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精選 

忐忑

作者: 用戶 最後更新: 29/08/2016

          我雙手依在看台的欄上,直勾勾地看著焰陽下火紅的跑道,承載著運動員的雄心壯志。大家在跑道上大步奔馳,揮灑熱血的汗水,毫無猶豫地向唯一的終點,唯一的目標進發。

          「女子一百米最後召集。」我穿上我的戰鞋,向召集處走去。去年,我踏上頒獎台最高的位置揮動社旗,啦啦隊為我叫喊著口號,我在眾人的歡呼聲,從校長手上接過了女子六十米的金牌。我在鎂光燈下揚起了驕傲的嘴角,想再次擁有勝利的感覺。

          迎面對上的,是那鋒利的眼神,眼裡的銳氣要擊毀我的自信。我趕緊移開了目光,可我的雄心壯志而被擊潰得毫不成形──我竟忘卻了這對手,學校女子一百米的紀錄保持者──如風,人如其名,跑步速度如風。

          我忐忑地跟著工作人員走上跑道,內心早已顫慄不已,我輸定了。

          「對不起,我遲了,我還可以比賽嗎?」美欣氣喘吁吁地官工作人員問道。怎麼可能......她會參加只有田徑隊成員才敢參加的一百米比賽?在體育課的歡聲笑語中,我見過她在操場一角渴望的眼神;在摩肩接踵的樓道,我見過她乘電梯的孤身隻影。

          工作人員放下了高舉的擴音器,猶豫著是否讓她參與比賽。體育老師匆匆趕到,把工作人員拉到跑道旁的草坪,低頭說著耳語,把我們遺留在跑道上。

          我盯著滿臉通紅的美欣,「你.....」我欲言又止,她察覺到我的疑惑,沒待我問完,就搶著回答:「我下星期要做手術了,我想在手術前體驗一下,當運動員的喜悅。」她尷尬地笑了起來。

          「但你的身體,能負荷嗎?」我不禁為她擔憂,我可是從沒見過她參與體育課的。

          「沒關係,我會慢慢地走,拿下最後一名。」

          工作人員再次高舉擴音器,讓美欣作賽,「各就位,嗶!」

          我看著如風穩守第一名,其餘田徑隊的成員亦緊追其後。要勝利的羈絆已片刻瓦解,我拚命地拔腿奔跑,不是為了勝利,已是對自己盡力完成的交代。我的腿如卸下了啞鈴,我閉上眼睛,第一次任由雙腿感受跑道的觸感,而不是盯著我曾夢寐以求要第一個衝過的終點線。

           風嗖嗖地在我的雙腿旁擦過,腳隨著清風加速,我第一次真正撇開勝負,感受在跑道上自由奔馳的幸福、感受美欣渴求的做運動員的幸運。

          我睜開眼睛,還有一半的的路程,看到以往錯過的風景。在終點線前,我看到如風衝線的英姿,我則在她其後衝過終點。

          我得到了銀牌,轉贈了美欣。若不是她,我不會明白運動會的真理。放下執著輸贏的枷鎖,我才能跑得自在,在沒壓力的情況下加速,突破自己。

          我把家中錶起的獎牌收進抽屜。

          原來,輸了也可以很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