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粒粒雪糕

作者: 用戶 最後更新: 26/08/2016

    「咦?那個商標好眼熟!」

 

    我和朋友剛從書店裡出來,目光便黏在遠處那印在藍色平面上,仿佛正在躍動的彩色泡泡之上。

 

    零碎的回憶隨著那充滿活力的色彩一同跳了出來,我驚喜地大喊:「是『粒粒雪糕』!」

 

    粒粒雪糕,一款曾風靡香港好些年的小吃,在被時代洪流沖走的十多年後,終於溯洄而歸!

 

    我按捺不住「重逢」的喜悅,拋下了身後還拿著兩大袋書的夥伴,獨自奔往那個滿載著童年的歡聲笑語的小攤檔......

 

    首次嘗到粒粒雪糕是在幼稚園的時候,至於是在多少年級我已經記不清。我只記得那是一個讓人傷心欲絕的午後,我最心愛的小髮夾被同班的討厭鬼弄丟了。「髮夾......」我含含糊糊地念叨了整個下午,眼淚在眼眶裡打圈又落下,晴空萬里在我眼中也變得黯淡無光。

 

    就在媽媽快要被我煩得大發雷霆之際,一個藍色的、方方正正的大塊頭闖進了我的視線。大塊頭散發著柔光,柔光裡好像有些甚麼東西?我懷揣著好奇心,奔向我的「新發現」。

 

    我那時的腳步沒有現在的穩當而迅速。粒粒雪糕那時也不是人手販賣,而是放在藍色的自動販賣機裡等君採摘的。

 

    這還真是十年人事幾番新呢,連價錢也跟著漲了好幾倍。我從錢包裡掏出幾張鈔票,一邊心疼變得扁塌塌的錢包,另一邊廂又為可以再次與童年的好夥伴來一場「舌尖上的約會」而慶幸不已。

 

    我小心翼翼地以雙手從店員手上接過那承載著童年的色彩的小杯子,片刻後才想起手溫會融化掉杯中一顆顆的小傢伙,又膽戰心驚地換作以手指掐著杯沿。「我不客氣了!」我默念,心中的聲音帶著一絲雀躍。

 

    口腔最先感受到的是雪花似的冰涼。而後,雪花在舌尖上迅速融化,酸酸甜甜的味道刺激著味蕾,也刺激著我大腦裡負責記憶的部分,童年的甜美在心中悄悄蔓延......

 

    我邁著小腳步,終於「踏踏踏」地來到大塊頭面前。只見柔光裡是一格格金屬質材的小盒子,左邊的裡面一片雪白,右邊的猶如盛滿泥土的大花盆,中間的色彩斑斕,有粉紅色、黃色、天藍色......都是小孩子喜歡的顏色。

 

    我一眼就相中了中間的盒子,戳著玻璃跟媽媽說:「我要這個!」

 

    媽媽跟其他家長不一樣,從來不會在「吃」的層面上對我說不。她很爽快地就往大塊頭裡投入了一個硬幣。「哐」的一聲後,大塊頭裡突然冒出了一個黑色的大圓管。大圓管開始「呼呼」地抽氣,把彩色的小顆粒都吸進去了。我眼睛睜得大大地看著這個新奇的過程,臉、手、整個身體都往玻璃上貼去。幾秒后,一切都靜止了。忽然,玻璃震動了一下,嚇得我趕忙往後退。我低頭一看,大塊頭方形的嘴裡好像吐出了些甚麼。只見媽媽彎腰一撈,就把它嘴裡的東西放到了我手上。

 

    那是一個小杯子,觸感猶如玻璃般冰涼,連顏色也是很涼爽的藍色,表面還附著一滴滴晶瑩的小水珠。「趕緊吃,不然就要化了。」媽媽給我遞上一個粉紅色的透明小膠匙。「原來是吃的啊!」我急不及待地掀開杯蓋,映入眼簾的是比大塊頭裡更絢麗的顏色。或許是心理作用的緣故吧!

 

    「好好吃!」我一吃就停不下來,狼吞虎嚥地把整杯雪糕都扒進口裡,偶有的幾顆漏網之魚也被我用舌頭撈回嘴裡。滿腔的甜膩迅速地填滿了我被小髮夾掏空的心。

 

    如今的粒粒雪糕,顏色一如以往地討人歡喜。但味道好像不一樣了。甜是甜,但已經不是那種能讓人把一切煩惱拋諸腦後的甜了。而且還夾雜著一點酸味,卻缺失了以往的奶香......

 

    無論如何,能再嘗一次童年的記憶,抹一抹腦海中已經封塵的泛黃記憶,總歸是好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