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的蛻變

作者: 用戶 最後更新: 25/08/2016
相信很多人會認為身材長高了,體型變大了,便是「成長」;可是,「成長」並不只局限於身體上的成長。我認為「成長」不單是生理上,最重要是心理上的成長。當一個人真真正正「成長」,他會懂得面對和接受自己的不足,明白自己的價值,並對自己有種抱負。每個人也有一個自己成長的獨特蛻變過程,而我的經歷應由三歲開始說起。

我依稀記得由我出生開始,無論是父母、親戚,甚至鄰居都對我寵愛有加。我就如一朵溫室長大的花朵一樣,無時無刻不受到別人的悉心照顧。我當時猶如世界的中心,當我絆倒跌在地下上,所有人便會立刻扶起我,並絞盡腦汁逗我開心。可是隨着媽媽懷孕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這些無憂無慮,受人寵愛的美好時光也漸漸成了回憶。在我三歲某天晚上,媽媽突然進了醫院。那天風雨交加,天色漆黑一片,並下起滂沱大雨。我跑到父母房間,抱著爸爸才能睡得著。幾天後,爸媽和一班親戚朋友興高采烈地帶着那個「可愛」的妹妹回家。他們全部人都圍繞着妹妹,讚美她是「小可愛」、「眼睛又圓又大,十分漂亮」。我眼見每個人都只顧稱讚妹妹而不理我,便嚎啕大哭。而大人們不但沒有像以前一樣安慰、逗我,還教訓我作為姐姐不應這樣子。剛剛被冷落的我只好躲在牆角裏咕嚕咕嚕地自言自語。這時我才發現我並不是世界中心,我知是全球七億人口的其中一個普通人。雖然受冷落的感受一點也不好受,可是從那天起,我開始懂得怎樣照顧、關心他人,並開始懂得承擔一個好姐姐應有的責任。

時間荏苒,眨眼間由一個天真貪玩的幼兒園學生變為一個有抱負、目標的小學生。在小學一年級時,某人給我兩張舞蹈團贈票,讓我和媽媽一起去觀看。在我被那典雅的舞步、妸娜的舞姿吸引,竟愛上舞蹈,還對中國舞有格外的鐘情。從那天開始,我每星期即使我壓腿壓得我有多痛,跳到全身酸軟,連左膝韌帶也傷了幾次,我還是沒有放棄,因為我知道我自己有一個「目標」—在全港公開舞蹈比賽中中三甲。平常縱使我跳舞已累得筋疲力盡也繼續,因為我相信「皇天不負有心人」,只要努力才成功。可是在第一年比賽,我竟然連名次也沒有。當時我心想:「不要緊,再接再厲吧!」但在第二呢我還是失敗了。雖然有一絲的失望和傷感,不過那些傷感很快便被夢想沖淡了。於是在第三年,亦是有資格參加的最後一年,我同樣地每天都回家練習,並相信著終有一天會成功。可是,在比賽約一星期前,我突然有一天起床膝蓋很痛,痛到動彈不得,後來才發現原來韌帶拉傷。當時,這消息對我來說簡直真是晴天霹靂。我花了三年時間去準備比賽,卻因為傷而不能參加。這是我才發現無論自己多麼努力也好,也還是會有令人無可奈何的時候。雖然最終不成功,但回想那些汗水伴淚水的日子,真是令人感慨萬分。我也漸漸明白到其實比賽並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是在過程中學習、進步,而從中成長。

幾年後,我順利進了間好中學。而隨著書包的重量益發增長,人的責任心也越來越重,自然也想擔當一些小角色。在中一那年,只學了不夠一年小提琴的我有一天在教室佈告板上看見學校樂團正招收成員,引起我的興趣。我回到家中告訴媽媽,她卻說:「你別說笑吧,人家至少學了五年,你呢?你還是安安份份專心讀書吧!」當時身邊所有人都叫我放棄,可是沒試過又怎知不能呢?所謂「不經一番寒徹骨 焉得梅花撲鼻香?」於是,我還是堅決報名面試。即使我知道能進樂團的機會有多麼渺茫,但還是每天開著拍子機「滴答、滴答」地練曲,希望盡最大努力展示自己。最終雖然不能以小提琴入樂團,但老師卻決定叫我學習敲擊。我現在不但可以在樂團練習,還可以學新的樂器,真是一舉兩得。

有人說:「痛苦的蛻變是成長的契機。」我十分認同。我們成長的路就如一條崎嶇的路,當中有很多障礙物要我們克服。我們通過成長蛻變過程,便能認清自己的目標,學會如何成長,如何擔當。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