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精選 

雅典娜的愛

系列: 「愛是什麼?」第1集 作者: 用戶 最後更新: 07/04/2017

你們可能總是覺得神話故事是假的,可我現在就告訴你:「神話是真的存在的!」回想起來,整件事都變得不可思議起來……

那天我發燒了,整天都窩在床上不願起來。從上午到下午,我也在睡覺。晚上時分,我迷迷糊糊地又睡了。第二天早上,我早早地起床了。我快速地刷牙洗臉,吃完早餐後,便隨手拿起一本神話故事書《希臘神話》看起來。看着看着,我不自覺地倒了下來,又疲累地睡了。

醒來後,我發現自己居然站在一扇紫色、像多啦a夢的「隨意門」的大門前。我沒好氣地打開門——媽媽、哥哥和爸爸又搞什麼鬼?怎知,首先映入眼簾的,並不是我家的大廳,而是一位面目清秀可人的少女。咦?怎麼我覺得有點熟悉?

「我叫雅典娜!你叫什麼名字?」少女熱情地微笑。

什麼嘛!

「啊?我叫……」我早已嚇得五臟都飛到九霄雲外去了,說話當然結結巴巴的。

對了……雅典娜?正義女神雅典娜?到底是什麼回事?我不會是進了剛才的那本神話去了吧?我用力捏捏自己的臉頰——痛啊!

「算了,我就叫你小然吧,因為你從空中突「然」飛出來的啊!」雅典娜用力捉着我的手。

嗚嗚嗚……這是什麼鬼地方?我轉過身,想抓着門柄,可是我身後什麼也沒有。我訥訥地不成言。

「怎了?」雅典娜疑惑地說,「不如…….我帶你去驗證身份吧?你是不是失憶了?」

雅典娜目光炯炯地看着我,跑起來。她不斷地轉,跳入一個七彩繽紛的漩渦之中。雅典娜閉上眼,我和她不停下墜……

「雅典娜女神,你怎麼過來了?」一聲雄渾的男聲傳入耳中。

我懼怕地眨開眼。

「宙斯大人,她……唔……突然就出現了。」雅典娜支支吾吾地說。

「啊?可能……阿波羅!」宙斯大叫。

阿波羅駕着太陽車,向宙斯招招手。

「這個女孩有點古怪。找亞瑞斯來,把在寶宮中的照妖鏡拿來!」宙斯嚴厲地下令。

我怕得渾身發抖,終於忍不住哭了。

雅典娜看見我這樣,軟下心腸說:「我看呀,她也不是妖怪,讓我來收留她吧!」

我破涕為笑。

宙斯皺了一皺眉,良久,才點點頭。

阿波羅輕蔑地哼一哼鼻子,不屑地望着雅典娜:「她以為自已是什麼神?很厲害嗎?哼,如果這個『東西』是妖怪,我才不救你。」

我討厭阿波羅那不可一世的態度,正要發作,宙斯已澆熄了我的怒火:「阿波羅!不得無禮!」

雅典娜燦然一笑,帶着我,再度墜入漩渦……雅典娜把我帶到她那綠意盈盈的小木屋中。

「噢!這是花神克羅莉斯、田野女神佩兒西鳳、狩獵女神亞特米斯、山林女神尼芙和彩虹女神伊莉斯合力為我造的。」雅典娜搖着佈滿爬牆虎的小木馬,靠在掛滿牽牛花的牆上,撫摸着充滿果實的桌子。

我呆呆地看著天花板下的小彩虹橋——這應該是彩虹女神伊莉斯的傑作吧?

「你……到底是誰?」雅典娜平靜而優雅地問。

我只感到莫名的憤怒,從大腦傳送到全身。

我一字一句大聲地叫着:「你問我是誰?我無故被帶來又發生什麼事?你看你幹的好事!那扇門!」我一囗氣地說完。

雅典娜愣着,訝異地抬起臉,緩緩地說:「你——以為是我做的?」

我不以為然地點着頭,「不是嗎?」

雅典娜似笑非笑地自嘲:「對啊……正義根本不需要存在。我這正義女神在這神界,也是最卑微的吧?無論什麼錯事,說起便會賴在我頭上吧?」

我慌亂地想起那本神話的題目是——《雅典娜悲劇,神界之爭,宙斯之地獄大門》。神界之爭、雅典娜的……悲劇!故事好像是說希臘的神們想推翻宙斯,每個人為了爭皇權,用各種狡猾方法害別人。雅典娜的「正義」不復存在,她用寶石神劍自刎……噢,不!我要阻止這件事發生!

「雅典娜!」我第一次如此堂而皇之地叫雅典娜。

雅典娜苦笑着道:「天要亡我,正義何在?風水世故,無力沒量。正義口中說,貪婪手中做;道理嘴邊道,害人心於計。多荒唐啊!」

我面青唇白,顫抖着嘴唇。「正義……的確,正義好像遠在天邊。但正義不需守護,只要有那份……愛!」

雅典娜托看腮,不慍不怒地反問:「愛,真的存在?」

我眉飛色舞的動作僵住。

「存在!你為什麼要放棄?」我有點狼狽地擠出笑容。「至少,我和雅典娜那純真的友愛存在啊!」

雅典娜眼角濕潤,正想說什麼,但被一陣怪聲遮掩過了。

「雅典娜!」阿芙蘿黛蒂那完美的身姿沐浴在春光之下。「雅典娜!」

「阿芙蘿黛蒂?怎了?」雅典娜問,「啊?」

阿芙蘿黛蒂焦急地推着雅典娜, 阿芙蘿黛蒂那輕輕搖動的裙擺美極了,她嬌媚的笑迷人得很。

「父皇那邊出事兒了!」她用清澈的眼睛望着雅典娜。「宙斯……被女巫后阿瑞迪雅迷惑了!」

雅典娜又氣又急地看着自己的妹妹,「阿芙蘿黛蒂!帶我去父皇那邊!快!」

「我已叫了命運女神弗秋娜帶我們去了!」後者道。

弗秋娜把一頭烏黑濃密的長髮披在肩上,駕着神之燈明車飛快地向前跑去。

青春女神希比活潑可愛的面孔從窗口伸來:「宙斯在破壞人間!」

我嚇得魂飛膽裂。轉念一想,這可是五百多年前啊!

弗秋娜憂心地踏一踏馬,「女巫后阿瑞迪雅控制了宙斯!」

希比摟着弗秋娜的肩,用力地一口氣說完:「人們都死得七七八八,怎辦?」

我把曈孔瞪得大大的。

雅典娜不加考慮地說:「殺掉女巫后!」

剛好,掌管美和愛的女神維納斯上了車。

阿芙蘿黛蒂插嘴說:「女惡魔莉莉絲、地獄神黑卡蒂和女巫后阿瑞迪雅是一夥的!」

雅典娜堅定不移地道:「阿芙蘿黛蒂、希比和維納斯去阻止宙斯!我、弗秋娜和小然,對付女惡魔莉莉絲、地獄神黑卡蒂和女巫后阿瑞迪雅!」

希比大聲道:「她們法力高強,只有你和小然不行!」

湖水女神摩根忽然出現。「我來!」

我頓時面紅耳赤。

「黑卡蒂善用黑魔法,由我對付。莉莉絲操控火,摩根用水。女巫后阿瑞迪雅,摩根的丈夫梅林是巫師,由梅林對付,弗秋斯協助!」雅典娜不自覺地提高聲線。

「是的!」所有人回答。

車猛地停了,我、雅典娜、摩根和弗秋娜連奔帶跑地追去宙斯殿。

「啊」一聲,弗秋娜突然流着血,虛弱地倒下了。

我要回去家!我在心中恐懼地大叫。

女惡魔那綠瑩瑩、能催眠人的大眼睛在空中一閃一閃的,笑得花枝亂顫。

她以恐怖的聲音一字一頓地道:「你們猜錯了!哈哈哈哈……」

摩根打開手,一道水柱射出,回復體力的弗秋娜趁女惡魔莉莉絲被摩根打中,拿起命運刀刺下去……

「呀!」莉莉絲慘叫一聲,捂着心口,把黑漆漆而尖刻鋒利的手指甲用力刺到我臉上!

雅典娜手裡握着尖利無比的正義之劍,「砰噹」一聲,擋住了莉莉絲的手。

莉莉絲狂喝一聲,化為灰塵。

一大群女巫坐着蝙蝠,一支支毒箭飛來。雅典娜把正義之劍塞給我,一陣風一下子捲走了女巫們。

我拼死一搏, 用盡力氣把正義之劍朝女巫后阿瑞迪雅砍下去……

女巫后阿瑞迪雅溜走了,我只砍下了她的帽。阿瑞迪雅盯了我一眼,展翅而去。

「父親!」雅典娜往宙斯殿跑去……

另一邊,阿芙蘿黛蒂拿起自已既捲曲又清爽的髮,封住宙斯的去路。希比眨着天真的眼睛,哀求着宙斯。維納斯那深紫的長裙不斷飛舞,束着辮子的啡色長髮垂下來。

「不要!」花神克羅莉斯推着宙斯。

宙斯一副執迷的樣子,用黃金權杖污染着人類的花園。宙斯粗魯地拋開花神克羅莉斯,不耐煩地踢走希比,對地獄神黑卡蒂言聽計從。黑卡蒂發出妖精之氣,狡猾一笑,把黑暗之光散到人間。隨着妖精之氣愈來愈濃,「啪噠」一聲,我騎着馬,衝入宙斯殿。

花神克羅莉斯尖叫:「我創造的花兒!」

克羅莉斯捉着黑卡蒂,把她轟下來。我拔劍,和克羅莉斯肩並肩站立着。雅典娜叉起腰,站在我後面,眉目間散發出英雄氣息。希比就站在克羅莉斯後方,狠狠地瞪着黑卡蒂。維納斯靠在雅典娜身後,兇惡地望着黑卡蒂。弗秋娜不甘示弱,幸災樂禍地看着黑卡蒂。摩根百感交集又深沉地盯着黑卡蒂。

而宙斯含恨地瞪着我們,扶起黑卡蒂。這回可糟了!宙斯心情看來……我感到四周變得陰森森。從頭頂涼到腳尖,宛如陷入冰河。

「陛下,別動氣。」黑卡蒂虛偽地微笑。「你只要把你手上的戒指插在那女神創造的花圃中就行了。」

我猛然想起故事情節:宙斯把帶有黑魔法的戒指放在草地上。戒指化為地獄之門,當神們看見後,紛紛消失,黑卡蒂佔領了神界。雅典娜激動得快昏過去,最後一時衝動拔劍自殺,很快氣絕身亡,化為金粉末令神們回復正常。

不要……!我拼命奪過宙斯的戒指,奮力一丟……戒指不見了蹤影。

「呼。」我舒了一口氣。

宙斯鐵青着臉,把黃金權杖指向我。黑卡蒂的臉色一沉,那妖艷的臉黑了下來。她鮮紅的嘴唇像謎似的一開一合。宙斯沉迷執着地點點頭。

此時,兩個披着滿頭黑髮的女巫呼嘯而入。看來,故事改變起來。第一個女巫瘋了般捉着田野女神佩兒西鳳。佩兒西鳳失口狂叫。黑卡蒂滿足地微微笑了。第二個女巫從身後拔出黑棒,把黑棒擱在佩兒西鳳頸項旁。

「啊!不!」希比青春可人的臉嚇得花容失色。

第二個女巫向黑卡蒂打個眼色,黑卡蒂手一揮,宙斯不消一會便昏迷在地上。維納斯撲上前,一把抱着佩兒西鳳。佩兒西鳳極力掙扎, 想逃離女巫們的挾持。

女巫后阿瑞迪雅騎上掃帚,瞧一瞧佩兒西鳳和維納斯,使了一個手勢,吹了一下口哨。黑卡蒂好像不可置信般,硬着頭皮打發女巫們離開。阿瑞迪雅抓住弗秋娜,摩根馬上警愓地看着她。

她慧黠又不失儀態地說:「其實我們沒有惡意的。」

黑卡蒂放緩表情,她閃亮的旋捲金髮和優雅的黑色花紋印長裙都足以和阿芙蘿黛蒂媲美。

「我們只是要得到黃金戒指。」

「不!」

「為何?」

「它足夠消滅世界!」

「那又如何?如果有,我們一定首先把它丟到白玉王國。」

「你們認為你們的話有多可信?」

阿瑞迪雅僵住。

「我們來硬的了。」她淫笑,「敬酒不喝喝罰酒?我成全你!」

我憤憤不平地瞪着她。

「小孩子。」阿瑞迪雅托托我下巴,「哈哈……」

我尚未反應過來,一個火球已向我下巴轟來。

「別胡來。」巫師梅林和摩根一臉沉穩地用黑魔法弄昏阿瑞迪雅。

火球一歪,射向黑卡蒂。

我頸上傳來涼涼的觸感。

「通通跪下!」黑卡蒂用刀捅着我。

梅林收手兼住口。不要!

雅典娜驚恐地望着黑卡蒂。不要!

在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梅林孤注一擲地把火球射向黑卡蒂。我只感到身一緊,喘不過氣來。眼前一片黑暗,隱隠約約嗅到濃濃的血腥氣味。終於,黑卡蒂倒下了。可惜,梅林口中吐血,和摩根雙雙倒地。

「摩根……!」雅典娜叫着摩根的名字。

對方已不能回答了,一動不動地橫倒在地面。

「不要……」我聽到自已在微弱地叫着。

雅典娜嚶嚶地抽泣。

阿波羅聞訊而來。

「嘿!你們這些軟弱女子,怎麼不叫我和戰神亞瑞斯幫忙呢?」阿波羅的話居然透着責怪之意,不免有點諷刺。

「你也是時候走了。」宙斯不知是何時醒來的。

「是你帶我進來的?」我問。

「可能,但你很快便會忘記。」宙斯答非所問。

雅典娜問:「小然……你不會再回來的吧?」

我茫然搖頭:「我不知道。」

「如果有緣分,我們會再見的。」雅典娜強笑。

我笑:「嗯!還有,我的名字叫陳花靈!」

雅典娜點頭:「阿靈……我會永遠記住你。」

我和她牽着手,分別在天與地之間。

宙斯閃動着淚花。

時間凝固了。在靜止的那一剎那,我和雅典娜會心微笑。

「我知道愛是什麼了。」雅典娜喃喃自語。

隨着時間不斷顛覆,我和雅典娜的手並沒有分開。

「鈴鈴……」鬧鐘響起。

我醒來。我剛才在作夢嗎?那真實的肉體感覺並不是假的。不會。

我又哭又笑地道:「當我認識真正的友愛時,幸福又從我懷抱中溜走了。」

我卻打從心底的高興。我終於知道什麼是友情了。

「雅典娜……」我輕輕呢喃着,雅典娜稚氣的笑臉彷彿又在空中浮現。原來神話是真的。

我望向那本《希臘神話》。咦?怎麼不見了?

我剎地明白了。是我改變了希臘神話的命運。

是我。

因為我把神話改變了,這樣那本書自然會消失。我緩緩地抬起頭。

——有誰會相信我用一夜的時間,認識了一段至死不改的友愛? ——

純白色的白雲在天空中。雅典娜,你也在看着天空嗎?即使我們在兩個不同的世界中,我和你也能看見一樣的天空、一樣的景色吧?我感到一絲絲的感觸,在我心中不停回蕩。

我心滿意足地笑了。

「雅典娜,永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