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這樣子令你精神一點可以好好地思考問題了嗎?」

系列: 天空騎士 作者: 用戶 最後更新: 17/02/2017

「護翔,早上好!」天空響亮的聲音傳到我的耳旁,直接把我吵醒,吵死了。

從床上坐起來,擦了擦眼睛模糊地看向天空,「天空,為什麼我的房間裡?」

看了一眼時鐘現在才不過早上五時,平時這時候天空和我還在睡覺的。

因為今天有一件特別的事要做所以要早點起來。」他揚揚手上的一套全新的衣服。

比平時早四個多小時起來嗎,到底是什麼「特別」的事?

好奇地看著那套衣服,我揚起疑惑的表情,「這是什麼衣服?」

天空露出燦爛的笑容,「今天要去立誓典禮。」

是什麼東西?」

「就是當任就會好好完成聖騎士工作那些,然後再給大家瞧瞧候選人的樣子那些吧。」

是嗎。真的可以這麼順利嗎,因為我可是「唯一一個」。

接過天空給我的衣服,把衣服的透明套子只見裡面是和天空相似但以銀色為主的衣服

一件黑色的上半身緊身衣,還有和天空一樣的大長袍銀色配黑色花紋的超短褲子。

……感覺有點兒麻煩,外套的帶子前面又有後面也有,綁很麻煩吧?

「天空,」我抬頭看著他露出可愛的微笑,「幫我穿!」

你真懶呢,自己不會穿嗎?

你不幫我穿我就叫由莉亞幫我。

只見天空微歎氣後還是乖乖地替我換上衣服

衣服穿好之後從一個大盒子拿出一白色長靴,上面有很多銀和藍色的花紋,感覺和大氣聖殿好像。

長頭髮綁成高高的辮子,再把配劍插在腰間的劍梢上,完成。

由莉亞準備了豐富的早餐讓我們吃得飽飽的,站在門前準備出發時我回頭看了她一眼,「由莉亞,你不跟我們一起出去嗎?」

送我們出門的由莉亞微笑,「我們是過一會兒才去的。」

有點失落地微笑,「是這樣子嗎,那我們一起回來好嗎?」

天空尷尬地抓了抓臉頰,「我看不能了,因為等會還要參加一個會議,所以我們晚一點離開。」

「是這樣子嗎真可惜」我微扁起嘴然後再露出笑容,「那我們出去了。」

由莉亞輕撫著我的頭髮,「嗯,你們路上小心!」

揚起燦爛的笑容,知道。」

花了差不多半小時我就和天空來到位於市中心的會場。

我們先來到休息室,這裡是一間滿大的房間,本來是準備十一個人一間的吧?

有一張大桌子中央的位置有一個類似冰箱的物品擺放著不同的飲料,有張舒適的三人沙發和一部入牆電視放著會場的畫面

在獨立的休息室等待了大約十多分鐘,中央播器就叫我們出場。

突然間有點兒的緊張……

「現在,請各位大氣騎士帶著自己的十位候選人進場!」

不,天空騎士就只有一個而已。

主持說完後,我跟著天空進場,而在身旁的其餘十大氣騎士也帶著自己的候選人進場。

他們就是眾位候選人了,請大家鼓掌!」

觀眾席包圍著大理石地板的中央地帶,上面擠滿不同年輕的民眾;在太陽照射過來的方向有一個像兩個乒乓球埸大小的看台,玻璃牆裡面的是教皇、一對身穿高貴衣服的男女孩、身穿華麗大袍的皇帝和五個保鏢。

半露天的會場射進的光很耀眼,明明是暖烘烘的可是心中卻很害怕。

「不用害怕。」察覺到的天空摸了摸我的頭。

我四處張望,終於在觀眾席看到由莉亞、由利碼和炎落零三人。

炎落零是十分興奮地猛揮手,甚至還想大叫,不過由利碼馬上巴他後腦他才乖乖的坐下;由莉亞則是溫柔地笑著。

在緋葉神騎士的候選人隊伍中我找回艾友原的身影,我馬上他笑笑,可是他好像看不到。

對了、雖然說他已經解下繃帶但左眼是看不到東西,我忘記了我和天空是在最左方。

在觀眾席中有一個人突然站起來,「我反對!」

然而艾友原提及過、也是我擔心的事發生了。

「我反對!」那觀眾大吼,「為什麼這次的天空神騎士是內定的!」

「又是」?天空他也是上一任指定的嗎?

天空揚起了淺淺的笑容,放開嗓子讓他能聽到地說道,那是因為我喜歡。」

你的聲音好像有點大呢天空。

觀眾惡狠狠地指著他,「你這是什麼爛理由!我確定我的兒子比他厲害!」

的確滿爛……

稍後,又有其他人從觀眾席站起來,「我的也是!」

「我的孩子一定比這個不明來歷的小孩厲害!」

果然引起很多迴響。

不斷地有大約十多人站了起來,他們的身旁有些帶著一位小孩子,是本來的天空騎士候選人嗎?

小孩子們的眉頭緊皺起,不知道是因為他們討厭我還是被大人嚇怕。

我看了天空一眼,他眉頭皺起,同樣也是在擔心嗎?

只見炎落零已經是失控地想要走過去打那些人,不過被由利碼所攔著。

由莉亞的眉頭也深深地皺起來,現在這樣子一點都不漂亮,還讓我心痛。

「肅靜!」這是響徹整個會場的人聲。

只見單獨看台上坐著的教皇站了起來,「你們給我閉上嘴巴

「你憑什麼這樣說?」

「為什麼?」

「你得給我們解釋!」

「我的孩子是最優秀的!」

「肅靜!」教皇的雄壯聲音再次響起。

和剛剛一樣,所有民眾再次靜下來。

教皇突然望著我,「天空騎士候選人,召喚出你的魔。」

這樣子有用嗎?

我先是向在前上方的他敬禮,然後看著眼前的空地,〝涼,出來一下。〞

〝知道了主人。〞

涼從我的身體旁幻化成冷風吹到前方出現,而且他特意變得比平常大倍,大概高度是七至八米吧。

這是我第次看到他這個半透明的人形。

此時,民眾中傳出喧嘩,內容都是為什麼他會有有名魔法什麼的」,看來真的滿難有的?

剛剛站起來的人紛紛跌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聲不哼。

「怎?你們還想要投訴什麼嗎?」

天空和教皇同時滿意地笑了笑。

突然間水聲出現然後是透明的冰盾擋著從觀眾席而來的水流,我有點疑惑地看著流下來的水,好像有點奇怪的味道。

〝謝謝你保護了我。〞

消失了的涼的聲音在我腦海中響起,〝這是我的職責。〞

天空有點生氣地看向在觀眾席的醉漢,「為什麼你要攻擊我的徒弟?」

他把手中的酒瓶扔下來,原來他剛剛潑過來的是酒嗎,那個臭味就是酒精的味道?

只見駐守的騎士們紛紛動起來,可是教皇輕甩手他們又一次駐足在原地,看來教皇是打算讓我們自己解決吧。

感覺上也、不會太難吧。

「你這個垃圾就只會擾亂我們的秩序,說什麼天空騎士根本什麼都沒有做過,還要糟蹋別的孩子的努力!」

已經坐下的觀眾突然間又站起來,神情恍惚地指著我們,「對、就說你做錯了!」

你們是牆頭草嗎?

我一臉不爽地瞪著那個醉漢,天空則是把我微拉後笑瞇瞇地說道,「你們要是這麼不滿我很歡迎你們從正確途徑說出來,而不是在公眾場合放肆打擾到他人。」

頓了頓天空繼續說道,「要是必要我說為什麼你們的孩子不可以當天空騎士大概是因為他們辦不到。」

「所有人都知道魔神並不是說想有就有的吧,」天空揚起了充滿惡意的笑容,「可是這孩子他有一個,請問你們的孩子有嗎?」

等、等一下,天空你單方面把說我得這麼厲害要是有什麼問題我不就會被人盯著嗎。

還真是亂來的人呢。

所有人馬上呆著然後神情慌張,所以說到底魔神是有多厲害呢。

醉漢倒是完全的不怕,還是死死地盯著我們。

無奈地一笑,〝涼,讓他冷靜一下吧。〞

眨眼間醉漢就整個人呆住了,臉上的汗珠變成冰塊、標準點來說是涼把他整個人的血液和有水成份的構造凍結至零下十度,所以他和冷塊差不多。

在他旁邊的人都不自覺顫抖起來,是因為太冷了吧。

可是冰塊的狀態不可以維持太久不然他的神經系統會直接出問題,不消一秒涼就解除了他冰塊狀態。

我溫柔地看著流著冷汗的他,「這樣子令你精神一點可以好好地思考問題了嗎?」

他呆呆地看著前方,目光很散渙。

觀眾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露出疑惑的表情,大概是看不懂為什麼這麼興奮的醉漢眨眼間就冷靜下來了吧。

不屑地瞥了他一眼天空把手放在我的頭頂滿意地笑了笑。

接下來騎士們就把他帶出會場外,看來會有什麼懲罰吧畢竟是在公共場合吵鬧。

鬧劇過去後時間來到自我介紹的時候,在演講台上的是影剋騎士候選人,每一個都和我一樣是帶了面具,不過區別只有顏色不同而已。

「緊張嗎?」天空小聲地說道,我馬上微點頭。

他微笑,好像是說加油。

我展開笑容。

「大家好,我是下一任的天空騎士候選人,相信大家對我的能力和身世引起了懷疑和猜測,同時也對天空的選擇手法響起了反對的聲音,這些事我不能向你們解釋,不過,」我吸了一口氣,「我希望你們信任我,縱使我現在不能證明,可是我在將來會以性命來保護太陽聖騎士和大家,以實力來證明我的存在是沒錯的,謝謝。」

後記︰不好意思啦各位,我把這個小說的更新給忘掉了……
這段時間我基本上把心意放在一個叫「物以類聚」的小說身上,所以我過了差不多一年半才更新(真是夠坑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