋味,或許她還只是個孩子,對她的關心還是太少了,還是要找個機會和她好好聊聊吧......



鑰匙熟練地在鎖中翻了一個跟鬥,推開門,是死寂般的寧靜。“女兒是睡了嗎?”我放輕腳步走過去,房門緊閉著,縫隙中漏出微弱的光。我下意識地扭了扭門,鎖上了。她聽到動靜開了門,說:“幹什麼?”“作業很多嗎?早點休息吧。”“嗯。”她的鼻子輕輕哼了一聲,頭也不抬地繼續做著手頭上的工作。我在她身旁坐著,想和她說些什麼卻不知怎麼開口,從何時開始,母女之間說說話也變得這麼困難。“最近學習上有沒有什麼壓力?”沉默了一陣子,我還是開口了。“還行。”“生活上有沒有什麼難處?”“沒有。沒什麼事你先出去吧,我還有很多作業。”我輕輕幫她帶上了門,沒有多說什麼,我知道她不願意說多問也沒有,孩子隨我。



夜深人靜,躺在床上思緒波瀾著。想起五年前。每天放學牽著她的小手聽她聊著學校的趣事,還記得有一天放學一見到我就嚎啕大哭訴說著心中的委屈;而如今,唯一了解她的方式卻是偷看她的日記本。

她寫道:每天回到家,本是狹窄的空間卻空蕩蕩,多少個夜晚都是自己一人在家吃著滿是味精的外賣。做作業時總是塞著耳機,播著一首又一首耳熟能詳的歌曲,有點聲音,似乎就不這麼孤獨了。有時心中憋著一大堆的委屈和壓力,卻不知怎麼向她開口,不想讓她擔心,又或許她也不想聽到這些吧......



腦海中一次又一次浮現起女兒的日記本,心裡很是心酸。有個孩子扯著嗓子向我呼喚著什麼,可我卻從未留意;當你細心想去聽時,孩子累了,嗓子也啞了。我懊悔,懊悔沒有多關心她一點。多少個下班回家的夜晚,輕輕踮著腳走到她房門前,靜靜地聽著裡面的動靜,抬起的手又放下,擔心打擾她。偶爾我也有身心交瘁的時候,身邊似乎沒有人能依靠,多希望她像小時候幫我捏捏肩,說句我愛你。終歸還是母女,我藏著,她也掖著。兩顆本該緊貼著的心卻找不到方向,飄著,蕩著,孤零零的......



“早點睡吧。”

「嗯,好。」

我深呼了一口氣,手搭在門柄上,又放下了。我靜靜地站著,看到最後一絲從縫隙中透出的光熄滅,我轉過身回到房間。我躺著這邊,女兒躺在另一邊,如此近的距離卻絲毫感受不到她的溫度,聽不見她的呼吸......身體向著女兒的方向挪了挪,卻撞上一堵墻,冷冰冰的。



我睡在這頭,她躺在那頭,隔一道上鎖的門,橫一道冰冷的墻。她出不去,我進不來,我們都是孤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