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港煙花夜

作者: 用戶 最後更新: 29/08/2016
維港煙花夜

        年初二,維多利亞港充滿活力。父母在外地旅遊,姊妹也出國留學去了,我獨個兒往維港欣賞煙花。觀賞煙花的人多不勝數,喜愛煙花的卻是小孩。眼前一亮,小孩子嚷著父母,期望可以在父母堅實的肩頭上,伸手與煙花打個招呼。煙花,在無數小孩的腦海中印下燦爛的回憶。
        煙花,金光閃爍,色彩艷麗,與夜空交織出壯麗的景致。煙花卻一觸即逝,銀晃晃的流星雨慢慢回到沈默的大海裡。 煙花的光輝,只會在夜空中停留片刻,夜空的華麗打扮,在一瞬間消逝的無影無蹤,只遺下夜空閃閃發光的眼淚,帶同我的回憶,投入無際的大海。
        七歲的我,坐在電視機面前,迫不及待地等待年初二的煙花匯演。小女孩目睹一朵朵旺盛的花兒,朱紅的心形投射在夜空中,欣喜若狂地指著電視機,對著父母露出雪白的牙齒,在客廳裡跳來跳去。父母和藹的笑容,妹妹迷惘的表情,姊姊無奈地搖頭;這些影像,一一在腦海中浮現。
        眼前煙花盛放,夜空向渺少的人群炫燿自己的服飾。花兒微笑,蝴蝶翩翩起舞;一浪接一浪,另一朵花兒又在海面誕生,隨風飄到天上,展現新生。
        三姊妹在草地踢足球後,回家被母親責罵,渾身的污泥弄得家裡骯髒;三姊妹好強,在狹窄的街道上賽跑,引來街坊的怨言,卻得到了無窮的  歡樂;我們三姊妹也是冰淇淋店舖的常客,連店舖裡播放的調子都瞭如指掌。
        煙花,那璀璨的花兒,光輝將要逝去。
      「三姊妹」不見了,只看見「兩姊妹」。妹妹嚷著要冰淇淋,冰淇淋卻變成負擔不起的奢侈品,店舖又遷移到千里迢迢的大都市;妹妹說要踢足球,從地的草地被修建成兒童遊樂場;街道佈滿雜物, 根本沒法兒賽跑。
        流星雨,輕輕的從天上降臨,最終埋沒在海裡。小孩漸漸長大,慢慢成熟;最後連「一姊妹」也消失了。
        煙花綻放的光芒,只會活過一時。童年的幸福、光彩、生活,始終會畫上句號。現在已經無法想起,當小孩的時候,為什麼會希望能夠長快一點,因為現在卻是多麼的渴望穿越時光機,回到童年。煙花匯演完滿結束;我的童年也完結了。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