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精選 得獎作品 

再給我一分鐘

作者: 用戶 最後更新: 06/02/2017
望著那嵌在天空中的一輪明月,明月的旁邊星星點點,無聲無息卻又真實存在。我不禁在思考:這不就是父子之間那微妙的感情嗎?日轉星移之際,天已破曉,日出在即,一股不捨溢滿心頭,我忍不住喃喃自語:「兒啊,再給爸爸一分鐘吧!」
  我是一名父親,一名並不稱職的父親,因為我總是錯過作為父親應該陪伴在孩子身邊的寶貴一分鐘。
  「你到底在哪裡啊?怎麼現在還沒到啊!」手機聽筒裡傳來微夾著憤怒的催促聲,這是媽媽打來的第二十通電話,而我剛完成了最後一台手術,正手忙腳亂地脫下手術服,一面聽著那攛入耳膜的催促聲,另一面像箭一樣奔向樓下婦產科的手術房。站在電梯裡,我感覺時間彷彿變慢了許多,內心的焦急一瞬間使得整個電梯裡的空氣都充滿令人窒息般的急躁。「四樓......三樓.......二樓......」叮的一聲,門終於緩緩地打開,我恨不得用手掰開那笨重的門。最後,我以五十米衝刺的速度奔向那已經暗了燈的手術房前,氣喘吁吁地詢問護士後被告知孩子已出生。這是我第一次錯過孩子的寶貴一分鐘,心裏夾雜著為他的平安降生的欣慰與無法第一時間見證這神聖時刻的遺憾,眼裡的濕意氤氳了視線。往後的日子裡,我用一次又一次的錯過來證明了自己的不稱職。
  時光總是那麼殘忍。從醫二十餘年,一部部手術見證了他由蹣跚學步到牙牙學語,由開口的第一聲發音不太標準的「爸爸」到如今詩詞歌賦朗朗上口,由和我無話不說到如今單獨相處的無話可說,見證的這一切由一切,每每想起,心裡不由得由喜轉悲,想舉起手來緊緊地抓住這逝去的每一分鐘。
  看著手錶的指針輕輕滑過,我的心卻不由得越發沈重,腳下的力度隨心而加重,車子的時速節節攀升,我的心裡倏地生出一股莫名又強烈的力量:這次再也不能錯過作為父親與孩子的寶貴一分鐘了!雙眼注視著前方,一瞬間,路上的車輛全被遮蓋,眼前似乎出現一個電影屏幕,放映著兒子第一次學會叫爸爸的情景,第一次朗誦比賽的風采,第一次在電視機前面說以他那不稱職的父親為榮的時候。我的心頓時一抽一抽的,喜悅與愧疚像潮水般湧入腦海,把平日打著救死扶傷的藉口忽視家庭的理所當然遮蓋得嚴嚴實實的。最終,這場五味雜陳的電影以機場為終點落下帷幕。一下車,手裡緊緊捏著那寫著兒子航班信息的紙條,眼睛馬不停蹄地搜索著兒子的身影,心裡既緊張又焦急,生怕一不留神,那一分鐘就偷偷溜走。暮然回首,我發現兒子就站在身後的不遠處,不知怎的,兒子的身影映入眼簾的那一瞬間,我竟竭力掩飾內心深處那排山倒海的思念和不捨,生怕被眼前的人兒發現平日不苟言笑的父親對兒子那如大山般沈重的情感。然而,平日漸生疏離的兒子竟主動三步併兩步地走來,下一秒便像只巨熊一樣緊緊地抱住這個總是缺席的父親,這個猶如長達一世紀之久,久到可以把逝去的每一分鐘都禰補回來。在他的那一句:「爸,你身上那股消毒藥水味道還是那麼好聞。」我的淚水頓時像決堤的江流衝出眼眶。時間總是那麼吝嗇,說好的一分鐘過後,我望著兒子那不時回頭張望我和太太的背影,那感覺,彷彿回到了他剛上幼兒園時,小人兒背著父母满滿寄望的目光,依依不捨地走進校園,同樣地,現在的他化作一輪皎潔的明月,而我就猶如明月旁的星星,靜靜地,祝福著他在以後的人生旅途中發光、發亮。
  回程的路上,路過那個可以望見載著兒子實現夢想的航班的沙灘。我停下車子,坐在鬆軟的沙灘上仰望著皓月星空,輕輕地說了一句:「謝謝你,我親愛的兒子,謝謝你願意再給予爸爸一分鐘,給我重新領會父親含義的一分鐘。」但願每一個疼愛孩子的父親都能緊緊地握住這一分鐘,因為時間老人很苛刻,不會輕易地再給我們這一分鐘。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