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精選 

我是一個不同的中學生

作者: 用戶 最後更新: 16/02/2017

我是一個不同的中學生

現今,智能手機已完全融入於香港人的生活之中,差不多每位中學生手上也有一部智能手機,甚至小學生也不例外。有人更視智能手機為生活必需品,機不離手,因此他們會用奇異的目光看着我,因為我沒有智能手機。

我沒有一部智能手機,卻有一部舊款諾基亞手提電話,讓我作日常聯絡他人的主要工具。別的中學生對這樣的手機亳不重視,但我卻對之極為珍惜,畢竟這也是我小時候,第一部自己湊錢買的手機。它雖被時代淘汰,但在我心目中,它帶着我的童年回憶,無可代替。

記得一次,我與朋友出外遊玩。我拿出手機打電話,向父母報平安,我的朋友立時面轉向我,目不轉睛地凝視着我手上的手機。通話結束後,有人說:「這不就是傳說中的諾基亞手機!好像是堅硬無比,跌不碎……」話未說完,大夥兒像發現新大陸般,帶着好奇的眼神,向我衝來。他們搶去我的手提,爭先恐後地試用手機,有的探究手機功能的多少,有的胡亂地按手機键,有的研究手機的開關方法。我上前正要取回我的手提電話,他們拔腿就跑,不打算把手機還給我。奔跑途中,他們仍搶着我的電話,在忙亂之下,「砰!」的一聲,我的手提電話跌了在地上。我連忙上前拾回手機,檢查損壞與否,他們卻嬉皮笑臉地說:「諾基亞手提果然名不虛傳,跌在地上也不會爆屏!」接着大夥兒捧腹大笑,我勉強地擠出笑容,內心卻心痛得很。他們繼續說:「你難道是原始人嗎?怎麼與我們這麼大差別!」手中高舉着最新款的蘋果手機。我沉默不語。

又有一次,班上老師與同學在社交媒體上建立了一個群組,而我就是唯一一個在群組之外的同學。有一次,老師在群組上交代了一些功課,而我卻被蒙在鼓裡。縱使老師曾委託同學通知我,但同學把責任推給別人,一個推一個,最後無人聯絡我。直至回校時,我發現每位同學都在交功課,我方知曉有額外的作業,無奈地,我欠交功課。事後,我向班上與我最為投契的同學查詢,想知道為何大家都不願意通知我做功課,難道我做錯了甚麼而得失了許多同學?他說:「你沒有錯!只是找你實在太困難了。你沒有手機,不能傳送訊息給你,而打電話要在電話簿中尋找你的號碼,麻煩極了。再者,即使打通了電話,你又未必接聽……」這一席話,令我有所驚覺,發現自己與別人的不同。

在我的眼中,通電話是最為便捷的。花數秒尋找號碼,然後撥電話,與別人通話,不用打字,又能快捷、明辨地告知別人自己的說話內容,最簡單不過。怎料到,這小小的步驟,在其他人眼中,竟是繁複的程序,真教我感到不可思議。

「你何時換手機呢?」我從不同人口中聽過了這問題,而且不下十次,但我永遠都只有一個答案──遲一點吧!可能是幾個月後,可能是幾個學期後,可能是幾年後,我心中也沒有確實的答案,但我知道,將來在社會工作,手機自然成為必需品,與同事溝通及交際。到那時,智能手機便非要不可。又有人問我「怎樣度過沒有智能手機的日子?」但我認為沒有智能手機的生活才是最多姿多彩。智能手機猶如流動電腦,能隨時隨地上網,但這有何用呢?我如果要上網,在家中用電腦也能大飽眼福。外出時,當然要盡情遊戲,根本無暇用手機,而且空閒時,留意身邊的人、物、事,能不知不覺地找到不少有趣的事物,那沉迷看手機的人便「走寶」了。

我不以沒有智能手機為恥;相反地,我愛用一部簡單的諾基亞手機,樂於成為一個不同的中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