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色

作者: 用戶 最後更新: 23/08/2016

  假日,小明和母親到百貨公司購物。那裡人山人海,擠滿狂熱的消費者。人海中,小明拉扯著母親的手,把她引到售賣玩具的區域。那兒,一個個放置男孩子玩具、模型的貨架是一片藍的海;旁邊放置給女孩子玩的人偶的貨架則是一片粉紅色的海。

  母親十分溺愛小明,答應了他會買一件玩具作為獎勵。小明很高興,蹦蹦跳跳到藍色的貨架。琳瑯滿目、形形色色的超人、火車模型用了淺藍色的包裝,都是最暢銷的男童玩具。然而小明左右環視,遲遲未能挑選自己的心頭好。一會兒拿起一款怪獸模型,皺皺眉頭,又放回原處;一會兒拿起一件鐵甲人,隨即又妥善地擺回貨架上。看來小明不怎喜歡那些男孩子的玩意。

 

  母親早已等得不耐煩,她的心瞄準了百貨公司特賣場的減價貨品,生怕晚了半步,特價貨品被一掃而空,便帶小明離開玩具區域。離開時,他們經過玩具區另一端的女性玩具部,粉紅色的貨架上有許多精美的粉紅色長方盒子,從盒子前方的透明包裝可以清楚看見,盒裡頭一尊可愛的芭比人偶。甫見,小明就由衷的定睛不已。小明對這些女孩子過家家的玩具很感興趣,禁不住心中熱烈難耐的感覺,趕忙隨手拿了一個五官端正的芭比人偶,扔進購物車裡。

 

  母親立刻生氣了,趁周圍沒人注意,悄悄地將那個人偶隨便塞入一旁的貨架深處。她駕停購物車,低頭,靜靜地對小明耳語:「粉紅色是女孩子的顏色。好端端的男孩怎麼會喜愛粉紅色的玩具?」小明只得死死地氣隨母親離去,回頭一看,那片粉紅色的海慢慢變遠了,小明很快就忘記自己的傷感,也不記得那時發生的事。

 

  但那天的經歷一直是一根刺,死釘在小明的心坎。十數年的成長間,小明很守本份,規規矩矩地做一個藍色的男孩子,對粉紅色敬而遠之。

 

  有數次小明越了界。一次,他在文具店拿起一枝粉紅色的鉛筆,目不轉睛地仔細欣賞。他要買,卻被文具店的收銀員笑。他把那粉紅色的鉛筆拿回學校用,又被老師取笑。家長日,老師告訴小明的父母這件瑣碎的事。回家後小明坐在客廳看電視,母親在他的房間裡找出那枝鉛筆,扔了。隔天,桌上放著母親新買的藍色鉛筆。

 

  小明很納悶為何自己只剩下藍色的書包、藍色的故事書、藍色的遊戲機……他生活中的一切一切,皆由藍色構成,而這,並非小明最喜愛的顏色。作為一個男子漢,小明被迫捨棄了多少女子氣的興趣、女性化的習慣。因此,他犧牲了許多,埋沒了許多。

 

  隨時光荏苒,小明長大了。小明最後選擇變成粉紅色,如童話故事裡的公主,美麗的粉紅色。然而世界之大,她卻失去了容身之所。母親再也不讓小明牽自己的手,原來的朋友亦不再理睬她。她才發現,活在這時代的不由自主之下,追尋自己的快樂亦會有所犧牲。

 

  「快樂是,快樂的方式不止一種。」世界之所以美麗,全因它是彩色,包含了藍、黃、綠、紅、紫和其他千變萬化的顏色。彩色是如此多元而又如此和諧。一個男孩快樂的方式可能是填上很多粉紅色,以一丁點藍色點綴。然則,千萬個人,千萬幅畫,千萬種取向,千萬種態度,多元而共存。而非像填色冊那樣嚴限必須要繪上一式一樣的色彩,那麼狹隘。

 

  若時代可以早一些接受大膽、前衛的色彩,畫家便能隨心所欲地創作。不施粉黛的活在世上,這正是快樂的一種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