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精選 

苦瓜

作者: 用戶 最後更新: 30/08/2016

          風聲如連綿的低泣,我走進城市陋巷的幽晦騎樓,輕輕拍打了有著鏽蹟的門框。

          老婆婆步履蹣跚地出來應門,我勉強擠出了笑靨,因這是學校強制的活動。

          我把福袋交到老婆婆的手上,可他沒有抓住福袋,也沒有意識要抓住福袋。她只是用那滿佈皺紋的手捧著我冰冷的雙手,怔怔地端詳我的容貌,久久說不出話來。

          我不敢直視好的眼眸,只是慢慢把手縮回來,然後坐在沙發僅餘的空位上。

          時鐘輕輕的滴答聲,填滿了漫長的寂靜。由進屋的一刻起,我們也沒有交談過,但她的視線一直在我身上遊走,使我很不自在,起身就要走。

          「別走,留下來吃頓午飯吧!」她連忙阻止我離去,我不知如何拒絕,也沒有理由拒絕,只好坐次坐在沙發上。

          老婆婆滿心歡喜地走進廚房,淘米的聲音,菜刀觸碰砧板的聲音乾淨清脆。

          頃刻飯菜已準備好了,蒸水蛋和苦瓜平放在桌上。可我看到苦瓜的模樣,嗅到它的氣味,已難受得胃裡翻騰。

*********************************************************************

          「乖孫,你陪我去看今晚的粵劇吧!」祖母雀躍地道,眼中還閃著欣喜。

          「不去了,那麼老土。」我一口拒絕了祖母。她未等我吃完午飯就出了門,說要排頭位。

          未幾,電話響起,醫院那頭說祖母因心臟病發暈倒在街上。我口中的苦瓜開始滲出了苦澀的味道。

          醫生說,因祖母沒被及時送院,搶救不來。我胃裡的苦瓜翻騰,難受得吐了出來,從此我再沒吃過苦瓜。

*********************************************************************

          一出神,一恍惚,物換星移,我飯碗中埋滿了苦瓜,當我說清楚時,老婆婆卻鳴咽了起來:「孫女,我知道你平時忙碌,沒有空來陪我。你今天的到來真的令我很高興,所以特意煮了你從小都愛吃的苦瓜。」

          老婆婆殷切的眼神,使我選擇了沉默,我沒有告訴她我不想吃苦瓜,沒有告訴她我並不是她的孫女。我很怕在老人的眼眸裡看出殷切,我怕自己再讓他們失望,一盤冷水淋熄了他們的快樂。

          我夾起了碗內的苦瓜,戰戰兢兢地把它放進口中,我慢慢地嚼著,第一絲苦味,使我卻感受到老婆婆的孤獨,和子孫的冷漠對場對待。

          第二絲苦味如強效的止痛藥,心幢強烈的悲傷如潮水般退去;最後一絲苦澀如沉澱雜質的明礬,把心房的塵埃、情感都回歸河床。

          我充當著老婆婆的孫女,好好盡一回孝。吞下苦瓜後,我的口腔竟開始回甘。

          時間如指間滑落的細沙,我抓不住,但我可以在滑落之際,珍惜有限的時光去為祖父母盡孝。

          在枯萎嫩綠間,年華霎眼即逝,不能再留下遺憾。