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迴街道

作者: 用戶 最後更新: 27/08/2016
   光陰荏苒,往事不復,一條平淡無奇的街道,卻在我心中蕩起陣陣漣漪,思緒萬千。想必是午夜夢迴時,才叫人這般牽掛,這般多愁善感。
   不如歸去!一個聲音激昂地吶喊著。於是,故地重遊,它就如一位多年未見的老朋友,似感陌生,卻難掩去熟悉的氣息。離開了這裡五年了啊,我掐指數著。往日情景歷歷在目,而心中思緒百轉千回,不敢細看這條街,大概是近鄉情更怯罷了。
   印象中,那是一年夏,我同小夥伴誤打誤撞地找著了這條街道。雖不知其名,卻傾倒於它的寧靜美好,與繁華大街相比,它就如陶淵明筆下的世外桃源。依稀記得,街的右側是一片草坪,零散地種植了幾顆不知名的樹,草地沒人打理,野花們爭著冒頭,倒也是另一番景緻。左側則是一排老式的居民樓,偶有幾位小商販路過,吆喝著售賣一些小吃。
   那是我曾經最喜歡的街道了,遠離喧囂,只有悅耳至極的蟬鳴鳥叫。放學後,叫上好朋友一同漫步於街道上,拈一拈一旁的花草、逗一逗路過的小貓小狗。我們拉扯著書包,互相分享一日裏發生的趣事,時而捧腹大笑。
   還記得那時,總饞嘴那些小商販賣的小吃。煎餅攤子香氣總是香氣四溢,而我卻是囊中羞澀,還有母親在背後三令五申地禁止我買街邊的吃食,說是不乾淨。然而孩子們總是能找到解決的辦法,錢不夠,就大家一起湊齊了;為了不被家長看見,我們鬼鬼祟祟地賣來了一張煎餅,窩在街角裡吃著。那可是最緊張而又刺激的經歷了,也許正因如此,那一點點的吃食於我們而言,不亞於美味佳餚。
   還有就是街道的拐角了,那裏長年有位老爺爺在拉二胡。一拉奏就是大半日,他似乎根本不在意時間,只憑興致,亦不在意過往的行人是否會給他錢,他就是那樣安然自得地演奏著,視天地為無物。我和小夥伴總喜歡坐在老爺爺的身邊的石階上,靜靜地聆聽著,雖不解曲意,但也能感受到其中風味。
   週末做完功課,我們也時常來這條街道玩耍。她坐在樹下吟唱著,我在一旁擺弄著樹枝。有時累極了,不小心在樹下睡著了,醒來時,看著對方滿頭的落葉,情不自禁地大笑。那時只是天真爛漫,不懂此情此景之美。長大後,看到了首小詩——「記得當時年紀小,你愛談天我愛笑。有一回並肩坐在桃樹下,風在樹梢鳥在叫。不知怎麼睡著了,夢裏花落知多少。」,方才感概不已。
   太多了!無論是風景還是回憶。它們與這條街道並存著,使我魂牽夢繞。
   今日,我再次走在這條街道上,環顧四周,街道更寬了,只是草坪不見了;左邊的居民樓不知何時拆了,被新式的高樓所代替,還多了幾間小商店。小商販也都不見蹤影,而街角拉二胡的老爺爺也不知去向。曾經熟悉的一切,都已消失不見,我卻仍然無法從回憶裡抽身。閉上眼,往昔如潮水般湧來,我聽到了風聲伴隨著老爺爺的二胡聲悠悠揚揚,還有小夥伴的呼喚聲;我看見了昨日被壓折的野花又新長了出來。這不正是我最喜歡的那條街道嗎。現在和回憶交叉著,我已分不清,這究竟是夢迴中的我看到的現實,還是過去的我幻想的未來......
   不如歸去!我從夢中驚醒。頭腦逐漸清醒了過來,原來我又夢到了那條街道。我知道的呀,那時的小夥伴早已不知去往何方,那條街道早就變了樣子,就如我一個月前看到的一般。事過境遷,只留我一人,沈浸在往日的美夢中不願醒來,不免有些難過。
   街道變了,我亦是,我所追思的,不過是一段段美好的回憶。回憶之所以美好,是因為它的不可複製。與其著眼過去,不如放眼未來,我默默對自己說。這條街道,曾帶給我難以細數的歡愉;但今日的它,卻也給新的居民帶來諸多便利,想必街道上的居民也是欣喜於它今日的變化的吧。
   所以,不必難過,因為於我而言,那條街道上最美好的畫面,已定格在我的夢中。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