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精選 

周記

作者: 用戶 最後更新: 29/03/2017

八月一日至八月七日

現在是深夜一時了,我已經非常渴睡,但我仍然撐着疲倦的身子,坐在書桌前,帶著甜絲絲的笑容,記下這個令我一輩子也很難忘的「世界末日」。

上星期五早上,我還懶洋洋地躺在床上,好像我的小表妹,每天都賴床。這時電話響了,原來是姨丈。姨丈說:「今天小表妹會來你家暫住一星期,因為姨母要往醫院生小表弟,可不可以?」我霎時間呆住了。姨丈再問我一次,我竟然回答他﹕「可以,沒有問題。」我簡直好像在海嘯的時候,自己衝去海邊「送死」一樣,我在心裏吶喊。我的小雪表妹——其實「小雪」這個名字不太適合她,應該是「大雪」,不!應該是「暴風雪」——她在我心目中是「哥斯拉」和「老虎」、「獅子」的結合物,她的破壞力超強。我馬上向家人發出一百級暴風雪、海嘯、火山爆發、地震等等的警告,預防措施也馬上做好。

下午,「世界末日」終於來臨,小雪一進門就大叫起來,姨丈便馬上叫停她。但我知道「暴風雪」是不可以一叫就停,她爸爸一走,她就開始搗亂。她走到電視櫃前,想撥開我的高達模型大軍,但撥不開,因為我一早用膠水黏住了。當我正想取笑她時,她竟然站上了電視櫃,踹了一腳不倒,再一腳,不倒,再一腳,最後我的高達模型大軍全軍覆沒。她「堅毅不屈」的精神真值得我們學習,但她用錯地方了。一小時後,我家的玩具以及所有小雪覺得有趣的物品,無一倖免,全部宣告「死亡」。之後,我馬上跑進媽媽的房間,投訴小雪,但我發現媽媽竟然不在家。我當時真的很想打小雪,但我知道媽媽是絕對不容許我這樣做的。

到了晚上,小表妹突然大哭起來。我看看時鐘,原來已經是九時了,媽媽還沒有回家。我打電話給媽媽,原來她加班,今晚很晚才回來。看來「暴風雪」也有沒有「雪」和「風」的一天,但她的哭聲,真的太可怕了,好像一百個剛剛出世的小孩子同時尖叫一樣,好像快要把玻璃震碎似的,不愧是「哥斯拉」。我無奈地煮了兩個杯麵,跟小雪一起吃。當我叫她吃東西時,她竟然拿起我的襪子咬起來!我是叫她吃「食物」,但她竟吃「襪」。

星期二,我們一家人陪着小雪去逛街,小表妹東跑西跑,顯出了她那活潑可愛的一面。她這樣東西說要買,那樣東西又說要買,她買的東西比我媽媽還要多。到了超級市場,她好像想把超級市場拆了一樣,這裏翻一翻,那裏翻一翻,爸爸和媽媽也很無奈。

今天是小雪留在我家的最後一天。「咚咚咚」,是姨丈來接小雪了,小雪一走,我馬上高興起來。可是晚上吃飯時,不知為甚麼我竟然有點不自在。

我感到很不習慣,因為沒有了那令人煩躁的聲音,現在想來我真是有點捨不得她。此外,我感受到當媽媽的辛苦了!我學會如何有耐心地面對事情,並決定以後當媽媽老了,我也長大了,就要好好地照顧和孝順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