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精選 

月下老人

作者: 用戶 最後更新: 27/05/2017
天地之初,迢迢長河,情愛如夢似幻。月下老人牽紅繩,掌管男女婚姻,溅起一段又一段的羈絆。

梁祝化蝶,牛郎織女,白蛇傳說。老師用平淡的語氣說着一個又一個淒美的神話傳說,坐在窗旁的我仰望深邃無際的天空,飄舞若紗的雲霞,眼神變得茫然,為何有情之人,終究不得在一起?

黑夜裏,暮色悄悄地撒落下来,籠罩了整个大地。坐在書桌前的我正與功課拼鬥中,房裏繚繞着筆尖在紙張上書寫的聲音。忽然一陣冷風由窗縫吹來,衣服單薄的我冷得瑟瑟發抖,走過去關上窗戶。關上之際,看見夜空中黯淡無光的雲霧,有別於課堂上藍空的浮雲,不禁想起今天老師說的那些神話傳說,眼神突然黯淡下來。最後,我帶着這份悵惘入睡。

突然一陣光刺進我的眼睛,我揉了揉眼睛,睜開眼睛看。一陣陣煙霧撲面而來,我走過層屬白霧。撥开雲霧後,我被眼前的景色驚艷到。一座座青山屹立在迷霧之中。不時一陣清風吹來,山前的湖面泛起片片漣漪。又飄來淡淡的清香,使人感到心曠神怡。山光水色,融為一體。我走進一間格調雅致的中式房屋,拐過一條條長廊。看見一個盤坐在地上的身影,手中翻著一本名冊,旁邊放着一個木杖。我走近一點看,發現名冊上都是一些男女的名字和他們一些個性和興趣。盤坐在地上的老人發現我的存在,拿著木杖蹣跚地站起來,我才看見那老人白鬍多鬚,臉泛紅光。等等,這⋯⋯這不就是那個月老嗎!我一臉驚恐地望著他,月老慈祥地微笑。他左手持着姻緣簿,右手拄著木杖就走了出去,看見這樣的我連忙跟著月老走出去。他走到湖邊散步,恍惚的我有這秀麗景色的陪伴,開始慢慢冷靜下來,思路也慢慢疏理清楚。之後的我一直漫無目的地伴著月老散步,看着眼前月老孤寂的背影,回想起這廣闊的世外桃園也只有月老一個人。突然,我靈機一觸,跑上前拉著月老,二話不說就奔到剛剛那片雲霧中。

頭腦一陣暈眩,眼睛再次張開。一棟棟寫字樓外牆上巨大而又亮閃刺目的廣告屏,道路上如洪水般川流不息的車輛。不錯!我帶着月老來到我的世界―—現代,我決定要為月老牽紅線。因為剛才伴著月老散步時,我不禁想起那些悲劇收場的愛情神話,但月老也是孤身一人,在為天下所有人都有所相伴而努力,我也希望月老右手抓着的不再是冰冷的木杖,而是有雙溫暖的手牽著他。於是我作出了這樣的決定。

遊走在熱鬧的街道裏,車輛在馬路上發出刺耳的驚喊,宛如流水永不歇息地湍流著。途人步伐急速,連喘息的機會也沒有。月老瞪大眼睛,望着這篇稀奇的「石屎森林」。打扮特別的月老不時招來奇異的眼光,於是月老趁別人不注意時,走到寂靜的小巷裏,搖身一變變成一位相貌端正、打扮時尚的男子。但一直年邁的身體突然變得如此健壯,始終有些不習慣,月老走起路來還是有些踉蹌。走着走着,月老感到肚子餓,我便帶月老到現代的餐廳去。

突然,月老被地上的石頭絆倒。正當我打算伸手扶他之際,一名看似年紀相若的女孩扶起了月老。我向那名女孩道謝,她回個微笑,之後便淹沒在人群中。我和月老邁步至餐廳途中,月老不時有種依戀的回頭看,走在旁邊的我不禁會心一笑,但隨即又躊躇起來,到底我這樣做是不是正確呢?走進某間餐廳後,我們坐下來時,發現一個熟悉的臉孔出現在我們眼前,剛剛扶起月老的那個女孩正站在門口。我向她揮手示意,邀請她一同享用午餐。看着坐在前面的兩個人,胸口有股蜂蜜的甜味。

之後,他們兩人都一直維持聯絡,局外的我清晰地觀看着他們這場亦真亦幻的故事,又喜又懼。而我一直憂慮的終於都發生了,月老終有回去的一天,而女孩也對於月老的身份不可置信。女孩假如願意陪伴月老到那世外桃源代價也十分大—―女孩將變得年老色衰,芳華不在。這裏認識她的人都會永遠忘記女孩的存在,但女孩卻始終記住所有人。女孩聽到後面露難色,轉身跑了。在她轉身間,已完完全全打碎了月老的期望。望著女孩的背影,月老沒有挽留,只微微地嘆了口氣。

幾天後,月老要走了。我不捨地向月老揮手道別,月老轉身離開之際,一把熟悉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女孩喘著氣,捉緊了月老的手。

「我不會丟下你一人的!」

月老被女孩的話愣住了,但馬上又以溫柔的笑容回應,回握女孩的手。女孩烏克秀麗的頭髮頓時變得雪白,依舊甜美的笑容從滿是皺紋的臉上綻放,有神的眼睛變得滄桑。瞬間,他們便從我眼前消失了,心中不禁有些失落。關於他們的記憶也隨之消散,我馬上奔回房中,將僅餘的點滴記下。他們的故事將走馬燈的從我眼中一幕幕地閃過,而結局停留在他們彼此相望,幸福笑著的畫面。也許,梁山伯與祝英台生前不能成夫妻,但化成蝶後形影相伴,再也不分離;也許,牛郎和織女一年只能會一天,但餘下的日子他們彼此思念對方,盼望相見的日子;也許,許仙和白娘子兩情相悅卻無法在一起,但他們始終轟轟烈烈地相愛過一場;也許,看似悽慘的結局,也能嚐出幸福的味道。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