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精選 得獎作品 

十二生肖

作者: 用戶 最後更新: 30/05/2017

「在十二生肖的神話中,貓因錯信自私的老鼠,所以並沒有出現在十二生肖中,大家記住不要學習老鼠……」我悶悶不樂地聽着老師說。

 

猛烈的陽光叫醒了我,令我因刺眼而皺了一下眉頭,我揉揉眼睛,咦?為何眼前是一片藍色?這是甚麼地方?我應該要上學才對。我用手撐起身子,手摸著的不是床,而是濕漉漉的草,我竟然躺在一片草地上。我看看我的身軀,眼球差點要掉下來,是啡黃色的毛,摸上去毛茸茸的,我竟然變成一隻貓!

 

雖然我一直喜愛貓,但我可沒想過要當貓呀!忽然,一道聲音竄進我尖尖豎起的貓耳:「人類說不懂如何計算年份,所以找了玉皇大帝幫忙,結果玉帝提議用動物來代表年份。明天我們就會舉行渡河比賽去甄選入圍者,我覺得我一定能得第一名的!」我看過去,是頭豬在說話。熟悉十二生肖的我,不禁失笑起來。但我又突然意識到,我竟然進入了神話裏面!我迷茫地抱着頭,不知該如何是好。

 

突然,一道黑影擋住了我的視線,是隻老鼠!一段神話的情節浮現在我的腦海裏。對了!貓和老鼠原來是很好的朋友,可是老鼠卻在比賽中推貓下海,令貓不能出現在十二生肖裏。我就如京劇變臉一樣,立刻板起臉,決定要為貓討回公道,爭回原來的第一名,改變神話。

 

「怎麼了?你有聽說嗎?明天會舉行渡河比賽,我們一定要得第一名呀!可是,我們都不太會游泳,你說怎麼辦?」我沉思了一會,根據神話,貓提出了騎着水牛渡河的建議,但我不能重蹈覆轍了,難道還要讓老鼠有推我下海的機會嗎?「我們可以找水牛幫忙,我們騎著……不!我拉着牠的尾巴,然後你拉着我的後腿到終點吧!」我不自覺瞄了老鼠的表情,生怕牠識穿我的詭計。「好呀!你真聰明。」牠邊點頭邊說,我搔搔腦袋,暗中竊笑了一聲。

 

「十二生肖渡河比賽即將開始―—」玉皇大帝的聲線如雷公般響亮,十多種不同種類的動物便不約而同地做熱身運動。兔子不斷地跳躍,蛇不斷伸展着腰板,小豬不斷拉著筋,我已經清楚知道牠們的名次了,可是第一名是誰,卻是無人能知,這又是令我最緊張的地方。我能為貓討回面子嗎?能夠懲罰那隻老鼠嗎?我手心的汗把毛都弄得濕透了。

 

「砰―—」槍聲在一片寂靜中大叫起來。迎來接二連三的水聲,我拉着水牛的尾巴也下河了,而老鼠則扯著我的後腿。我再次確認自己想了一整晚的計畫―—在快到終點的時候,便甩一下腿,擺脫老鼠,這樣水牛也不會發現,然後我再爬上水牛的頭上,飛躍到終點。我回頭看看老鼠,真是一臉賊眉鼠眼,必定在想如何搶得第一名。

 

我們游着游着,終於看到對岸的紅旗。我跟隨計畫進行,甩一下腿,老鼠手一鬆,就如一支箭般迅速地被水流推到右方。

 

「救命!救命!」按照計劃,我應該爬到水牛的頭上才對,但我遲疑了,我的手突然動彈不得,腦海突然浮現了一個問題:我該救牠嗎?

 

不!自私的老鼠不值得拯救,我要為貓爭取第一,為牠討回公道,但是,這樣真是在為牠討回公道嗎?似乎不是,我們一直責罵老鼠的自私,老師一直以老鼠告誡我們不要做自私、傷害朋友的人,但如今我做的這種事,不正正是成為了老鼠之流嗎?

 

我的雙手終於可以動了,但我並沒有向上爬,反而我鬆開手,跳進河的懷抱裏,河水把我帶到老鼠的身旁。「你沒事吧?」我立刻抱起牠,拼命用兩隻腿上下擺動,逆流游回渡河的路線,但我已經筋疲力盡,努力向前爬卻一直沉下,我立刻將老鼠交給水牛,讓水牛趕快帶老鼠到岸上去,而我則被穿上一身救生員制服的老鷹叼回終點。

 

最後,因為水牛的幫助,第一名依然是老鼠,而第二名依然是牛,之後的名次也是與原來的一樣;而貓,當然也是被擠出十二生肖之外,我還是無法改變名次。

 

「謝謝你救了我,對不起……」老鼠慚愧地低下頭。「我本來計劃要自己爭取第一名,拋下你的,可是你竟然放棄名次,把我救回來,實在是太抱歉了。」也好,我為貓討回了一個道歉。

 

從此以後,十二生肖的名位雖然沒有任何改變,但神話卻起了變化,比名次更重要的結局改變了。如今,貓看到老鼠時,不會再追着老鼠跑,因為牠們之間並沒有留下仇恨,而是好朋友。而且,人類佩服貓的善良,欣賞牠愛惜朋友、不顧名利的個性,十二生肖的神話並不是告誡小孩不要像老鼠一樣自私的故事,而是教導小孩要像貓一樣善良的故事。

 

或許,這反而是對貓最美好的結局,才是真正的第一名。

 

「在十二生肖的神話中,貓因拯救好朋友老鼠,所以並沒有出現在十二生肖中,大家記住要學習貓,常存好心,那麼別人必能感受到,並會心存感激。」我滿心歡喜地聽着老師說。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