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精選 得獎作品 

送回去的盒子

作者: 用戶 最後更新: 28/08/2016

「呯!」

一聲巨響從我的房間傳來,把正在呼呼大睡的我喚醒。我不滿地說:「甚麼東西這麼討厭,偏偏在這個時間掉了下來,還發出這麼大的聲音!」我一邊說,一邊走進房間裏。看到了一個木製的盒子,我一肚子不滿地把它撿起來。當我正想把它放回原來的位置,盒子底部那歪歪斜斜的字體卻引起了我的注意。

盒子上寫的不是其他,而是我的名字。不是已經送回去了嗎?怎麼會......

那是一個陽光普照的一天,我往常地在回學校的路上等着芊,但不同的是,她那招牌笑容卻飛到九霄雲外。我擔心地問:「怎麼了?」。她看到了我,並非把實情告訴我,而是對着我強顏歡笑:「沒什麼。」芊心不在焉地走到我前,自個兒地走着,留下了憂心忡忡的我:芊是怎麼了?這不是平常的她呀!

好不容易帶着問號回到了學校,芊卻拿起了手帕,快速地步向洗手間。我感到很奇怪,便「跟蹤」她。只聽到一陣陣的哭聲傳了出來。正當我想拍拍門,問她發生甚麼事,我控制了我自己:既然她選擇了背着我去哭,想必一定有她的原因。平時大家都跟她有說有笑,一定不是受同學欺負;芊的成績很穩定,更不會因為考試的分數而傷心。她為甚麼哭呢?

芊回到教室,走了過來,給了我一個木盒子,說:「這個給你。」我正想問,鐘聲卻響起來,大家都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老師也往常地捧着課本進了教室。「今天是下學期的最後一天,我們班也有一位同學因為爸爸公幹,而回到加拿大上學了。」文老師把視線轉移到那位同學身上。那不是別人,而是芊。怪不得......

放學後,我把盒子稍稍地放進了芊的書包,我知道那對芊很重要,有一次,盒子不見了,她哭得好不厲害呢!不同的是,裏面多了一封我給芊的信。我邀請芊到自己家坐坐,她應了。我們答應了對方,每個月最少寫一封信給對方。互相交換了地址後,芊衝向了我,給我一個擁抱,一邊哭,一邊說:「謝謝你......謝謝......我不會忘記你的......」我緊緊摟着芊,眼淚也不自覺流了出來。

那木盒子再次出現在我的手中,想必是芊在我不注意時,偷偷放在我的書架上,卻把那封信拿走了。盒子底下那名字,明顯不是我的字跡,她怕我有一天不見了那盒子,別人撿到了,會把它還給我,而不是芊自己。「芊,你真傻。」我心裏默念着,一邊打開那從末打開的盒子。看到了裏面一張又一張跟芊的合照,我的眼淚,也流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